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事后心动 > 第75章 番外5
 
“小弥”这个称呼实在太亲昵, 他喊得极其自然且熟稔,短短两个字里带着他人无法窥探的亲近意味。

而她答应得也太过于自然和干脆,仿佛平时这样的情景已经发生过无数次。

当然,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姜嘉弥欲哭无泪, 怎么也没想到藏着掖着那么久的秘密, 最后竟然因为一个彼此之间的小习惯而功亏一篑。

还好现在她已经不是惟森的实习生了。

如果解释说“小弥”和喊“小姜”的意思一样, 大家会相信吗?

干巴巴的笑容凝结在嘴角, 她僵硬地转过头看向身侧的助理,后者忙不迭掩饰着脸上的震惊, 但看向她的目光却依旧透露出小心翼翼的打量,显然是认定她跟周叙深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好吧, 看来是不会信的。

周围的员工毕竟不敢一直盯着看, 哪怕再好奇也要假装成一切正常,按捺着一颗八卦之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

助理也没有再不识时务地试图将姜嘉弥引到其他地方去,而是转身默默走开,脚下步子迈得飞快。

姜嘉弥又看向周叙深。

他无奈地勾起唇角,弧度细微得令人难以察觉, “进来吧。”

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态, 都比刚才更从容平静, 任一众人打量窥探, 看上去并不在乎他们会怎么想。

现在虽然没人盯着这边看了,但她却依旧感到如芒在背。

如果每个人的注意力都化为实质的一根线, 那她现在可能已经被捆成粽子了。

姜嘉弥硬着头皮走上前,始终垂眸盯着地面,手紧紧攥着怀里的文件夹。

短短的一段路变得格外漫长。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身后的电梯门忽然开了, 她脚步不自觉顿了顿,接着赶紧加快步子往前走。

周叙深微微侧身给她留出通行的位置,在她经过自己往里走时,自然而然地抬起手护在她背后——并不仅仅是“绅士手”,而是实实在在地落在了她肩上,甚至覆住了肩胛骨。

这也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陶秘书等后上来的一群人刚从电梯里出来,就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有人没控制住低低抽气,下一秒就被周叙深淡淡瞥过来的一眼给定在原地,一口气不上不下地卡在喉咙里,最后捂着嘴狼狈地咳嗽起来。

旁边有人被逗得差点笑出声,只能掐着手拼命忍耐,忍到浑身颤抖。

片刻后,周叙深收回视线,不疾不徐地走进办公室。

门“咔嗒”一声合上的瞬间,仿佛某种信号在周围炸开,一群人不再假装认真工作,立刻迫不及待地低声议论起来。

“什么情况啊?这ns的实习生跟周总什么关系?”

“该不会是……毕竟那手都搭上去了!”

“她不是实习生吗?怎么和周总这么……我记得还在咱们这儿实习过来着。”

“你说她在惟森实习过?”

“是啊,淮大推荐过来的,寒假那会儿在人资部待了几个月。”

“她之前来实习的时候有跟周总接触过吗?”

“没有吧?人资部能有什么接触的机会啊。”

“不对,我怎么记得是有的。圣诞节活动之后我看见她上来过,说是要给周总送书。”

“送书……”

几个同事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

“她还跟周临一起吃过饭呢,我在公司餐厅撞见过好几次。”

“这算不算证实了周临跟周总有关系?”

“那她还挺聪明的,竟然从这方面下手。”

“等等,周总不是有女朋友吗?手上的戒指都戴了大半年了吧?”

“你不说我都没想起来,戒指是多久开始戴的?”

“今年元旦那会儿?”

“元旦?那时候实习还没结束,那她岂不是明知道周总有女朋友,还……”

“会不会那戒指就是她……?”

“不会吧!你们这也想的太多了,万一根本不是那种关系呢。”

“不是那种关系?非亲非故的,一个实习生怎么可能有那种待遇?刚才坐电梯都是跟着专用电梯上来的。”

“有什么不可能?”

议论声蓦地一停,几人纷纷看向旁边的陶秘书。

“姜小姐是我们梁总的千金,”陶秘书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周总对她关照不是很正常吗?”

众人哑然失声,震惊地面面相觑。

梁总的千金?!

半晌,有人难以置信地求证道:“陶秘书,你指的是刚才进去的那个实习生?”

话音刚落,旁边有人立刻朝她使了个眼色,问话的人顿时噤声,讪讪地低着头笑了笑。

刚才还议论得热火朝天的人纷纷偃旗息鼓,只敢拿着手机打开微信群,噼里啪啦地点着屏幕传播一手八卦。

开玩笑,都说了是梁总的宝贝女儿了,他们怎么可能还当着陶秘书的面议论。

十几分钟后,连人资部都对这事有所耳闻了。

“开玩笑的吧?”高橙睁大眼。

舒仪正巧路过,闻言随口问道:“怎么了?”

“舒仪姐……那个,您听说关于嘉弥的事了吗?”

“你说这个啊。”舒仪了然地笑笑,“刚才他们告诉我了,你的小道消息来的也够快的。”

高橙讪讪道:“前台的小婧告诉我的。”

“她?怪不得,她最热衷这些。”否则也不会跟何安那样的人走得近。想到这,舒仪又说,“刚才我路过前台,她也跟我提起了这事。”

在一楼碰见时,方婧的原话是:当时她来报道面试,我看她打扮得跟普通大学生差不多,浑身连一件奢侈品都没有。

她点评一句:“那只说明你见过的有钱人还不够多。”

不是个个家世优渥的人都喜欢把logo挂满全身,除了那些常见的品牌和款式,还有一种类别叫私人订制。

见高橙若有所思地点头,舒仪回过神来,“我知道你跟嘉弥走得近,是朋友,但是她不告诉你肯定也是有原因的,谅解一下。”

“这个我当然知道,舒仪姐你放心。”高橙连忙摇头。

她才没这么小心眼儿呢,只不过有点激动。曾经共事过的同事竟然还有这样一层身份,猝不及防得知的时候就像开彩蛋一样。

“那就好,继续工作吧。”

舒仪摆了摆手,转身走回自己的工位。

……

十几分钟后,办公室里的谈话结束。

梁荷等人起身去隔壁的会议室,姜嘉弥收好纸笔跟在后面,一抬头就发现周叙深的脚步似乎有意识地慢了下来。

她眨了眨眼,脸颊微热,假装什么也没察觉似的垂眸盯着地面。

片刻后,彼此之间只剩不到半臂的距离。

“开完会留下来等我。”他低声道。

她没有抬头看他,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周叙深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接着便上前继续和其他人交谈。

姜嘉弥这才抬眸,看着他侧头认真倾听其他人说话的样子,又想起了刚才进办公室之前的情形。

现在她已经冷静下来了。

当初他们就说好会在实习结束后自然而然地公开在一起的事,这么一想,刚才的那个时机简直自然得不能更自然了……

公司里的人肯定能猜到一些端倪,再加上这事已经开了头,她和周叙深不会再藏着掖着,他们的关系就等同于公诸于众了。

就是不知道其他人知道这些事以后会怎么想,大概他们都没想过周叙深的女朋友会是自己这种类型吧。

姜嘉弥深呼吸平复心情,走出去跟陶秘书会和,两人并肩走进会议室。

“桃子姐,刚才……外面的人有没有说什么呀?”她问。

陶秘书安抚道:“就是好奇,在那儿胡乱猜测,我不得已跟他们说了你和梁总的关系,抱歉啊嘉弥。”

“没事,反正我也没打算继续隐瞒。没关系的。”

“那就好。”

会议室里的众人基本都已经听说了那点八卦,但都是职场老人了,所以表面上都掩饰得很好,只不过却不会真的再把姜嘉弥当成普通的实习秘书看待,言行都温和客气了许多。

毕竟是梁总的千金,虽然不能明着讨好,但也不能得罪。

姜嘉弥无视掉那些多余的关注,一言不发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做会议记录。

她专心地盯着屏幕,没留意到某束温柔的目光在自己脸上短暂地停留了片刻。

会议持续了一个半小时。

合作初步敲定,虽然剩下的事宜需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慢慢推进,但至少意味着今天的一切已经告一段落。

双方起身握手寒暄,气氛比刚才随意了许多,几个高层又三三两两地说起话来。

姜嘉弥收拾好面前的东西,有点犹豫地往周叙深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梁荷正站在他对面,两个人还在说话。

留下来等他?是在会议室里等,还是办公室?

正犹豫着,梁荷突然朝她招了招手,她一愣,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两人旁边,仿佛预感到什么似的,心脏砰砰直跳。

梁荷揽着她,笑眯眯地说道:“晚上我约了别人一起吃饭,一会儿你就跟着叙深走。”

言辞和举止都毫不避讳,显然是为了避免一些负面的流言,所以选择用这种方式透露出某些信息。

姜嘉弥明白了她的意思,抿唇端起大方又乖巧的姿态,佯装平静地回道:“但我不知道他待会儿有没有别的安排呀。”

说完,她抬眼去看面前的男人,心跳依旧很急促。

周叙深原本一直垂眸看着她,闻言蓦地笑了,虽然神色的变化很细微,但眉眼间纵容且无奈的神态已经截然不同。

“除了你,我还能有什么安排?”他好笑道。

一句话看似平常,却足够周围听清的人惊掉下巴。

姜嘉弥努力按捺着想要上翘的嘴角,含糊地“哦”了一声。

梁荷满眼笑意,正巧这时陶秘书拿着手机走过来,示意她有来电,她便顺势走开去接电话,也把空间留给两个年轻人。

周叙深背对着会议桌站着,正好隔绝了一部分人的视线,但他本身就是会议室里众人目光聚焦的中心,所以……

“要不我还是先回我自己的位置去吧。”姜嘉弥手背在身后纠结地攥住,声音格外小,又被会议室里其他人说话的声音掩盖。

因此他并没有听清,于是极为自然地压低身形,微微侧脸后低下头,令她的唇靠近自己耳畔,附耳去听。

“什么?”

熟悉又好闻的味道将她包围。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英俊侧脸,姜嘉弥心跳漏了一拍,下意识紧张兮兮地去看其他人。

灼热却鬼鬼祟祟的一众视线顿时收了回去。

“你,你别靠这么近……”她窘迫道,“其他人都在看我们。”

周叙深抬眸环顾左右,众人战战兢兢地假装忙碌。

“没关系。”他微微一笑,转过脸看着她,“那就让他们看吧。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近距离之下,他能够仔细端详她精心勾勒过的眉眼,还有垂坠在锁骨间波光粼粼的细链。折射出的细细光晕呼应着她的耳钉,以及她眼底亮晶晶的神采。

属于她的柔软香气默默侵袭感官。

嗯。味道很像玫瑰。她说她心情好的时候喜欢用这一种。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姜嘉弥哑然,过了会儿红着脸小声嘀咕道:“你这是想要整个公司的人都看你谈恋爱吗?”

周叙深不置可否,“至少要洗掉‘吝啬’的罪名。”

“那恐怕没办法啦。”她忍着笑,后退小半步,左手伸到他面前,“这回的戒指一颗钻石都没有,全公司都要知道你是个吝啬的男朋友了。”

周叙深目光一顿,抬起戴着戒指的那只手将她的手握住,低眸端详了两眼,缓缓蹙起眉心,最后配合地笑着叹了口气。

“失策。”

两人的手交握在一起,低调的对戒蓦地变得格外晃眼。



与此同时,公司某个微信群里突然有人误触似的发了一长串感叹号,其他人完全摸不着头脑,茫然地回了一串“?”。

[朋友们,一手消息]

[今天来公司的ns实习生,梁总的千金,周总的女朋友]

[这三个身份,属于同一个人]

[????]

[?!!?]

群里乱成一团,堪比过年,其他人纷纷催促他继续说,却好半天才等来下文——

[本人就在现场,已被狗粮撑死,勿扰:)]

作者有话要说:  戒指上连颗钻石都看不见,周总,你看看你(指指点点

周总:马上报复性消费

感谢在2021-10-23 00:00:02~2021-10-24 00:14: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2614866、商彦091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 20瓶;商彦0912 13瓶;111111 8瓶;soumns、独酌浅唱 5瓶;默沫墨陌末 3瓶;soleil、米十一 2瓶;喜欢高数的m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