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最强打开了十代目的棺材 > 第69章 第69章 岌岌可危的财政
 
“十代目, 这个男人绝对有问题,把他赶出去吧。”

狱寺隼人在经历短暂的错愕之后,义正言辞。

原本他想得是抓进彭格列的审讯房间, 但想着不能让这个男人久留彭格列有机会接近沢田纲吉,这才想着将人赶走。

最好就是暴揍一顿对方,让这人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调戏。

还老婆?

呵。

狱寺隼人对五条悟的敌意直线飙升。

“先等等, 隼人!”沢田纲吉赶紧拦下打算动手的狱寺隼人,怕再被人打断了,连忙说道,“他叫五条悟, 是、那个, 我的男朋友。”

狱寺隼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石化了, 随即风化了, 化为了一堆粉尘。

“喂——隼人?”

见狱寺隼人如此,沢田纲吉心中无奈,他有了恋人这件事就这么让人震惊吗?

狱寺隼人保持原样, 不为所动。

沢田纲吉长叹一口气, 对五条悟说道:“黑手党门槛高不高我不知道, 但我会成为黑手党首领也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抱歉, 现在才告诉你这件事。”

五条悟没说话, 只是捏着下巴,靠着窗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沢田纲吉见此,也没有出声打扰, 从五条悟之前那句话来看,就能知道对方没有生气了。

只是他现在琢磨不准五条悟此刻在想些什么,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想让我不生气的话, 喏,”

五条悟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意思十分明显。

沢田纲吉:“”

明明就没有生气!

不要像个老流氓一样啊。

再说了,隼人还在这里呢。

“十代目,您是在开玩笑吧?”

石化中的狱寺隼人听五条悟说得话,浑身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他看也没看五条悟,碧瞳一直盯着沢田纲吉。

“对!一定是在开玩笑。”

沢田纲吉欲言又止。

他只是谈个恋爱而已,又不是什么生死问题啊。

“隼人,若是这样你能够接受的话,那就是你说得那样吧。”

狱寺隼人风中凌乱,一双恶狠狠地眸子落在五条悟身上,顺便掏出了手机,光明正大地发了消息。

发完消息,狱寺隼人又看向与沢田纲吉谈话的五条悟,心说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勾引十代目的?

明明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冷静下来后,狱寺隼人也想到了很多问题,心中的疑惑不减反加。

毕竟五条悟出现的实在是太突兀了。

感受到背后灼灼的目光,沢田纲吉瞥了眼狱寺隼人,严肃着脸的狱寺隼人当下露出一个笑容,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这倒是让沢田纲吉觉得有点像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忽的,沢田纲吉扭头看向窗外。

五条悟和狱寺隼人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被发现了呢~”

荡漾的语气在窗外响起,白兰笑眯眯的脸出现在窗外。

“呀~下午好~”

白兰打了声招呼,干脆跳进了屋里,手往自带的棉花糖袋里拿了一颗棉花糖揉捏。

“要吃吗?”

白兰看向大家。

“不用了。”沢田纲吉说,“你怎么来了?”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就顺道来看看。”

沢田纲吉:“”

要不是才分开还没有十分钟,他就真得信了。

白兰也看出沢田纲吉的无语,但他没在意,反正他就是来看戏的。

“咚咚。”

门被敲响了。

狱寺隼人嘴角翘起,率先去开门了。

一时,屋里的人也随之看了过去。

库洛姆抱着一叠文件站在门外,见大家都看着她,她也没有了当初的害羞,坦然以对。

“boss,这是骸大人让我来送得文件。”

“放这边吧,库洛姆。”沢田纲吉微微一笑,思索了半刻才说道,“骸呢?他不是今天回来吗?”

库洛姆将文件放在桌上,不动声色地看了眼五条悟,说:“骸大人正在休息,但他有让我替他向您问好。”

狱寺隼人低声嘁了一声,心想那混蛋才不会说这种话。

库洛姆为替那家伙刷好感也是很努力了。

“等这里的事情解决了,我会去。”沢田纲吉话一顿,盯着库洛姆。

库洛姆不解:“怎么了boss?”

“你这家伙的气息改变了呢。”

不待沢田纲吉开口,五条悟就凑到了库洛姆面前,他摸着下巴左瞧右瞧。

别人或许难以发现,但拥有六眼的他却很容易分辨出细微的气息差别。

“kufufufu”

伴随着诡异笑声与雾气起又散去,六道骸取代库洛姆出现了。

异色的眼瞳直直望向五条悟,即便面上保持着万年不变的浅浅笑意,但他内心却不怎么平静。

六道骸不平静也很正常,原本只有一个纲吉牌六道骸雷达,现在又多了一个。

他意难平,且不说偶尔能够看穿他的白兰和尤尼,这个瞎子男人凭什么?

“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彭格列?”

六道骸倒是没有半点自己假借库洛姆身体偷窥的不好意思,很正常地看着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点点头。

“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差。”

在他看来,五条悟真得是浑身上下都是缺点。

沢田纲吉:“”

五条悟闻言,嘴角微微一弯。

“我可比喜欢占据女孩子身体的变态好太多了呢。对吧,老~婆~”

大概是有意而为之,五条悟特意加重了“老婆”二字。

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那个叫做狱寺隼人的男人,和眼前这个叫做六道骸的男人都对他充满了敌意。

对初次见面的他就如此敌视,原因出处无外乎就是沢田纲吉了呗。

海王,名副其实。

想着,五条悟又眼巴巴地看向沢田纲吉,那犹如实质的“你海王实锤了”的眼神隔着眼罩都能被沢田纲吉感知。

但对此沢田纲吉却是满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么,怎么又被五条悟称为海王。

“kufufufu你也是这样的认为的,彭格列?”六道骸额头青筋凸起了一根,但依旧保持着舒适的笑意,乍一看下像是没有被影响到一样。

狱寺隼人瞧着这一幕,虽然也很不爽五条悟的称呼,但能见六道骸被怼,他还是很开心。

不过哪怕如此,五条悟依旧让他感到不顺眼。

这样的家伙凭什么让十代目喜欢?

可恶!

狱寺隼人高兴没有持续好一会儿,又在心里咬手帕了。

矛头忽然转向了自己,沢田纲吉不由感到头皮发麻。

两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像是在煎锅上一般难以忍受。

沢田纲吉挠了挠头发,目光一一扫过众人,只见白兰悠然自得地吃着棉花糖,那笑眯眯的样子,看好戏的模样不要太明显了。

心中吐槽了一下看热闹的白兰,沢田纲吉开口道:“骸,我当然没有这样认为了。悟,骸和库洛姆不能简单的分开来看啦。”

“哦~”五条悟拉长了声音,像是明白了一样,说,“原来他们是两个灵魂共用一个身体。不错不错,那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以后结婚是要找男人还是女人?你们两个共用一个身体不会不好意思吗?”

沢田纲吉:“”

六道骸额上青筋又暴起一根,他皮笑肉不笑。

“我有自己的身体。不过嘛,你是看不到了。哦,对了,我还兼任器官制造业务,要是想要重新见到光明,可以来找我。不过,费用可不便宜。”

骸什么时候开展了这个业务?

我怎么不知道?

沢田纲吉疑惑地看着六道骸。

用幻术制造器官业务不是玛蒙在做吗?

虽然创始者是骸没错啦。

“骸,其实。”

沢田纲吉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五条悟不是瞎子这件事,免得被大家误会也不好。

“有自己的身体还用女孩子的身体,你”五条悟恍然大悟,“你有女装癖!”

“kufufufu”

六道骸手中雾气翻涌,一柄三叉戟出现在他手中,眼中的数字也在不断改变。

可见对方是被气得不轻。

沢田纲吉见此,一拍额头,心道不好。

因为习惯了,他都忘记五条悟好是好就是多长了一张嘴。

想到自己曾经见过的五条悟的战斗力,顿时一座大山从天而降压在他身上,大山上写着财政赤字这几个字。

“骸,刚做完任务回来,不如先回去休息吧。”沢田纲吉来到两人中间,试图打断节节攀升对峙气氛,“等大家都齐了之后,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们说。估计会花费比较多的时间,养足精神为好。”

“哦?沢田纲吉,你是觉得区区一个a级任务,也需要花费我所有精力?”

“当然不会。我一直很放心你,你是知道的,骸。”沢田纲吉不急不缓,淡笑道,“我只是希望你回到家里后能够放松一些,多多休息一下。毕竟随时随地,你们都可能去出紧急任务。所以我想让你们尽可能多得拥有更多的休息时间,不至于太辛苦了。”

哪怕彭格列家大业大,但遇到的紧急事情也不再少数,守护者也因此时常被派遣出去解决这些事情。

有些时候,大家也是完成了另一个任务刚回来,或者在回来的路上就被派去了。

对此,沢田纲吉一直相当在意,但大部分紧急事情也只有交给他们才能让人放心。

六道骸周遭的气势在听到那个“回到家里”后缓和了下来,手中的三叉戟也随即化为雾气消散。

沢田纲吉见此松了口气,财政保住了。

五条悟撇了撇嘴,他倒是对和六道骸对战挺感兴趣的。

“纲——哥——”

伴随着这般呐喊,一阵脚步声从走廊上响起。

还没见到人,大家也都知道来得人是谁。

很快,顶着一头卷卷黑发的少年扒拉着门框喘着气。

“蓝波,怎么了?”

沢田纲吉来到蓝波面前,眼里透露着点点宠溺。

蓝波睁着一双碧绿的眼睛,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震惊。

“纲哥,狱寺说你被野男人拐走了,真的假的?”

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看向缩小自己存在感的狱寺隼人,狱寺隼人身体一僵,他瞪向蓝波,心说这家伙怎么管不住嘴。

“比珍珠还真。”

五条悟大手一伸,手搭在沢田纲吉肩膀上,往自己身边一揽,就和沢田纲吉靠在一起了。

那宣示主权的样子,简直不要太明显了。

“怎么会?”

蓝波如遭雷击,“纲哥你到底是眼瞎了还是怎么了,怎么会看上一个瞎子?京子姐、小春姐难道不好吗?”

沢田纲吉:“”

“你要是和她们谈恋爱,那她们会和纲哥一起把我放在第一位。要是和你这个瞎子在一起,你就会把他放在第一位照顾了!我才不要!”

在场的,也只有蓝波才能做到这般孩子气的发言了。

在大家的保护和照顾下,蓝波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大家对此也喜闻乐见。

哪怕狱寺经常会嫌弃对方,但他也不可否认这一点。

“蓝波对吧?没关系的。我一个人28年也都这样过来了。就算纲吉不照顾我,我自己一个人也行。放心吧,我不会和你抢纲吉的关注和照顾。”

五条悟微微仰头,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悲伤的味道。

他收回搭在沢田纲吉肩上的手,向其他地方摸索而去。

将一个瞎子扮演地淋漓尽致。

沢田纲吉:“”

要不是知道你看得见,他还真信了。

蓝波:“”

他都不忍心了怎么办?

狱寺隼人:“”

他有点心软了怎么办?

六道骸:“kufufufu”

博人同情的家伙。

白兰吃着棉花糖,在心里鼓掌呐喊,再来点再来点。

“都聚在这里,挺热闹得嘛。”

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男人捋了下耳边卷卷的鬓发,黑色礼帽投下的阴影将他大半个脸都挡住了。

趴在帽檐上的绿色蜥蜴眨巴着金色的眼睛,吐着卷卷的舌头看着屋里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