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阴阳金丹
 
  万妖郡主脸色惊变,没想到屠天涯的高阶炼尸居然有这么多的数量。

  一旦双方开打,万妖郡主也讨不到多少便宜。

  难怪屠天涯敢一个人前来,他有这么多的高阶炼尸,天下何处去不得?

  “咳咳……”

  万妖郡主也不想与屠天涯火并,笑着说道:“屠宗主何必如此,本宫只是和你开个玩笑。”

  屠天涯一挥手,重新将炼尸收回,说道:“郡主,本座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事成之后,本座愿与你共分大宋天下,我为人帝,你为妖皇,两族结为盟好,岂不是天下之福?”

  “哦?有这种好事?”

  万妖郡主突然就来了兴致,当即屏退左右:“你们都下去吧!本宫要与屠宗主详谈。”

  “是,郡主。”

  众多妖怪急忙退下,不敢违令。

  屠天涯继续说道:“郡主应该知道,我诡道虽与正道同出人族,却势不两立,正道不容诡道,诡道亦不容正道。”

  “当今天下,大宋奸臣当道,百姓民不聊生,正是我们崛起之时。”

  “我魔荒宗虽是人族异类,但也与贵族同为正道所不容,若是我们联手,大宋天下何愁不能取?”

  屠天涯越说越是激动:“我魔荒宗愿与贵族联手,共取大宋江山,把正道势力全部诛杀,从此你我二族和睦共处,永不动干戈,你看如何?”

  听到这么诱人的条件,万妖郡主也是心动不已。

  其实,万妖郡主也早有与他族结盟,夺取大宋江山的想法。

  所以这么多年来,万妖郡主一直韬光养晦,没有发动大规模的侵宋之征。

  却没有想到,魔荒宗会主动找上门来。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正道和诡道势同水火,从这一点来看,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

  但万妖郡主却是颇有城府的人,怎么可能就会轻易答应?那样岂不是太没威望了?

  于是,万妖郡主讥笑着说道:“屠宗主,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你想利用我们万妖郡的势力打下大宋江山,最后再过河拆桥,独统天下,这种买卖本宫可不愿意去做。”

  屠天涯神色一变,眼神中闪过一缕异色,不慌不忙道:“郡主何出此言?本座可是真心诚意而来。”

  “自古以来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屠宗主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万妖郡主一语中的,直接就看破了屠天涯的心思。

  “哎……”

  屠天涯轻叹一声:“本座一片赤诚之心,却被郡主当成了不怀好意,既然郡主不想开疆扩土,也罢,今日就当本座没有来过,没有万妖郡,本座也能够成就霸业,告辞。”

  说完之后,屠天涯起身就走。

  但是,他却故意放慢脚步,给万妖郡主考虑改变主意的时间。

  万妖郡主一下子就变了神色,虽说屠天涯不怀好意,但也确实是一个千载难逢让妖族崛起的机会。

  “等一下!”

  万妖郡主终于还是犹豫起来,并很快就做下了决定:“屠宗主,本宫可以和你结盟,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屠天涯问。

  “本宫希望你们诡道从此以后不得再以妖族的肉身炼尸,否则,本宫绝对不承认你们魔荒宗的地位。”,万妖郡主表情严肃。

  “本座答应郡主这个要求,推翻宋廷之后,从此不再使用妖族炼尸,但是在成就霸业之前,本座还需要你们妖族炼尸的力量,请郡主能够体谅。”

  “一言为定。”

  万妖郡主威胁道:“若是你忘了今日的承诺,到时候这天下可就不是你们魔荒宗说了算了。”

  “本座记住了。”

  屠天涯嘴角微微扬起,双目炯炯有神。

  万妖郡主也是会心一笑。

  数日之后。

  魔荒宗与万妖郡的势力汇聚在了某个山谷,放眼望去怨煞弥漫,妖气冲天,兵马众多。

  山谷前摆了一个祭台,屠天涯与万妖郡主歃血为盟,对天起誓。

  “今日魔荒宗与万妖郡结为同盟,从此齐心协力,同甘共苦,推翻宋廷统治,以成霸业!”

  “皇天在上,厚土为鉴,若违此誓,天地共戮!”

  屠天涯与万妖郡主饮下血酒,正式结盟。

  “推翻宋廷!成就霸业!”

  “推翻宋廷!成就霸业!”

  魔荒宗修士与万妖郡的妖怪高举旗帜,齐声呐喊,气势震天。

  …………

  十二月寒冬。

  苏州城衙门。

  “吴大人!不好了!出大事了!”,一个官吏闯也似的冲入公堂。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吴天华不悦道:“有什么话慢慢说。”

  “启禀大人,据可靠消息,魔荒宗与万妖郡势力结盟,已向我苏州城进攻而来。”

  “你说什么!”

  吴天华神色大骇,众多官吏则是吓得魂飞魄散。

  前不久,南郡府差点被魔荒宗攻破。

  仅仅一个魔荒宗就已经非常可怕,现在又与万妖郡结盟进攻苏州,苏州危矣!

  “该死!魔荒宗居然勾结妖族打我苏州城!”

  吴天华急忙握住官印,向朝廷紧急传书,请求朝廷派伏妖阁支援。

  同时,又紧急号召苏州城内各个世家宗门的势力前来商议。

  庄家。

  “什么!魔荒宗与万妖郡结盟了!”

  庄居墨在得知消息之后,顿时吓得脸色发白。

  “祖爷爷,您别着急。”

  一个庄家读书人得意洋洋地说道:“上次魔荒宗攻打南郡府的时候,我们都以为南郡府必输无疑,想不到最后,却是魔荒宗吃了败仗,如此可见,魔荒宗的整体实力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弱许多。”

  “至于万妖郡,那只不过是区区三百里的妖族势力,曾经被正道势力打压,纵然诡道与妖族联手,又有何惧哉?”

  “因此,我们没必要去紧张害怕,以我们大儒世家的实力,他们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说得好!”

  其他庄家读书人听到这样的分析之后,一个个都得意洋洋,甚至颇有傲色。

  魔荒宗攻打南郡城吃了败仗之后,让庄家读书人对魔荒宗改变了看法,不再惧战,反而积极想要迎战。

  南郡府无论是宗门还是世家的势力,都远远不及苏州城。

  因此,南郡府能够打败魔荒宗的话,那苏州肯定也可以。

  至于万妖郡,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祖爷爷,我庄瑞文请求出战,为大儒世家建功立业!”

  “魔荒宗打南郡府的时候,你们一个个胆小怕事不敢支援,现在看魔荒宗吃了败仗,你们反倒英勇善战了?”,庄居墨不由得嘲讽起来。

  庄瑞文立即说道:“祖爷爷,上次的确是我们做得不对,我们向您道歉,可是这一次,我们不会错过建功立业的好机会。”

  庄居墨看向庄瑞文的眼神非常的失望:“这么多年来,万妖郡一直在韬光养晦,妖族的势力不比魔荒宗要弱,若仅仅只是魔荒宗,我们尚有一战之地,可一旦魔荒宗与妖族联手,胜负就难料了……”

  “祖爷爷不必多虑,我们是大儒世家,理应保家卫国!”,庄瑞文大义凛然道。

  “也罢!危难当头,我们庄家不能做缩头乌龟,老朽要亲自带领庄家子弟上阵杀敌”,庄居墨说道。

  就在此时,有人进来说道:“祖爷爷,衙门派人传话,说州牧大人紧急召见,商议大事。”

  “知道了,老朽马上出发。”

  庄居墨心里猜测肯定是商议对抗魔荒宗与万妖郡的事情,所以不敢怠慢,火速带着庄家子弟前往衙门。

  …………

  东临村。

  凌岳正在院中练功打坐。

  自从南郡城一战后,凌岳对自己的阴阳之道有了更深的体悟,使得近日来的修炼进步神速,可谓是日行千里。

  凌岳已经达到瓶颈,准备冲击。

  可就在此时,凌岳的身外化身以神念传达最新消息,得知了魔荒宗与妖族结盟,并攻打苏州城的事情。

  而且这一次,还是屠天涯与万妖郡主一同带队,势力惊人。

  “去,还是不去?”

  凌岳犹豫片刻,最后选择了后者。

  屠天涯和万妖郡主都是远胜金丹境界的高阶存在,凌岳又与屠天涯交过手,知道自己在屠天涯面前的份量。

  他不想去做送死的事情。

  虽然凌岳已经掌握《阴阳造化诀》,修为远胜从前,但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现在又到了冲击瓶颈的关键时刻,与其到前线冒险,还不如提升自己的修为再说。

  打定主意,凌岳决定让身外化身继续打探,自己则是专心致志闭关。

  转眼又过了几天的时间。

  “轰!”

  天地间风云突变,四面八方的灵气汇聚而来,灌入凌岳体内。

  一颗金灿灿的丹丸在丹田之中孕育而生,上面有阴阳太极图纹,一半灵气喷吐,另一半怨气涌动。

  两者交汇相融,不分彼此。

  阴阳金丹!

  不知过了多久,金丹愈发凝固,越来越大。

  凌岳的气势徒然暴涨,从筑基境一举迈入了金丹境。

  天空恢复如常,凌岳睁开眼睛,只感觉自己的金丹有着极为磅礴的法力,修为已经暴涨数倍不止。

  “突破了?”

  凌岳没有想到自己结丹居然会这么顺利,可能与自己的《阴阳造化诀》有关。

  成为修真者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凌岳已经成为高阶修士,能够纵横一国的存在。

  放眼整个修真界,也算得上是前无古人了。

  毕竟是斩妖除魔就能获得神通和法宝的穿越者,升级能不比别人快吗?

  虽然凌岳这几天一直在东临村,但是有身外化身在苏州城,对那边发生的事情也了如指掌。

  身外化身因为是散修的身份,所以没有去前线参战,而是在后方不断搜集前线的最新消息传给本尊。

  在这期间,南郡府以柳家为首的正道势力,主动前往苏州助阵。

  毕竟在危难关头,苏州城的正道势力有帮助过南郡府。

  所以,南郡府也会还了这个人情。

  在苏州城外,以庄家为首的儒道世家势力设置埋伏,迎战魔荒宗与万妖郡。

  庄居墨亲自带头,众多读书人积极响应,奋勇上阵。

  在开战之前,庄家众多读书人何等意气风发,对魔荒宗与万妖郡一阵嘴炮,嘲讽了个痛快。

  特别是那个叫做庄瑞文的读书人,简直不要太狂妄,声称魔荒宗和万妖郡不过是乌合之众,大振人心。

  结果却初战惨败,庄瑞文成了第一个被斩杀的读书人,可谓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成了魔荒宗与万妖郡眼中的笑柄。

  在屠天涯和万妖郡主的指挥下,他们尚未亲自出手,就已经打得正道势力溃不成军,接二连三攻破苏州的防线。

  原本信心满满的庄家读书人,瞬间就被打得怀疑人生,一个个心态崩溃,躲到了后方不敢出战。

  最痛苦的是庄居墨,他发现自己的子孙除了嘴炮冠绝天下以外,战斗力却弱小的可怜,根本就经不起大战。

  因为一旦大战受挫,他们就失去信心,没有继续拼杀的勇气,心生恐惧。

  虽有大儒世家带头,偏偏却是大儒世家最为丢人现眼,又是让人觉得可笑的同时,更让人觉得万分可怜。

  前线接连告急,吴天华不断向朝廷求援,可朝廷对此依旧无动于衷。

  因为秦魁想利用这个大好时机借刀杀人,把苏州境内所有反抗秦党的势力全部剪除。

  一旦苏州失守,就将吴天华等众多官员全部抓起来问罪。

  在金銮殿上,秦魁各种花言巧语,反称魔荒宗与万妖郡的势力不足挂齿,只是吴天华小题大做,趁机索要朝廷的供给。

  任由其他官员如何进谏,秦魁总是能找出借口拖延,一拖再拖。

  苏州城孤立无援,岌岌可危。

  以至于魔荒宗与万妖郡很快就兵临城下。

  许多庄家读书人心惊胆战,斗志全无,一个个临阵脱逃。

  庄居墨又羞又怒,若是任由他们逃走,谁还敢对抗强敌保卫苏州城?

  于是为了稳定军心,庄居墨亲自出手将逃跑的人全部捉回来,当众将带头逃跑的那些人就地处斩,大义灭亲。

  吓得众人急忙纷纷求情,才保住其他庄家子弟戴罪立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