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八十年代小娇妻 > 第47章 047
 
除夕早上, 傅黎拿起扫帚敷衍着扫着院子,还把一堆鸡粑粑扫到了刚进门的傅桃脚边。

傅桃居然没看见,白着脸跟女鬼似的踩着鸡粑粑进了屋子, 还没冻硬的鸡粑粑一直跟她进了屋子。

傅黎心想,傅桃这是坏事做多了,眼瞎了?

紧接着,屋子里就传来王芬妮的怒骂声:“有毛病啊你!大早上走路不长眼睛, 鸡屎都带进屋子里来了。”

傅桃居然没顶嘴,一声没吭。

傅黎好奇地走过去看了眼,她居然就裹着衣服爬上炕睡了, 棉衣下的后脖颈上好大的淤青,看起来像是……被打了?

傅黎摇头, 傅桃看男人的眼光真准——一看一个家暴男。上辈子给她相看得陈远是,这辈子她给自己相看的那什么林也是。

可能是报应, 傅黎坏心眼地嘀咕了句。

原本她还想着见到傅桃要吓吓她在村子里乱说话的事情,没想到她居然能把自己搞成这样子,真是恶人自有天收。

傅黎有点开心,院子也不扫了,丢下扫帚就往凌毅家走去。

凌毅家没有长辈,过年也冷冷清清的, 多了一个傅黎好像就热闹起来, 上回因为傅黎脚崴了没做成的红豆糕和绿豆糕, 今天也做出来了。

凌慧咬着红豆糕看着傅黎包饺子, 看她往圆滚滚的饺子里包进去硬币,她一连包了二十个有硬币的饺子。

凌慧望着白菜肉馅饺子流口水:“去年我和哥过年的时候他煮了一锅疙瘩汤,难吃死了。”

傅黎失笑,凌毅的厨艺可真不咋样。

饺子煮好后, 四人热热闹闹吃了顿年夜饭。

傅黎自个包得饺子,自己知道那个里面有硬币,分饺子的时候就特意分了。

结果二十个硬币饺子,有十个凌毅吃了,剩下的十个他们三人分了,凌泽多吃了一个。

凌慧嗤嗤地笑,跟着凌泽咬耳朵:“你看,还是嫂子最疼哥,新年祝福全给他一个人吃了。”

她嘀嘀咕咕的声音没刻意压小,傅黎听到脸就红了。

她真不是故意的,她下意识就这么做了……看见凌毅每吃一个饺子都能吃出硬币的时候,才恍惚想起来自己干了啥。

凌毅得意地笑,见傅黎害羞,就转移话题:“你俩放鞭炮吗?”

“放!”凌慧欢呼了声,就往院子里跑。

屋檐下接了颗灯泡,黄色的光线照得满院子都是,陆陆续续还能听见村里人家放鞭炮的声音。

只是这东西是个稀罕物,只有几家人放这玩意。

凌慧拿着敬灶神的香,跑过去点燃了引信。

傅黎紧张地刚要捂耳朵,耳朵上就多了双炙热的大手。

凌毅垂眸看着她,笑容温和,眼眸里有光。

凌慧大笑的声音,和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都隔着一层。傅黎什么都听不见了,只能看到凌毅的脸。

他的眉目俊朗,鼻梁高挺,下颌线条凌厉,唯独望着她的时候没有那股冷硬感,唯独对着她的时候温柔又缱絹。

就像是,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做的。

傅黎踮脚,在凌毅嘴角亲了下。

在他眼里,她看见自己通红的脸,和眸子里闪烁的光。

傅黎看见凌毅嘴唇微动——

鞭炮声停了,她听见他说:“新年快乐。”

……

最后,凌毅也没忘记拉着害羞的傅黎,给她洗了脚才放她回家。

新年过得很快,傅黎在家里和凌毅家两头跑,一边还应付各种亲戚,没多久新年就过完了。

这段时间,系统很安静,没发布什么为难人的任务。

洗脚任务的积分,傅黎用来抽奖了,抽到了一种万能饲料配方,是用来饲养牲畜的。配方上说,这样养出来的牲畜肉质鲜美,还能增加体重,特别适合饲养肉鸡、肉猪之类的动物。

系统给的东西,从来没有一样不好的。

傅黎对万能饲料上了心,饲料所用的原材料都很常见,只是调配量不同,另外还加了种常见药材。

这么简单就能上手的东西,没道理她不去做。卤肉铺子里的肉是从猪厂来的,因为凌毅舅妈的关系,猪厂的人给他们留了一部分肉,剩下的才全部拉到县里肉联厂。

虽说这层货源不会出什么问题,可到底没有掌握在自己手里踏实。何况,她不止可以养猪、还能养鸡、养羊,只要是能吃肉的,她都可以养,到时候承包广县这一片老百姓的肉食。

傅黎野心勃勃地想着,半晌后又叹口气。让她想想还行,让她真的去做……就难了。

傅黎畅想半天,最后把饲料配方上交了凌毅。

凌毅没问东西的来历,沉吟半天道:“行,交给我去办。”

隔了两天,傅黎才知道凌毅办啥去了——

他不仅要办个养殖场,还要办个饲料厂,两个厂子在南承志的操作下,已经在往下批准了。

不出意外的话,三五天内他就可以拿到材料,回村子里建厂。

傅黎都被他的速度惊呆了!

这边,凌毅忙着办厂子。

另外一边,省城里的秦宅。秦首长接到了手下人送来的一张报纸,来人说:“林鸿飞最近总是在跟照片上这一男一女过不去,最近闹出了往人家店里投放死老鼠的事情,被广县那边的孔泰的压下去了。”

秦首长看着五十多岁年级,头发花白,眉目深邃,眼型锋利,此刻眉头一皱,眼睛一瞪,身旁的人就开始战战兢兢起来。

他说:“这么个玩意就敢冒充我儿子!”

林鸿飞找上门来认亲的时候,秦同华第一反应就是诧异——怎么可能?

儿子两岁的时候他和媳妇席漪被下放到农村改造,两人带着孩子朝不保夕,好不容易磕磕绊绊把他养大,其间因为运动中动辄死人的事情,他们连大名都没给儿子取,就学着农村人狗蛋、狗蛋地叫着,甚至连两人的名字都没给儿子教过,反正农村人说起他和席漪都是“坏分子”。

好不容易,狗蛋八岁的时候,时机好转,他和席漪可以回城。可政策不明朗,周围敌人虎视眈眈,狗蛋的奶奶在斗争中死去,老爷子更是生死不知。

他怕了那些人的手段,没敢带着狗蛋一起回城,只能把他托付给同样是省城人的知青南珊代养。

只是,等到两年后情势稳定了些,他派人去接儿子的时候……南珊改嫁他处,不知所踪。

那时,女人们在外都不用自己的名字,只用夫家的姓。

他们离开的时候,南珊的夫家姓林,有个两岁的儿子,只是农村人口音含糊,他也不知道是哪个林。前些年的时候他不敢大张旗鼓,只能暗地里寻访。最近这两年他找人的力度大了点,一直在广县寻找林姓人家,查询与儿子年纪相仿的年轻人。

只是,广县地广人稀,大山深处的小村落数不胜数,有些人家甚至连姓名都没有,他至今还没寻到儿子的下落。

所以这个找上门来的年轻人绝对不是他儿子——他儿子连他亲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怎么会找上门来。

而且,他走的时候狗蛋八岁,性子已经成形。那孩子个性刚毅,要强,小小年纪就板着个脸,吊着一双眼睛四处吓唬小孩子。

怎么可能是这么个软蛋?

但秦同华还是留下了林鸿飞,并且给了他一定的财富和权利。因为他姓林,还能说得上小时候他和儿子相处的几件小事——

他怀疑林鸿飞从某处得知了他在寻找林姓年轻人的事情,还与儿子有过接触,就这么阴差阳错的撞了上来。另外,林鸿飞的母亲也姓南,也有个小他六岁的弟弟。巧合太多,他还怀疑这是敌人专门为他设下的圈套,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

秦同华思绪转了一瞬,目光落在报纸的新闻上,哗众取宠的新闻配了张略显温馨的照片,照片里最显眼的就是卤肉店前面的一男一女,男的个高,寸头,侧脸看着极为硬朗,女的身材娇小,露出半张笑脸,看着很是漂亮。

秦同华问:“知道为什么针对这两人吗?”

手下人摇头。

秦同华顿了下,目光落在那男人的硬朗的侧脸上,总觉得线条极为眼熟,下意识的,他问:“这男人叫什么名字?”

“凌毅。”

林?凌?

秦同华的眸子暗了下:“盯紧了林鸿飞,告诉孔泰下次他在做出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不用替他擦屁股。另外,去查凌毅的生平。”

“是。”

很快,两个厂子的文件都批下来了。

同时,凌毅不仅带回了文件,连盖厂房干活的工人都找好了。

傅黎手忙脚乱安置那些他带回来的工人。他们个个都人高马大,看着精气神十足,头发短地只有发茬,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大白牙,神情羞涩又腼腆。

傅黎被那一双双眼睛看得大气不敢喘,好不容易才在镇上找了个愿意出租的院子,花了八块钱一个月房租将这些人安置下来,就拽着他的衣袖问:“这是你从哪找来的人啊?”

凌毅笑道:“舅舅塞给我的。”

“原本我想等卤肉店的生意上正轨了,去跑运输,就跟着这些人。他们都是从部队上转业的军人,按理来说县里应该给他们安排正式工作。只是广县小,本身也没啥大厂,舅舅就靠着自己在部队上的关系组建了运输队,平日里给部队送补给。”

“现在,一听我要办厂子,他觉得养殖厂比跑运输有前途,就让我把这些人带回来安置了。”

作者有话要说:  狗蛋好可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