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霍格沃兹召唤图鉴 > 第166章 受诅咒的舞会
 
  第一场比赛之后连续两周,一切都风平浪静,似乎由于夜影龙的事,“老巴蒂克劳奇”遭受了不小的压力,他不可能整月的不去处理公务而待在霍格沃兹,他会在两个多月后的第二场挑战中带着筹备组回来。

  学生们都以为会有一阵子回复到平平静静的时光,直到刚刚进入十二月,正在大家在宴会厅大快朵颐时,韦斯莱家的猫头鹰给罗恩送来一个大盒子。

  罗恩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件旧旧的女式礼服,有可能是他的奶奶年轻时的衣服。看着罗恩傻乎乎的在自己身上比划的样子,虽然白麟早有心里准备,还是差点笑的喷饭。

  “那是礼服长袍!”赫敏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对着罗恩道。

  “礼服长袍?干嘛用的?”罗恩一脸呆滞。

  “修罗场啊!”白麟想着电影上的名场面,不禁感叹道。

  按照古老的三强争霸赛传统,在平安夜的时候,主办学校要召开一次盛大的舞会,各个学校的学生将会欢聚一堂,一展舞姿,最重要的是,这是很多年轻的巫师,第一次接触到青涩的爱情。

  然而,白麟却对这场舞会很有意见,这分明是一场受诅咒的舞会,就应该在双十一那天举行,这是单身狗的胜利,是拆散一对是一对的最强实践。

  因为参加这场舞会的所有舞伴,最后都获得了Bad Ending。没有一对走到了最后,别说塞德里克和秋张、克鲁姆和赫敏、弗雷德和安吉利娜(格兰芬多队美女球员)、甚至包括马尔福和潘西、海格和马克西姆。绝对是原作者对自己第一段失败婚姻的无声控诉,或者说恶搞。

  且不管白麟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有些消息灵敏的高年级学生已经听到了风吹草动,开始兴奋起来,而很快,波莫娜教授就找到了白麟。

  “怀特教授……你会跳舞吗?”波莫娜老太太低声道。按照传统,每个学院的院长要指导学生们舞会礼仪和简单的舞步,而波莫娜老太太显然不善此道,她热爱植物,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照顾温室里的草药和教学中,完完全全是一个农妇的形象。于是她果断找到赫奇帕奇学院看上去最像懂这个白麟帮忙。

  “额,倒是会几下业余的……”白麟在大一时倒是在社团里稍微学了一点国标,谈不上精通。

  “太好了!”波莫娜教授大喜过望,“可不能让赫奇帕奇的学生被比了下去!”她豪气的道,她虽然生性淡泊,但当然不想看到自己的学生在舞会中只能当别人的衬托,甚至出丑。

  “或许我可以去麦格教授那偷学一点嘿嘿,再回去教大家……”白麟道。

  “不,要偷学也得去那边啊!”波莫娜教授神秘兮兮的道,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宴会厅另一边的餐桌,白麟一看,那边正是布斯巴顿的学生聚集地。

  布斯巴顿的学生一个个都十分重视礼节和仪表,似乎是因为布斯巴顿位于素有浪漫之名的法国,有很多关于艺术的课程,能歌善舞自然是不可或缺。这么一看显然是把几乎完全没有艺术课程的霍格沃兹甩出了几条街。

  白麟了解过三个学校的课程,总结下来,霍格沃兹的课程更加注重对魔力控制能力的培养(老邓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默默然),以及类似骑士精神的塑造,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类似墨家的非攻思想,这样培养的学生,更容易融入社会,从事更多的行业,并在逆境奋勇向前。

  布斯巴顿则较为注重学生的创造力、表现力,并贯彻了浪漫主义和美学主义的情怀。

  德姆斯特朗则是个非常另类的学校,公然教授黑魔法,应该说是以实用主义和效率著称了,然而除了克鲁姆这一个佼佼者,其他很少有出类拔萃之人出现,而三强争霸赛700年的历史里,竟然一次冠军都没有得过,其中自然是有原作者对暴力和实用主义的反对之情,但更多的是教学模式的老旧和与社会的脱节有关,在一个和平年代,如果只会一身武艺,终无用武之地,甚至误入歧途。也难怪卡卡洛夫极力邀请白麟道德姆斯特朗任教,也许是想搅搅这潭死水。

  偷摸打听到布斯巴顿的舞蹈课时间,白麟准时前去偷师,可一到门口他就后悔了,从窗户缝隙里他看到,在教学生们跳舞的竟然是凯瑟琳,就连悠茜都在学生堆里听得相当认真。而马克西姆笑眯眯的坐在特制的躺椅上看着。

  凯瑟琳穿着一身得体的晚礼服,舞姿优美动人,看得白麟心里五味杂陈,但看到同样娇媚的悠茜,他心里又暖暖的。自从两人确定关系后,悠茜一下子成熟了不少,如果说以前她还是个刚刚从学校毕业的青涩小苹果,现在就已经是红扑扑的AKS冰糖心了。

  而芙蓉显然不光是布斯巴顿的勇士,更是舞台上的明星,舞姿优美中透着英气,与凯瑟琳和悠茜不相上下。

  白麟咽了咽口水,他此行当然不是来看美女的,他还在认真的记住她们指导的舞步,可是当他回过神来一回头,发现窗户边上已经趴了十多个人,都是霍格沃兹和德姆斯特朗的高年级学生,大家稍稍有些“尴尬”的互相笑了笑,一副心照不宣的模样。

  劳资真的不是来偷看美女的啊……白麟感觉自己的形象已经崩塌……

  回到四大学院轮流使用的活动室,波莫娜教授已经把舞会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学生们纷纷跃跃欲试,而费尔奇还在拨弄旁边的留声机,似乎很想搞清楚里面的原理。

  身为白麟的第一迷弟的埃迪竟然也在赫奇帕奇的学生群中,就为了多听一次白麟的课。

  波莫娜把场面交给了白麟,示意他大显身手。

  白麟看着两边学生殷切的眼神,似乎都在说:教授,俺们能不能脱单就靠你了!让白麟有一种想为大家做点什么的冲动。

  “这个,我在赫奇帕奇待了一年多了,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在忙自己的事,没有经常和大家一起活动,心里一直有点过意不去……今天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我简单的说一下舞会三要素,那就是:服饰、礼仪和舞技,服饰让你们光彩动人、礼仪让你们优雅冷静、舞技让你们鹤立鸡群。”

  “可是教授……我没有礼服……”一名胖乎乎的学生举手道。赫奇帕奇的学生大多出身贫寒,有很多混血或出生在麻瓜家庭,是霍格沃兹的一群“普通人”。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打算送大家每人一套新礼服,不,那不叫礼服,那是大家奔赴战场的战袍!如果穿上我从伦敦订制的礼服都不能在舞会上力压群雄,那可就太拉胯了!所以,各位,都给我兴奋起来!”

谷</span>  一套定制正装礼服价值20~30加隆,白麟可谓大出血了,不过他对金钱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不如拿来大家开心开心。

  听到这个,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欢呼了起来,他们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穿的像公主或者王子,在舞会上闪亮登场的画面。

  “接下来就是我的要求了!”白麟伸手压了压道,“接下来我只说一遍,都给我认认真真的听着!从今天开始,每人每天至少给我练两个小时,舞池就是战场,都把自己当做士兵!场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都明白了没!”

  “YES!YOUR HIGHNESS!”学生们瞬间穿越到中世纪,把刚刚从波莫娜教授那里学到的敬语给用上了。

  白麟凭借强大的记忆力和模仿能力,结合前世那一丢丢国标水平,教得绘声绘色,学生们学得极为认真,甚至超过了对必修课的认真程度,波莫娜教授在一旁看的如痴如醉,仿佛自己都年轻了几十岁。

  一个半小时的舞蹈课转瞬即逝,学生们虽然都有些额角挂着细汗,但一个个精神抖擞,纷纷表示要在活动室多练习一会儿。

  教授们都知道,孩子们正在赶新鲜,而且很多学生都已经意识到,舞伴这东西,永远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凉凉,这下课练习的时间,正好把自己的舞伴搞定,说不定男神、女神脑子一热,就答应了自己,而且按照宫廷礼仪,一旦答应了舞会的邀请,就算有更好的舞伴选择,都不得反悔。

  波莫娜朝白麟打了个眼色,白麟跟着她离开了活动室,老太太很满意白麟的表现,用力拍了拍他的上臂。

  “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破费……”老太太道,说着,她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小瓶子,递给了白麟,“这个就当是我这个院长给你的一点点回礼吧。”

  白麟茫然的接过来一看,小瓶子竟然激起了系统的反应,

  [获得波莫娜教授的馈赠--精良的草木精华*3(稀有),每颗可增加力量3,体力20%,身体强度10%,并回复绝大多数伤势和病痛。服用效果不可叠加]

  “WTF!还有这种好东西!”白麟心里简直震惊了,上次他给赫奇帕奇球队捐了个200加隆,就获得了波莫娜教授的馈赠,简直就是神药啊,今天再一次证明,波莫娜就是个宝藏老太太啊。

  一丁点也不客气,白麟喜笑颜开的把小瓶子收进了兜里,和波莫娜闲聊两句,老太太看到走廊那头有一个犹犹豫豫的女孩身影,先是一愣,马上心领神会,转弯走个没影了。

  白麟走近一看,竟然是秋张,她穿着一身天鹅绒的外套,而且进行了精心打扮,显得甜美娴静。

  “小秋?找我有事吗?”白麟还在刚刚获得波莫娜馈赠的开心中,笑容满面的道。

  秋张的脸一下子红了,她用手指不停地搓着裙子的花边,低头吞吞吐吐的道:“凯……凯林教授,我……我想问……问你,您……您有舞伴了吗?”

  白麟被秋张问了一愣,他实在没想到,竟然第一个来向自己邀约的竟然是秋张,想到注定要失恋的哈利,白麟不禁相当唏嘘。

  白麟挠了挠头,秋张确实美丽动人,不过……年纪也太小了(刚满15岁)……白麟看着她的样子,都觉得自己有点怪蜀黍的羞耻感。

  “额……这个……”白麟有些不知道怎么拒绝她,才不至于伤了她的心。

  “啊,没关系,教授,您有舞伴了吗?”秋张急切的道,上前踏了一步,和白麟靠的很近。

  “那倒不是……我恐怕会错过这场舞会,平安夜前几天我要离开学校,去办些家务事……”白麟挠了挠后脑勺道。

  白麟已经收到了菲尼斯的通知,探寻者家族的聚会照例在12月22日晚上再伦敦召开,他是肯定要参加的,然而除了这场聚会,白麟又收到了远在东方的便宜父母的来信,要求他新年时回去一趟。

  回到东方已经纳入了白麟的行程中,而且从老父亲的字里行间,似乎确实有点棘手的事,需要他回去处理。虽然这具身体的父母,白麟从来没见过,甚至一共只通过两次信,但两次信件中父母透露出的亲情和牵挂,激起了白麟对前世父母的深切思念,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放下任何事,回到家乡。

  秋张睁大了眼睛道:“是要回东方吗?”

  白麟点点头道:“是的,所以,我只能让你失望了……”

  秋张却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对于她来说,因为这个原因被拒绝总比因为要把舞伴留给其他姑娘,心里好过的多了。

  “没,没关系……我都没有回过东方……我在英国出生的……”秋张有些遗憾的道。

  “等你长大了,会有机会的,东方很美,文化更是迷人,咱们的根,还是在那片土地的。”白麟朝秋张点了点头道:“等我回来,会给你带礼物的~”

  “啊哈,那我就拭目以待喽~”秋张听到有礼物,一下子开心起来,忽然像是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飞快的凑过来轻轻亲了一下白麟的脸颊,然后飞也似的的逃走了。

  “这这这……我是被未成年小姑娘给……壁咚啦?”白麟摸着被亲过的地方,有点石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