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撬走发小的O前妻 > 第70章 深吻
 
云宛很是有几秒的失神恍惚。

不知道是被灯下美人外貌冲击视觉所造成的。

还是被尤辰星话里深意给震撼的。

“你、你在说……”

云宛混乱。

与之相反的, 尤辰星却坚定,“我说,你咬我一口吧。”

“……”

久久失语。

得到肯定后的好久, 云宛可以说, 她脑子都是空白的。

所有的认知错乱到一处, 她不知道哪个是对的, 哪个是……是不该的……

总之, 一团乱麻,没个头绪。

长久的对视, 脑袋空空,触目所及,只有那一片剔透的琥珀色……

她混乱, 焦躁不安,与之相反的,握着她双手的女人却像是一片海洋, 即便内里有洋流的冲突与交汇, 也不乏激烈的海底风暴, 但是一眼望过去,所有的好与坏都被她强大的人格死死镇压着, 表面上,女人永远都是平和镇定的。

且这种平静不是未经世事的天真白底, 而是阅尽千帆的沧桑灰调。

云宛小小的焦虑在这样强大的人格前,显然影响不了对方分毫,时间久了, 她反而被对方所影响,慢慢,慢慢的, 情绪也跟着对方,沉静了下来。

也不知道于哪一刻,云宛回过了神来,第一反应就是摇头,“不不不,不……”

“我怎么能咬你,你是s级的alpha啊,你……”

一直有一种说法,ao中s级的信息素,对于低级别的,无异于行走的春`药。

虽然这次她嗅到的尤辰星的信息素很不一样,她、她只是觉得好闻,不像是之前有那种冲动,但是,但是……

“你的信息素怎么可能有安眠的作用?”

云宛语声费解,心内却对这个常识笃定。

尤辰星长睫微垂,她不说话的这个间隙,云宛像是抓住了什么似的,更加确定到,对方信息素的作用机制,绝对不可能和她的安眠药一样……

“但是结果会让你睡个好觉。”

长睫掀起,尤辰星跳过了解释,直接道。

“不不不,你,你把信息素收起来……”

感觉到空气中有什么在增加,云宛催促道。

女人却像是蛊人的妖精一般,兀自道,“不会让你发情的,咬了也不会让你有情`欲方面的困扰……”

“不不。”

“不。”

云宛拒绝的态度坚决,甚至摇头,表情都彰显出十足的抗拒。

就在尤辰星还想试一试时,云宛蓦然高声,“尤辰星!”

喊了女人的名字,声色俱厉。

意识到云宛是真的在生气边缘了,怕她情绪更加恶化,影响睡眠,轻叹口气,尤辰星到底还是收敛了信息素。

只不过一边控制着收回,一边凝着云宛,十分实际指出道,“那你又要吃药?”

云宛难得从尤辰星语气里听出了明显的不高兴。

也不知道是被那s级的信息素包围着,还是被握住的双手感受着体温的安抚,云宛突然提议,“你留下来吧。”

尤辰星眉梢微挑。

“住客房。”

“陪我……陪我说说话吧,说说话,让我静下来。”

“说不定,说不定等会儿我就困了呢?”

云宛其实自己都不太相信这个法子可行,但是看着尤辰星,她就是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可以。”女人最终道。

等去给尤辰星拿自己没穿过的睡衣时,云宛离开那一屋子闻不出来的信息素,才后知后觉这个提议有多暧昧。

把脸埋进衣柜里,后悔三秒,云宛又认命给尤辰星找换洗衣物起来。

后悔,后悔也晚了。

主意是她提的,现在也十点多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总不能又赶人走吧。

算了算了,别想了,眼睛一闭,今天总是会过去的。

“毛巾,牙刷。”

“这套我买的大一码,你看看,能穿不……可以是吧,我拿去速洗了高温烘干,差不多等你洗漱完,就能穿了。”

“次卧的四件套你选一床呢,这儿都是洗好了,还没用过的……好,就这套。”

“枕头这个高度可以吗……好的。”

把睡衣扔洗衣机里,找了个新枕头,把次卧收拾出来,尤辰星去了另一个卫生间洗漱。

云宛盖着被子,听着外面哗啦啦的水声,闭目养神。

在尤辰星回来聊天之前,有过那么一瞬间,想过要不要趁着女人洗漱的时候,偷偷吃两颗安眠药,然后装作无事发生……

这行为太不要脸,云宛只想了下,没实施下去。

喝了口水,胡思乱想等到尤辰星回来,云宛在她洗漱的白噪音里,还真的酝酿出了些微的睡意。

人回来了,云宛眼睛半睁不闭的,尤辰星尝试着叫了她一声。

“没睡呢,哪有那么容易的~”云宛嘀咕。

“看起来很像是睡着了。”一身清新水气的尤辰星道。

“是啊,刚开始失眠的时候,我也在想,装得够像的话,能不能把自己也骗过去了。”

可惜,骗别人容易,骗自己,难。

睡不着就是睡不着,身体会给云宛最真实的反馈。

感觉到大床的尾部一沉,尤辰星随意支着腿坐在了床尾,穿着睡衣睡裤,长发披散,凝着云宛问她:“你什么时候开始睡不着的,最近情况有好转吗?”

“发现的时候。”具体发现什么,两个人心照不宣。

至于好转,云宛想了想,“或许有吧。”

最难受的时候吃了药也不起作用,最近,至少药物吃下去,次次都能见效了。

尤辰星缄默。

云宛换了个话头,问她,“你困吗?”

“不困。”

“哦哦,工作忙吗,怎么这么晚……”

闲聊细碎,上句和下句不一定有必然联系,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从尤辰星工作,到云宛工作,再到今天的电影,杂七杂八,云宛能想到的,不断在起着头,尤辰星应着声,一来一回的,就这样,聊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云宛能想到的所有话题都干了。

尤辰星本身是个话少的,云宛不开腔,她也不出声。

感觉到气氛不太对,睡意稀少的云宛思来想去,突然道:“你上次想和我说唐幸的什么事来着,是不是一直都没讲,不然你现在说?”

尤辰星务实:“这怕是说了你更睡不着。“

“不会的。”

一室沉默。

“说呗,不会更清醒的。”

已经这么睡不着了,云宛真是觉得什么话题都可以,只要有声音在耳边碎碎念,她就会平静一些。

“尤辰星……”

刚叫完对方名字,云宛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黏腻,女人吐出了三个字,“别撒娇。”

“?”

撒娇……有,吗?

可不等闭着眼睛的云宛想明白,尤辰星到底还是依了她,开了口。

“唐幸的事情,说复杂复杂,说简单,也简单。”

想了想,尤辰星尽量简洁道,“可以归纳为,这个案子目前,我们还是没找到一个切入点。”

“然后?”

“然后,”轻出口气,尤辰星道,“既然唐幸肯定是和背后的人接触过,我们处很多人觉得,可以从她身上下手。”

云宛:“……”

逻辑……是很简单。

但是细想起来,云宛脑子觉得突突突的。

蓦然想到什么,云宛眼睛一下子睁开了,“之前你说现在查这个案子都要带我,找唐幸不会也要带我吧?”

床头灯笼罩下,尤辰星支着一只腿,右手肘放在膝盖上,右手撑着下颌。

云宛一睁眼,便发现女人神色耐人寻味,一瞬不瞬把她看着。

就在看的她惶惶不知所措时,尤辰星出声,“不会更清醒的?”

尾音上挑,玩味。

“……”

哦,这是她刚才,让尤辰星说唐幸的事儿时,保证的话。

“…………”

把眼睛闭上,云宛又躺了回去,躺的格外平静,安详。

看得尤辰星发笑,才悠悠转回话题本身,“如果你不想去,我不带你,这件事本来和你也没什么关系,而且……”

前半句说的云宛心刚放下来稍许,后面转折的两个字调子一拖长,云宛没按捺住疑惑,追问道:“而且什么?”

“而且我并不觉得,她那儿能问出什么有效信息来。”

不等云宛再发问,尤辰星解释道,“她这一环应该是直接接触的,否则各种交接不可能这样悄无声息,也不可能这样天衣无缝。”

云宛心漏跳一拍,“和外国卧`底人员直接接触的?”

“嗯。我觉得应该是个在上京待了很多年的情报人员,她外汇基金平台上的几笔操作,完全看不出来什么异常,换言之,这笔钱在有明确她是受人唆使非法获利的证据之前,调查层面,是完全合法的。”

“以现在的证据只能得出,她天赋异禀,理财天赋一流,在有赚有亏的数笔操作中,小赚了一笔。”

话顿了顿,尤辰星垂目。

“既然能出动这样的情报人员,那接触之后,那个人应该是会直接离开上京的。”

“三个月前的接触,三个月,什么尾巴都该藏好了。”

“所以,找唐幸,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不止花费精力,就算问了出来,多半也都是无效信息了。”

往后拂一把长发,尤辰星正色,“道理大家都知道。”

“但这不是什么都没查出来吗,想着死马当活马医呗,去找唐幸没有发现是正常结果,如果真的能发现什么,就当我们赚了。”

更深入的原因还有,大家都很不安。

这个案子换了方向,竟然能让国安局几个处都找不到线索,这种重量级的案子,背后所牵扯到的人,范围之广……

所有的调查人员心都是提起来的。

而且越长时间不能突破,虽然都不说,但是大家会越发不安。

就怕有了突破的时候,已经回天乏力……

不过这些就不用和云宛说了,是尤辰星自己的工作,她工作上的压力,并不习惯让别人分担,何况还是长期失眠的云宛。

“那……”云宛小小停顿,组织语言道,“如果不去找唐幸,你们下一步要干嘛?”

问完,又有些不确定道,“我可以问吗?”

“可以。”

“你问的挺巧的,下一步,我刚好要带着你,去一趟国安局,至于去干嘛,到时候告诉你吧,毕竟……现在你已经听得很精神了,我不想你再亢奋。”

迎着尤辰星投来的目光,云宛后知后觉,她好像说着说着就又把眼睛睁开了。

“……”

“…………”

这次在她想装死前,尤辰星挪了过来,坐在了她旁边。

云宛心跳快了两拍,尤辰星不说话,微弱光线下,她惴惴不安道,“干、干嘛?”

话都结巴了下。

“怎么还越来越紧张了。”

“我、我哪……”

“你心跳得很快,我听得到。”

“!”这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本事。

云宛眼睛差点没瞪出来,看笑尤辰星了,欣赏了一会儿她的诧异,才解释道,“没你想的那么神奇,要很安静的情况下,注意力很集中听,才听得到,平常环境下,听不到的,如果你把表放到身上,有声音干扰,也听不到。”

想到什么,尤辰星:“哦,可能换个s级的alpha,也听不到。”

“……”

云宛:“行行行,牛逼不死你!”

尤辰星笑起来,话头一转,“我们聊了有一个小时了吧。”

“……”闭目一霎,云宛不得不承认,“好像是。”

“我有点困了。”

“!”

云宛:“那你去……”

“但我还是不想你吃安眠药,按你平时的运动量,今天应该是远超的,只要你精神放松下来,睡觉应该不成问题,不过……你神经似乎放松不下来。”

云宛一窒。

这些话,她医生也说过,以另一种方式,说她的失眠是精神上的,而不是身体上的。

“所以……”

女人声音不紧不慢的,云宛心却突的一跳,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会……

“所以?”女人话停顿的太刚好,久不开口,云宛紧张催促。

“我准备试试老方法。”

“?”

这回不待云宛再提问,下一瞬,她感觉到空气中突增的成倍吸引力,控制不住张嘴大吸了口气之际,脑子也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了尤辰星所谓的老办法……

“尤……”

心中积蓄的恼怒爆发,第一个字出口,却是一种无力的绵软。

云宛再次震惊,这和刚才不一样,这次,女人她释放的信息素是……

抵抗不住,依循本能,身体再大口换了道气,云宛四肢的力量在快速流失,眼神变得迷蒙起来……

极快的,云宛感知逐渐迟钝,尤辰星手指微微使力时,她才感觉下颌被人扣住了。

睁眼,止不住的喘`息之间,面前是女人讨厌的脸。

然而视线中,尤辰星的脸是雾蒙的,使劲儿眨了眨眼睛,才发现是她眼底晕出的生理泪水导致的。

这种时候,极度的震惊之下,云宛竟然还能分出心神去想——

想,传言诚不我欺,果然,s级alpha的信息素,像是,像是春`药……

下一瞬,尤辰星对着她脸轻轻吹了口气,云宛脸腾的一下烧红了起来,扑腾着想推开尤辰星,手上的力道落到女人身上,一接触到对方身上的信息素,却忍不住想摩拭,想获取……

“尤、尤辰……”

“嘘——”

嘴唇被压住。

旋即思绪也变得轻飘飘的。

云宛自觉挣扎得很激烈,落在尤辰星眼里,她放在自己肩颈,想推开她的手,却不老实在往领子里探……力道和猫抓似的,发痒……

向来克制的尤辰星也换了口气。

并指轻轻刮了刮云宛面颊。

控制不住的玫瑰香气已经四溢出来,醇香浓厚,勾人。

她想,这应该是自打被培训之后,信息素技巧最糟糕的一次用法了。

但是她也控制不住。

控住不住,想亲近的心。

眼底仍旧平静,只有尤辰星自己知道,她心里现在有多疯狂。

俯身下去的那一刻,她仿佛听到了云宛的泣音。

半闭着眼睛,尤辰星想,如果哪天云宛连睡衣都没了,在自己面前,一边哭一边喘着,她眼底尚且能维持的这一丝平静,恐怕也会不复存在。

尤辰星吻了云宛。

撬开了她的唇。

浓烈的信息素,随着她舌尖,被推到了云宛舌尖上。

尝到的那一刻,云宛全身的力量都化掉了。

控制不住的小声啜泣起来,剩下的一切都成了本能,心里好讨厌,好烦,身体……好喜欢。

好……舒服。

呼吸变得粗重,啧啧水声中,云宛舌头迟钝的发麻。

被吮得发麻发胀。

“尤辰星……嘤……”

伸手想推开女人,却不知怎么的,扫到了对方的锁骨,指尖一烫,处于一种恍恍惚惚的状态刚想收回来,女人却往下俯了俯身,指尖绕过脖颈,直接划到了腺体上。

诱哄开始变得过分。

“不会标记的,一次不会。”

“想不想尝尝我的信息素,嗯?”

“给你咬好不好,要不要试一试?”

嘴唇分开的间隙,潮湿的呼吸伴着女人的声音,涌入云宛耳道。

她挥手,想给尤辰星一耳光,却被尤辰星吻住了手心。

她连手心都敏`感。

呜咽声持续,很好久,云宛才意识到,这种羞耻的声音是从自己喉咙里发出来的。

再次被吻住,舌尖尝到第二波信息素之后,云宛完全失去了自主意识。

全身都热,好热。

想,想有谁……

碰,碰碰……

呜。

坏女人。坏。

舌面碰触到那块软肉的时候,云宛压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张的嘴。

耳边只有女人模模糊糊的声音,喑哑克制道,“别舔,别用舌,直接。”

“对,用牙……”

“嘶——”

那种感觉非常奇妙,云宛难以形容,她像是……喝了一口水。

不是普通的水,是,是……

咬下的那瞬,电流从舌尖,从背脊,过电似的往上。

云宛控制不住,身体里像是炸了一场烟火,从脚趾到头皮,噼里啪啦过电似的,愉悦到无可附加……

像……像那种事极度满足,高朝时候的感觉……

但又不是。

比那种感觉更强烈。

席卷她每一分每一寸,来自信息素的狂欢,淹没她,溺毙她……

直到最后一蹙烟火炸开,再完全寂灭之后。

感受过最畅快的愉悦,铺天盖地的疲惫感袭来。

力气被抽干了,再也回不来。

“舒服吗,嗯?”

再次能听到周围的声音,便听到女人羞耻的问题。

“是不是很满足?”

“作用机制有些像颅内高朝。”

“你本身的级别跟不上,代谢不掉s级alpha的信息素,疲惫感会持续五六个小时,五六个小时……足够睡一个好觉了。”

那呼吸贴在她脸颊边上,云宛倦怠得睁不开眼,推女人。

“走,你走。”

“讨、讨厌你……”

不等她话说完,下一瞬,嘴唇再度被撬开。

从内心涌起的那种强烈渴望已然被过量的信息素浇灭。

但是云宛躲不开,被吸着舌头,呜咽……

好坏。

怎么有这样的人。

呜~

“讨厌你……”云宛带着泣音道。

“我喜欢你。”

女人声音哑的不成样子。

抱着她,滚烫的气息拂过她面颊,强调。

“好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  朝=潮,本章通假字,懂自懂。

讨厌=你好烦我又拿你没办法,懂自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