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引诱 > 第72章 番外(七)
 
秦森快要高考, 作业也多了起来,无法一直陪着周北哲。中午陪秦森去酒店吃过午饭后就和秦漫一家告别,回家了。

周北哲本以为中午在外面吃饭就能避免吃药, 没想到一回家, 周砚悯就把昨天在医院拿的药递到他面前, 甚至还贴心准备了温水。周北哲一看到周砚悯手里那一大堆药, 一张脸顿时垮了下去。

别看周北哲长相和性格上随了周砚悯,但不肯吃药这点却是实打实的随了秦漫, 每次吃药都要花费大半天。

周北哲在周砚悯面前一向不敢放肆,见躲不掉, 只能多提一下条件:“爸爸, 我想吃糖。”

周砚悯上下打量了一眼周北哲,眼神里全是满满的嫌弃:“啧,吃药还要吃糖。哪儿来的规矩。”

旁边秦漫默不作声地看了周砚悯一眼。周砚悯忽地反应过来他旁边这位吃药还要难哄,也必须得靠糖才能吃下去, 顿时气焰少了不少。他摸了摸鼻子:“等着, 我给你拿糖去。”

秦漫见周砚悯盯着周北哲也就没再管,上楼去卸妆。

周北哲见没人注意,目光一转, 盯着桌上的药若有所思。

周砚悯回来的时候,周北哲乖乖地坐在沙发上, 抬头望着他,典型的“求夸奖”表情。

周北哲语调上扬, 洋洋得意地望着周砚悯, 要去拿周砚悯手上的果糖:“爸爸,我都把药吃完了哦。”

周砚悯拿糖的手躲了一下,抱着手臂冷眼看了一眼周北哲, 目光扫向桌上那杯原封不动的温水:“周北哲,你吃药不喝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主动交代是不是把药扔了?”

周北哲没想到第一次说谎就被抓住,顿时慌了,眼神四处晃荡,不敢直视周砚悯。

“周、北、哲!”

周北哲被周砚悯这么一吓,顿时更害怕了,颤颤巍巍地伸出小手指着最边上的拿过沙发,小声说:“没扔,我藏沙发里了。”

周砚悯声音大了两分:“你最近胆子越来越大了啊?!还敢藏药!是不是我最近没揍你,让你皮痒了?!”

周北哲听出了周砚悯话里的怒意,一把上前抱住周砚悯,声音又软又甜的抱着他撒娇:“爸爸,我错了,再也不敢了,你别打我,我再也不敢了。”

周砚悯不知道想到什么,笑了一声,再没有刚才的怒意。

他捏了捏周北哲的脸颊,声音带着笑意:“吃药这一点,你还真是随了你妈,不想吃药就往沙发里塞,什么毛病。”

周北哲本来是因为藏药的事有些羞愧,又怕挨打,但转而想到了什么,睁着一双大眼睛抬头望着周砚悯,敏锐的抓住重点:“妈妈也藏药?”

周砚悯忽地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抿紧了嘴唇。

他知道秦漫一向注意在外的形象,从不肯透露柔弱的那一面。更何况是让自己儿子知道她怕吃药。

周砚悯岔开话题:“没什么,你听错了。”

可惜周北哲小朋友看不懂他爸爸的神色,还在一个劲儿的问;“爸爸刚刚说妈妈藏药也是塞在沙发里吗?是吗?是吗?”

周北哲迫不及待地想向周砚悯验证。

周砚悯不耐烦地一巴掌拍在赖在他身边的周北哲额头上:“不是!你听错了!”

秦漫刚下楼就看到那两父子在争吵着什么,隐隐约约似乎还听到了她,顺口问了一句:“说什么呢?”

周砚悯怕周北哲口直心快,直接将刚才的话说出来,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没什么,我让北北去吃药。”

周砚悯松开捂住周北哲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去吃药,眼神中却透露出一股威胁。

秦漫扫视了一眼周砚悯和周北哲没说话。

周北哲刚出生的那段时间,秦漫时常想周砚悯一心想要女儿会不会不喜欢北北,但随着北北的长大,秦漫也发现周砚悯也就是嘴上对被北北各种挑剔,心里还是疼爱。这更像是他们父子俩一种特有的相处方式。

周北哲垂着头,一脸不情愿,脚下的拖鞋摩擦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秦漫见周北哲磨磨蹭蹭,半天拿起一颗药放进嘴里,也没出声催促,反而用另外一种方式刺激着他。

“北北,昨天爷爷奶奶还说想你了,想接你过去玩几天,你想去吗?”

周北哲的脆生生的应了一句“想。”

秦漫道:“恩,不过你现在感冒了,不能过去。得等你感冒好了才能去。”

周北哲一听就明白了,两三下就把剩下的药吞了。

-

周北哲感冒本就不严重,吃了一天药就好了,吵着要去爷爷奶奶家。周砚悯巴不得周北哲能出去,家里只剩他和秦漫两个人,当即就决定把周北哲送去他爸妈家。

曾依知道秦漫今天要回来,老早就去买了周北哲喜欢吃的零食和水果,拒绝了姐妹的麻将邀请,在家等着秦漫一家的到来。

“爷爷,奶奶,我来了。”

周北哲还没进门口,声音就已经传进了屋。

曾依本来正在看电视,听到声音,忙起身往门口方向走去,刚走几步就看到飞奔过来的周北哲。

她蹲下身子,顺势抱起了周北哲:“哎呦,北北来了啊。来,奶奶抱抱。长高了啊。”

周父虽然矜持地没有动,但手里的报纸已经放下,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周北哲。

身后的秦漫和周砚悯紧随其后。曾依笑着和秦漫打了声招呼,抱着周北哲就往沙发那边走。

周砚悯早就习惯现在的地位,他现在一回家,就跟个透明人一样的,没人理,也没什么心理落差。主动把从家里提的营养品放在桌上也跟着坐了过去。

曾依正逗着周北哲,忽然想起什么,对对面周砚悯说道:“前几天我闲着没事把家里的杂物间收拾了一遍,你去看看哪些不要,我好让阿姨一起清理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头也没抬。

“行,我一会儿去看看。”周砚悯剥葡萄的手一顿,接着若无其事地把葡萄递到秦漫嘴边。

他成家之后就很少回来,放杂物间的应该也都是上学时候的东西。

周砚悯又给秦漫剥了几个葡萄才擦了擦手往杂物间走。

-

杂物间不小,杂七杂八堆满了不少东西。曾依注重仪式感,周砚悯从小到大有意义的东西,她都保留着。

曾依特意把他的东西都找了出来,整整齐齐摆在一起,堆放了好几个箱子。

他高中时候的教材还有校服,都被曾依留着。

周砚悯刚准备把高中的校服拿出来,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秦漫。

像是察觉到周砚悯的诧异,秦漫主动解释道:“爸妈在逗北北,我闲着也没什么事就过来帮你一起整理。”

周砚悯点头没再多说,把校服拿了出来。

曾依保管得很仔细,高中时候的校服,现在也已经完整,没有任何痕迹,只是以前的身形与现在相比,衣服看起来小了不少。

看清周砚悯手上的东西,秦漫诧异道:“你怎么还留着高中的校服?”

周砚悯看了两眼又重新折好放了回去:“妈留着的。”

秦漫点头不再多言,走到周砚悯身边,和他一样,蹲下身子开始整理物品。

整理途中,她意外发现一个小木盒,不算大,但保存完好。她举起手里的木箱问周砚悯是什么,周砚悯抬头看了一眼也没什么印象,随口让秦漫打开看看。

秦漫见周砚悯这态度本以为里面不是很重要的东西结果一打开发现里面藏着一沓厚厚的情书。

“你别看!”恰好旁边周砚悯也看到了,立马回忆起这些是什么东西。他手速飞快地想要把木盒从秦漫手里抢过,但秦漫手也快,抓到了两封情书。

“情书而已,藏什么。”秦漫站起身来,直接拆开了情书。

她脸上表情淡淡的,让人看不出情绪。

这么多年了,信纸早已经泛黄,但字迹却依旧清晰。秦漫看了不到两秒,表情就愣住了,又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下一封。

这些情书不是写给周砚悯,都是给她的。

周砚悯见秦漫的表情就知道,这事瞒不住了。

高中的时候秦漫很受欢迎,每天都有人来班上往秦漫桌子里塞情书。他那个时候没有身份去阻止那些人,只能趁着课间秦漫不在的时候,偷偷把那些情书从桌里偷出来,带回去藏着。本来是想找个机会一起毁尸灭迹,但藏着藏着也就忘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他妈还把这些情书收着。

秦漫指尖轻轻敲了两下信封,淡淡道:“周先生,你需要为你的行为解释一下吗?”

周砚悯双手举起,直视着秦漫的眼睛:“我坦白,你以前那些情书还有不明情敌送来的东西都是我拿的。”

秦漫没想到周砚悯会如此坦白,但是被他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片刻,想到什么,又低头看了一眼情书,喃喃道:“周砚悯,你好像从来没给我写过情书。”

秦漫这话说得很小声,周砚悯一时没有听清,思考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秦漫说了些什么,复而失笑:“写!改明儿我就给你写!”

-

秦漫还没有怀孕的时候,周砚悯就畅想过以后有了小孩儿的样子。虽然有了些误差,但整体想象得和周砚悯没有太大的差别。

周北哲高中也是在锦城,成绩一直保持着第一,周砚悯每次去开家长会的时候总能收到其他家长羡慕的目光。

在周北哲快要高考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大型的家长会。平时都是周砚悯去参加家长会,这次秦漫也特意抽出时间和周砚悯一起参加。

除了周北哲高一陪报道那次秦漫匆匆来了一趟,之后也再没有回学校看过。她现在重新站在校门口看到熟悉的环境,旁边曾经暗恋的人成为他老公时莫名有些感慨。

整齐的校服,干净的面孔。当踏进学校的那一刻,就能感受到校园里洋溢的青春气息。

秦漫不知想到什么,偏头对周砚悯问道:“周砚悯,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什么?”周砚悯被秦漫忽如其来的问题问懵了。

秦漫直视着前方,说话的语气很平静,像是在叙述一件平淡无奇的事:“北北六岁的时候你就说要给写情书,到现在他成年了,我也没看到那封所谓的情书在哪儿。”

“啊。”周砚悯愣了两秒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曾经答应过秦漫什么。他摸了摸鼻子,想说什么,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打断。

“爸,妈。”周北哲从远处快步朝秦漫和周砚悯走去。

周北哲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和周砚悯一样,身量也和周砚悯差不多高了。正值夏天,周北哲外面的校服没有正经穿着,衣袖被撸到胳膊上,一股懒散劲。

周砚悯话语被打断,语气带着不爽:“不是说在门口接我和你妈吗?等你半天。”

周北哲长这么大早就习惯他爸动不动就找茬这件事,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刚才老师找我对一会儿要用的稿子,耽误了一点时间,我先带你们去班上然后再去大会堂。你儿子一会儿要上去演讲。”

最后一句话,周北哲特意看了一眼秦漫,“求夸奖”的意味非常明显。

秦漫怎么会不懂周北哲的意思,笑着摸了一下周北哲的头,算是夸奖。

秦漫难得来一次家长会,周北哲本来也铆足了劲想要在秦漫面前好好嘚瑟一番,但秦漫刚到班上却临时接到电话,说公司临时发生了一点事需要她处理。没办法,她只能先行离开,留周砚悯给周北哲开会。临走前特意和周北哲道了歉,答应早点回来尽量赶上大会堂的演讲。

周北哲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还是没有表露出来只让秦漫处理完事早点回来。

这个时期的家长会说白了就是动员大会,老师主要负责调动学生和家长的情绪。

周北哲位置坐在后面两排,最靠窗的位置,非常适合用来做一些小动作。当周北哲的班主任在台上激情昂扬地演讲着高考多考一分的重要性时,台下周砚悯握在手里的笔动了。

别的家长甚至老师都以为周砚悯在认真记录老师说的话,只有周北哲知道他爸这是在给他妈写情书。



秦漫办完事,一路紧赶着回学校才刚好赶上周北哲的演讲。周砚悯特意给秦漫留了位置,秦漫弯着腰,一路走去,坐到了周砚悯旁边。

周北哲将周砚悯的一些小习惯继承得淋漓尽致,站在台上看到秦漫的到来时,眉头上扬,讲着手上那份千篇一律的演讲稿时情绪都变得丰富起来。

秦漫刚坐下不到十秒,旁边周砚悯就轻轻碰了碰她手背,递给她一个信封。

她怔了两秒,顺手接过信封:“这什么?”

顾及着周边的人,周砚悯凑到秦漫耳边,小声说了两个字——“情书。”

秦漫拆信封的手一顿,看了周砚悯一眼,又看了台上正在演讲的周北哲,最后还是没忍住好奇心打开了信封。

这封情书不长,只有短短的两三行话,但周砚悯的字体很好看,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亲爱的老婆:

我想了想,十七八岁的我,可能会在信里直白地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和你规划着不切实际的未来。但现在的我,会向你承诺,我将永远陪伴你,爱护你,成为你的倚靠,直至生死。

——你的丈夫:周砚悯

情书里没有词藻华丽的诗句,但在秦漫看来,这却是最动听的情话。

【全书完】

作者有话要说:  《引诱》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谢谢一路支持的小可爱,也期待下本《限定心动》再与你们见面。

如果全订的小可爱们觉得这本还不错,麻烦完结后帮忙给个五星~谢谢!鞠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