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美艳长公主 > 第60章 番外二(现代背影,慎入)
 
“李姐, 我先走啦。”萧青鸾笑着,朝同事摆摆手。

拎起双肩包背带,往肩头一甩, 背上, 细细肩膀被压得往下沉了沉。

她是公证处普通的公证员,却又不普通,专做意定监护的案子。

“你可是拼命三娘,今天这么早?”李姐点亮手机屏幕一看,刚到下班的点。

“听说张奶奶住院,我去看看。”萧青鸾含笑解释, 背着电脑往外走,她身量瘦高,穿着黑色工作装, 衬得肤色皙白, 走路带风, “没做完的事,晚上加班也能做。”

探视老人若是晚了,恐怕会打扰人家休息。

张奶奶身体不好,腿脚不方便,没有子女,去年老伴死了以后, 就一直一个人住。

半年前, 险些出事,幸好被一位单亲妈妈外卖员救下,否则可能摔死在楼梯上也没人知道。

后来,张奶奶身体好些,见婷姐一人带着女儿讨日子太辛苦, 就用人脉给她介绍了个轻松些的工作。

时间多出来,婷姐也懂得感恩,时常领着女儿小梦,带上水果,去看望张奶奶。

有一次,张奶奶的侄子上门逼她立遗嘱,她心灰意冷,就去事务所咨询律师,想立遗嘱把老房子和财产都留给恩人母女。

如今,遗嘱已立,张奶奶让母女二人搬去与她同住,还在公证处进行意定监护公证,指定那位妈妈为她的意定监护人。

待她年老意识不清,或者有个什么意外,便由对方替她料理。

出地铁后,萧青鸾在医院超市买一提果篮。

往外走时,见一位身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正站在一旁打电话。

那人身量修长,口罩遮去大半张脸,露出的眉眼却很好看。小说里形容男主的美好词汇,一股脑往她脑海里钻。

萧青鸾下意识放慢脚步,细细看一眼,忍不住又看一眼。

正看着,只听那人说了一堆她听不懂的专业术语,挂断电话,长指握住手机,侧过身,险些撞到她。

在撞上她的前一瞬,他堪堪停住脚步,稳住身形,扫她一眼,目光在她手中果篮上落了落,倒没说什么。

“对不起。”萧青鸾有些心虚,匆匆道完歉,便往台阶下走。

走出几米远,隐隐听到他走进超市的脚步声,才停下来,回头望去。

他并没有往里走,停在收银台前,长指捏起一盒口香糖,递给收银员。

方才他打电话时,她便觉得他手好看,此时,隔着透明玻璃门,多一分神秘感,更觉完美得像漫画里的手。

是外科医生吧?

回去加完班,找几部主角是医生的剧出来刷刷,养养眼,萧青鸾暗自想着,往住院部方向走。

经过楼下花园,正好看到有人推着张奶奶在花园里看风景。

“张奶奶,婷姐。”萧青鸾喊着,含笑上前,把果篮递给婷姐。

“小萧啊,又让你破费了。”张奶奶嘴里客气着,脸上却笑出褶子,看得出来很高兴。

寒暄几句,萧青鸾找了个机会,单独问婷姐:“怎么回事?奶奶的身体不是好很多吗,怎么又突然晕倒?”

“被张强气的。”婷姐无奈叹道。

张强是张奶奶弟弟的儿子,也是她亲侄子。

需要孝敬的时候找不着人,人一病,他讨要遗嘱却很积极,就是冲老太太房子和财产来的,用小梦的话说,就是比苍蝇还讨厌。

“你没告诉他,奶奶已经立好遗嘱,身后事也不需要他管?”萧青鸾秀长的眉微微皱起。

“说了,没用。”婷姐望一眼花园中说笑的祖孙俩,压低声音说,“要我说,为了老太太清净,不如把遗嘱改改,东西都留给他。我照顾老太太是缘分,本来就不是图这些,可惜老太太不愿意,待会儿你帮我劝劝?”

她不想劝,那些东西是老人家一辈子攒下来的,有权根据自己的意愿处置,凭什么要被一个没心没肺的恶人强抢?

如果不是心灰意冷,张奶奶也不会舍掉法定继承人,另立遗嘱。

“下次他再敢闹,你就打电话报警。”萧青鸾思索着,给她出个主意。

话音刚落,身侧突然传来一声呵斥:“好啊你,什么狗屁公证员,竟然出主意让外人抓我!你抓呀,我和我爸就是老东西的法定继承和监护人,老东西非把东西给外人,让外人照顾她,肯定是你拱的火!”

来人中年发福,横肉直颤,一脸凶相,萧青鸾见过一次,是张强。

嗬,幸好张奶奶清醒时立下遗嘱,做好公证,不然落到张强父子手里,不知道有几天活路。

“张奶奶是成年人,有权处置自己的资产。”萧青鸾公事公办回应。

“他早就老糊涂了,是你们处置才对!”张强气不过,眼神一寒,从背后抽出一把水果刀,径直朝萧青鸾刺过来。

要不是这位多事的公证员,他早就弄死老东西,坐在家里数钱了!

处理这么多案子,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浑的,萧青鸾一边往旁边避,一边拉婷姐。

可婷姐吓傻的,根本忘记动作,一时没拉动。萧青鸾肩上又背着重重的电脑包,身形不灵活,锋利的水果刀直直朝萧青鸾刺来。

小梦的惊呼声中,有人长臂一伸,钳住张强手腕,灵巧迅速地夺下他手中水果刀。

待萧青鸾反应过来,那人已将张强的手臂翻转背在身后,张强白长一身横肉,却挣脱不得。

“是你?”萧青鸾盯着他口罩上方露出的清俊眉眼,愣了愣神,迅速反应过来,诚恳道,“谢谢医生。”

他身上,还是那件白大褂。

医院巡逻的保安过来,将张强扭送去附近警局。

小梦推着张奶奶过来,张奶奶冲医生笑着招手:“小陆,你们认识啊?那太巧了,奶奶今天想给你介绍的人,就是小萧。”

听着张奶奶夸她一通,萧青鸾只觉做梦似的。

记得上回张奶奶无意中问过她,有没有对象,她随口说没有,工作忙,没时间谈。

当时张奶奶说什么来着?

“没关系,奶奶给你介绍个工作也忙的,正好般配。”

原来,当时她心里就有了人选。

可眼前的陆医生看起来,实在不像需要相亲的人吧?

迫于张奶奶的压力,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微信等联系方式,陆医生还有一台手术要做,没有多逗留。

接下来一天,萧青鸾每次跟朋友、同事聊微信,目光都会不由自主从他的对话框上扫过。

至于对话内容,还停留在刚加上好友时,彼此的一句问好。

他没联系,其实是婉言拒绝吧?

虽然他长得好看,可还没到让萧青鸾失去理智去追的地步。

犹豫良久,萧青鸾指尖停在对话框上,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先删掉他,主动权是不是就在她手里?比被他删掉,体面很多。

点开对话框,正要找哪里有删除联系人,忽而手机一震,对方发来一个餐厅定位。

萧青鸾讶然望着定位地址,竟然在公证处附近?

他什么意思?

“要不要我来接你?”陆修打字过来。

萧青鸾下意识摇摇头,才想起来,对方又看不到,手指飞快打字回应:“不用。”

随即,对方回复:“好,等你。”

“……”萧青鸾呆愣半晌,她有说过要赴约吗?他也没说约她吃饭呀!

包厢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没戴口罩,挺直的鼻梁上却留下浅浅的口罩印,像是长时间戴口罩留下的。

这间餐厅,是附近最贵的,很有格调。萧青鸾吃过,当然是挑最便宜的点,更没进过包厢。

没想到,里面的陈设更讲究,墙上的题字,显然是大家手笔。

装潢偏古韵,如果他身上浅蓝衬衫换成古装,一定会让人误以为,是公侯之家走出来的贵公子。

第一次见到他正脸,气质把周遭清雅的陈设悉数压下去,说不出的贵气。

暖光落在他脸上,萧青鸾清晰看到他眼下有些许倦色。

她心念微转,喝一口清茶,笑道:“是张奶奶让陆医生请我吃饭吗?奶奶是个热心肠,你别介意,等会儿我们aa吧。”

想想他那些头衔,萧青鸾很明白,他们不会有太多交集,他太优秀。

“相亲是我同意的,请你也是我自己想请。”陆修隔着木桌望她,眉眼温和,“可能我会比你想象得更忙些,若你不介意,也不讨厌我,考虑一下,让我做你男朋友?”

他这样的人,没人会讨厌吧?

可是,他们才见第二,不第三面,会不会太快了些?

是他家里催得急,还是他其实喜欢男人,想骗个人掩人耳目?

萧青鸾越看,越决定第二种猜测可能性极高。

“为什么同意相亲?”以他的外表,需要靠相亲骗人吗?

当然,他骗人本身就不对!

如果换成别的女生,怕是会一巴掌扇过去。

萧青鸾忍了又忍,心下一想,对她来说,也不是没好处啊。

她本来就没打算结婚,每年年底家里催得紧,多个形式上的男朋友,互相帮助,似乎也不错。

“张奶奶给我看过你的照片。”他顿了顿,似乎不确定要不要说后半句话。

闻言,萧青鸾撇撇嘴,有些不高兴,她事先并不知道相亲的事,张奶奶把照片发给陆修,也没征求她同意。

可她能怎么着?人家也是一片好心,毕竟上次说要给她介绍对象,她也没拒绝。

看出她不高兴,陆修稳了稳心神,说出一句,他以为自己一生不可能说的矫情话:“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都说一见钟情钟的是脸,他以为他不会。

当他看到照片里的她,笑容明艳,眼神带着一丝迷糊,他深深品尝到心旌摇荡的滋味。

眼缘,也是一种缘分。

这么大一帅哥,说对她一见钟情,哪怕明知对方骗人,萧青鸾的心还是忍不住左荡右漾。

她听到自己说:“好,以后,你就是我男朋友了,陆医生。”

从餐厅出来,天已经暗下来,萧青鸾对陆修交待一句:“你开车来的吗?我去搭地铁,地铁快。”

“帮个忙,开车送我一程?”陆修把车钥匙递到她手里,顺势拉住她的手,朝旁边的车位走去。

没等萧青鸾拒绝,又听他说:“两台手术做到四点多,疲劳驾驶不安全。”

所以,他不是不联系她,而是一天一夜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难怪他眼下有疲惫之色,他确实比她想象地还要忙。

正愣着,却见他扭头望过来:“有驾照吗,我的小女朋友?”

“有。”萧青鸾被他握住的手蓦地发烫,猛地收回来,从包里翻出驾驶证。

她自己还没买车,却时常会帮同事开,所以驾照一直随身带着。

心口怦怦跳着,萧青鸾思绪乱极了,如果刚才对陆修的猜测全是误会……

她就这么稀里糊涂有男朋友了?

开车时,他坐在副驾驶,偶尔问她一句行业相关的问题,既不冷场,也不会让她分神。

待送他到楼下,萧青鸾的心竟奇异得平复下来。

从驾驶室钻出来时,萧青鸾忽而觉得好笑,别的女生都是被男朋友追好久才追上,然后享受男朋友车接车送。

她倒好,闪电般确定关系,刚在一起,就是她送他。

“要上去坐坐吗?”陆修隔着车身,望着她,轻笑,“我这个问题很不礼貌。”

知道不礼貌,你还问?

萧青鸾笑,看到他眼下青影,哭笑不得,看来陆医生是累到说胡话了。

“那我换个问题。”陆修说着,绕过车身,走到她身边,轻道,“我想换辆新车,这辆车送给小女朋友,她能不能勉强接受一下?”

“……”萧青鸾下意识又看一眼车型,如果她没记错,这款车才上市不超过两个月,不够新吗?

“不能。”萧青鸾把车钥匙塞回他手中,转身就走。

她喜欢钱,却还不至于没有分寸。

身后,陆修含笑望着她背影,无奈叹道:“那只能我每天早起,送你上班。”

拒绝过两次,再拒绝第三次,似乎有些不近人情,萧青鸾脚步微微停滞。

她回眸,望向看不清神情的陆修,甚至怀疑,会不会第三个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一个月后,张奶奶那边的事,彻底告一段落,张强也没敢再上门。

陆修只要有时间,就会接送她,每天固定时间换一种鲜花送到她位置上。

处里所有人都知道,萧青鸾有男朋友了,帅气多金,还很浪漫。

甚至有人问她,陆修还有没有哥哥、弟弟之类的,求介绍,萧青鸾哭笑不得。

明天陆修去另一座城市开会,进行为期五天的学术交流。

那是一座风景很好的旅游城市,正好她也有几天年假没休,就顺便休假,去玩几天。

两人有过几次独处,陆修吻过她,萧青鸾很确定,他不喜欢男人。

坐在车里,窗外璀璨街灯流光似地扫过他眉眼,萧青鸾凝着他侧脸,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情形。

这么好看的人,即便最后不属于她,曾经拥有过,也是赚的吧?

做了无数的心理建设,当二人处在同一个房间,他裹着浴巾出来时,萧青鸾一抬眼,瞥见他结实有力的腹肌,仍忍不住心口猛跳。

“穿件衣服吧你!”萧青鸾红着脸,把床角他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丢给他。

“我没想做坏事。”陆修轻笑,“只是让你先验验货,否则,稀里糊涂嫁给我,可不能退的。”

“谁要嫁你了!”

他背过身,松开浴巾,去穿衣服。萧青鸾的脸却更红,心跳更快,像是要从嗓子眼蹦出来。

人前清冷淡肃,人后越来越不正经。

三日后,主动缩到他怀中时,萧青鸾猛然惊觉,她像是温水里的青蛙,他一点一点升温,让她适应,待她想逃的时候,已经由不得她。

迷离间,她足尖蜷起,连根手指也懒得动,却听他在耳畔低语:“身体给出好评,可别想再不负责任。”

“我当然负责!”萧青鸾迷迷糊糊嘟囔,她向来有责任感。

接着,耳边传来一声低颤轻笑,薄唇吻过她指尖,他轻声哄:“睡吧,我的小妻子。”

带他回去见父母前,萧青鸾特意查过,第一次见家长,有人送好酒好茶,有人送丝巾名包。

而他们,是带着结婚证回去的。

好在他态度诚恳谦逊,重要的是工作突出,人长得精神,妈妈很快笑脸相迎,爸爸也没撑多久,就喝得红光满面,拉着陆修张罗他们的喜宴在哪儿办。

回到两人的小家,萧青鸾长发散在枕上,仰面捏着红本本瞧,仍忍不住念叨:“我还是觉得太快了。”

明明,她几个月前根本没有结婚的想法。

陆修拿过红本本,放在床头,欺身过来,借着台灯暖光,凝着她艳丽眉眼:“快才对,否则等你反应过来,就不好骗了。”

说完,台灯啪地一声关上。

黑暗中,他微凉的长指梳入她发间,辗转轻吻她鼻尖、软唇。

他窄劲的腰似有使不完的力,细汗滴落她肌肤,萧青鸾身形一颤,心口也猛地缩紧,她知道,这个坏蛋会骗他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觉得,意定监护很人性化,有兴趣的小可爱也可以了解一下~(文中案例纯属虚构,无原型)

晚上21:00左右还有一章关于容筝的番外,然后就完结啦,全订标志应该会在本文改完结状态之后出现,明晚会改完结状态~谢谢支持昂!群么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