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事后心动 > 第77章 番外7
 
平复下来后, 周叙深准备出去处理未完的工作,推开门时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姜嘉弥正对着镜子整理裙子的褶皱。

“都怪你。”察觉到他的目光,她抬眸瞪了他一眼。

他目光微凝, 盯着她腰上与裙摆上的褶痕, “要不要换一条新的?”

“哪儿有别的衣服可以换……”

一句话还没说完, 姜嘉弥就看着他朝衣帽间瞥去, 随即朝那个方向抬了抬下颌。

她蓦地猜到了什么,怔怔地转过身, 走过去将柜门打开。

上回来这里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时候休息室里只备用着周叙深的衣物和常用物品, 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 衣帽间的部门空间已经被女装占据。

都是她的尺码,以及她平时喜欢的品牌与风格。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在你实习结束后不久。”

那就是大概半年以前。

要不是这次谈合作她跟着一起来从而意外得知,这些衣服就又会被默默撤走,然后再换上一批新的。

姜嘉弥回过头来,故作正经地清了清嗓子,“你不是说你公私分明吗?那怎么还在办公室里放女装呀?”

“我要是真的公私不分, 恐怕我们现在就不是在讨论这个问题了。”周叙深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她脸一热, 避开他的视线, 一声不吭地将柜门关上。

“不换吗?”他笑着问。

“当然不换!要是进办公室一趟连衣服都换了, 外面的人肯定会胡思乱想的。”

周叙深搭在门把上的手轻点两下,没有说话。

理智提醒他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他摇头笑笑, 抬脚走出休息室。

处理完剩下的那点工作后,两人从专用电梯离开。

这部电梯可以直接通往地下停车场,其他楼层的人也不会来中途按停,所以除了几个助理与秘书以外, 没人亲眼看到他们是一起走的。

但是八卦消息已经从微信群传播到了其他人的手机里。

[周总带着女朋友走了]

[牵着手走的,像偶像剧里的画面,甜得我牙疼]

[我宣布,年上就是最有魅力的]

……

两人到家吃完饭刚过八点,这个时间不早不晚,但对于刚从国外回来的周叙深来说,到现在已经算是有接近二十个小时没有睡觉休息了。

所以消食之后姜嘉弥就拉着他上楼,催促他赶紧休息倒时差。

周叙深没说什么,顺着她的意走进了主卧的浴室。

见状,她转身去隔壁卸妆洗漱。

夏天一到,哪怕别墅内空调恒温也没办法让她爱上吹头发这件事,一来是没耐心,二来总觉得热。于是她只随便吹了一会儿就直接将头发披散在身后,打算慢慢晾干。

发梢扫过肩胛骨与锁骨处,留下淡淡的水渍与凉意,又沾湿了吊带裙后背的布料,使其紧紧贴住皮肤表面。

姜嘉弥不想打扰周叙深休息,因此先是去书房里转了一圈,打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想了想又不知道他到底睡了没有,迟疑半晌,还是溜回了主卧。

她轻手轻脚地推开门,视线逡巡一圈,最后落在了沙发上。

周叙深以一种放松又随意的姿势靠坐着,一只手抬起来覆住眉眼,似乎是觉得一旁的落地灯光线太晃眼了。

翻开的书摊在他的腿上,长指压在书页边缘。

他良久都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没察觉她开门进来似的。

睡着了?

姜嘉弥心里嘀咕着,掩上门后放轻了动作往里走,免得吵醒他。

这么累了还坐在这里看书,估计是为了等她吧……

她抿着唇笑,慢慢走到他旁边。

旁边的落地灯模仿的是自然光的颜色,不至于白得刺眼,也不会过于黯淡昏黄。窗外天幕已经黑了下来,卧室里又没开太多灯,因此这片灯光便在昏暗室内开辟出了一个明暗交错的角落。

阴影散落在他衣物的褶皱间,以及挡住上半张脸的手掌之下、手指之间,一点青筋的脉络沉默地从手腕延伸到衣袖里。

由于微微仰着头,喉结也变得越发清晰。

看着他这么累还要看着书等自己,姜嘉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打算轻声叫醒他。

然而在开口之前,她却鬼使神差地弯下腰,扶着沙发扶手一点点探身过去,渐渐离他露在外面的唇与下颌越来越近。

发丝顺着肩头滑落,彼此的唇若即若离地轻轻触碰。

下一秒,男人修长结实的手臂牢牢环住细腰,让翘着脚偷亲的人重重跌坐在自己腿上。

他腿上的书本“啪”一声落地。

“你装睡!”姜嘉弥这才反应过来,气呼呼地挣了一下。

亏她还心疼呢!

“只是在闭目养神。”周叙深桎梏住她乱蹬的腿。

“……你,你快去睡觉吧。”她吞咽了一下,“忙了一天了,不累吗?”

他并不回答,无声勾了勾唇,“我在等你。”

扶着她腰侧的手抬了起来,捻住衬裙的领口边缘,将黏在皮肤上的湿润衣料轻轻剥离,就像揭去一片沾满露水的花瓣。

温热的指腹落在这片略带凉意的肌肤上。

热度驱走寒冷时,总是会令人生理性地哆嗦一下。

姜嘉弥抱住他的脖颈,靠在他肩上,背微微拱起,像一只快要被烹熟的虾米,脊骨的形状稍稍凸显,如同光影里的一条虚线。

长指从虚线上滑过,丈量着一条通向她失控边缘的最短但又最便捷的路线。

周叙深托起她的脸抬头吻她,这一次没了任何顾忌。

她呼吸发着抖,在这一吻里迷失神思,被攥取了最后一分理智,只能被他抱着,任由他掌控着节奏。

正要沦陷到最深处时,他覆在她脊背上的手忽然一顿。

片刻后,他的手没入她披散着的长发间,湿润的触感蹭过掌心与指腹。

——头发没干。

周叙深蹙眉,差点被气笑了,最后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

入夏之后她就总是这样,出差之前还好,大多时候有他帮忙和监督,结果他只是走了一周半,她就又故态复萌。

他闭着眼深呼吸,喉结滚动,试图让自己平复下来。

拿她没办法,所以就只能折腾自己。

姜嘉弥茫然地细细喘着气,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感觉一切好像强行按下了暂停键,又或者是踩了一脚急刹车。

几个呼吸之后,周叙深突然起身抱着她走向床边,把她放到了床上。就在她以为要继续的时候,他却走进浴室把吹风机给拿了出来。

他脸上少见的没什么表情,眼底却还有某种未褪的、压抑的情绪,看得她后颈发紧。

姜嘉弥眨了眨眼,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讪讪地收回垂在床边的腿,把自己整个人卷进薄被里。

“我不是故意的,”她脸上还残存着情动时的红晕,强行解释道,“我只是吹到中途来看看你睡觉没有,看完之后我就会回去继续吹,真的。”

周叙深似笑非笑地瞥她一眼,看得她立刻软了气势,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不说话。

“我出差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是这么偷懒的?”他居高临下地站在床边,淡淡问道。

姜嘉弥飞快摇头,死不承认,“没有!”

他认命地在床边坐下,拍了拍自己的腿。下一秒,她立刻自然而熟练地挪了过来,笑嘻嘻地乖乖躺在他腿上,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周叙深胸腔里的那颗心不受控制地发软,最终无可奈何地败下阵来,“躺好。”

她脸颊蹭了蹭他的腿,调整成更舒适的躺姿,“你最好啦!”

“但愿待会你依然这么认为。”他轻笑。

话音刚落,躺在腿上的人蓦地一僵。

“怎么,以为一句好话就能打发我?”周叙深捏了捏她的耳朵。

他现在是硬生生半路停下,耐着性子替她吹头发,怎么会有轻轻放过的道理。

姜嘉弥含含糊糊地“唔”了一声。

吹风机打开,暖风徐徐吹拂,他修长的手指替她梳理着长发,阵阵酥麻感令人身心都放松下来,在这种氛围与享受中昏昏欲睡。

周叙深垂眸看着她困顿的模样,目光温和含笑,并不急着叫醒她。

反正,这一夜还很长。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来了

给小弥吹头的男人是周总,而给我吹头发的男人只会是发廊小哥……

感谢在2021-10-25 01:16:07~2021-10-26 01:59: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商彦091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亦宛叶啊、l-happy、ni 10瓶;买杏鲍菇 9瓶;商彦0912 5瓶;zjnjoanna、柯君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