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我真没想和刺猬女孩恋爱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只能牵手一天(6k字大章,甜)
 
  医生随即拿起了听诊器

  【目前是防.盗章节,十分钟后再看,等会六点就能看了,】

  【是以前发布过的,不是今天的正文内容,订阅了的话不要怕,等会我会重新更新内容,不用再次付费,十分钟后再看!等会六点就能看了,请看正版,起.点读书】

  “我不知道,她刚刚做早操的时候。

  【目前是防.盗章节,十分钟后再看,等会六点就能看了,】

  【是以前发布过的,不是今天的正文内容,订阅了的话不要怕,等会我会重新更新内容,不用再次付费,十分钟后再看!等会凌晨六点就能看了,请看正版,起.点读书】

  直接晕倒了,然后我就把她送到医务室了。”林晨着急道。

  医生听后,便检查了下她的瞳孔,然后再看了看她喉咙,最后见她的脸色有些泛白,于是便摘下了听诊器。

  林晨见医生不检查了,他便上前问道:“医生,怎么样了?”

  “你现在出去大厅那倒一杯温水来。”医生应道。

  医生听后,便检查了下她的瞳孔,然后再看了看她喉咙,最后见她的脸色有些泛白,于是便摘下了听诊器。

  林晨见医生不检查了,他便上前问道:“医生,怎么样了?”

  “你现在出去大厅那倒一杯温水来。”医生应道。

  医生听后,便检查了下她的瞳孔,然后再看了看她喉咙,最后见她的脸色有些泛白,于是便摘下了听诊器。

  林晨见医生不检查了,他便上前问道:“医生,怎么样了?”

  “你现在出去大厅那倒一杯温水来。”医生应道。

  医生听后,便检查了下她的瞳孔,然后再看了看她喉咙,最后见她的脸色有些泛白,于是便摘下了

  “好。”林晨一听,立即走了出去。

  他猜想医生一定是要准备一些药,然后用温水给柳安瑶服下。

  为此他来到饮水机处,仔细地估量温水的温度。

  他还甚至拿多了一个杯子,倒了一点进去,自己尝试喝一下,确认不烫不凉后,再把温水杯子拿了进去。

  “医生,水。”林晨走进去后,便立即说道。

  医生把水接了过来,随即打开了柜子,往里面加了一些白色的颗粒。

  林晨意识到,那是白砂糖。

  “医生,这是?......”林晨纳闷着。

  医生便回答着:“你把这个给她喝了,就没事了。”

  林晨便接过了糖水,然后来到柳安瑶的身旁。

  “来,安瑶,喝了这个。”

  他轻轻扶着柳安瑶,让她半坐着。

  柳安瑶闭着眼睛,在杯子碰嘴的时候,便抿了两口。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药水。

  但当她发现是糖水时,喝的速度明显快了些。

  柳安瑶喝完糖水后,便继续躺下了。

  林晨回头看着医生,还没问他的时候,医生便回答着:“她是低血糖。”

  医生来到柳安瑶的身旁,随即问道:“同学,你是不是今天早上没吃早餐。”

  柳安瑶那泛白的嘴唇轻轻地动了下,发出一声“嗯”。

  “那就对了,早上没吃早餐,然后低血糖了,只要补充点糖分就没事了。”医生说着便把手里的半包糖拿给了林晨,“一小时后,记得再冲一杯糖水。”

  “好的,医生。”林晨接过半包糖,随即问着:“那医生,我现在再去冲多一杯糖水可以么?”

  “可以的,多喝两杯都行。”医生笑了起来。

  林晨便立即拿着糖走出了诊室。

  柳安瑶见林晨出去了,她本能想喊着他不用这么麻烦了,但身体还是有些有气无力。

  医生坐了下来,看着她说道:“你们是高几的学生?”

  “高三。”柳安瑶应道。

  “嗯,那可要一定注意身体,不能不吃早餐,知道了么?”医生叮嘱道。

  柳安瑶点着头:“嗯嗯,知道了,医生。”

  医生写了诊疗单,随后递给了柳安瑶,“等会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去窗口那缴一下费。”

  “好,谢谢医生。”

  说着她便准备下病床。

  医生也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调侃道:“那个男生很关心你,你俩是同学么?”

  柳安瑶一听,脸立即红了起来。

  她低着头,“嗯嗯。”

  “不过现阶段还是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等一起上了大学,那会儿就可以谈了,现在还是要以学业为主。”医生建议道。

  柳安瑶听到后,想要解释些什么。

  只见林晨这时从医务室里走了出来。

  他手里拿着一杯水,来到柳安瑶的面前,催促着:“来,喝了它。”

  柳安瑶抬起头,看着林晨。

  林晨一脸纳闷,见她一直看着自己,便疑惑着:“怎么了?你快喝呀。”

  柳安瑶只好接过杯子,咕噜咕噜地喝完了。

  白砂糖经过水的溶解后,很甜。

  林晨见柳安瑶喝完后,他便问道:“怎么样?现在好点没?”

  柳安瑶点着头:“我没事了。”

  “真的假的?”

  “真的。”

  林晨不相信,他看向了医生。

  医生也点头:“低血糖患者,只要给她补充糖分就没事的了。”

  “那就好。”林晨看着柳安瑶手里的诊疗单,他便说道:“我去缴费吧,我带了饭卡。”

  于是他便接过了诊疗单,在柳安瑶的面前蹲了下来。

  柳安瑶有些纳闷,问道:“怎么了?”

  “我背你回去啊。”林晨解释着。

  柳安瑶憋着笑意,她随即自己下了病床,应道:“我没那么脆弱,走吧。”

  林晨见她自己走出了诊室,他只好尴尬地站了起来,随后看着医生道:“谢谢医生。”

  “没事,快去吧。”医生招招手说道。

  等他们两人走后,医生才自我调侃着:“还是读书时代的爱情美好啊,可惜我读书的那会儿就只顾着打球了。”

  说完,他拿出了手机,点开了一个女孩的微信。

  这是他妈妈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

  只见医生发了一条消息:【婉馨,你吃饭了吗?】

  ......

  林晨和柳安瑶走出了医务室,林晨问着她道:“你确定不用我背你回去?”

  “不用。”柳安瑶摇头拒绝着。

  “对了,为什么今早我问你吃了早餐没,你说你吃了。”林晨纳闷道。

  柳安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随即说道:“我不喜欢吃早餐。”

  “不吃早餐不行的,你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不吃早餐,胆汁过量,不能通过食物来稀释,长期下去,就会得胆囊炎、胆结石......”林晨提醒着。

  柳安瑶听着他的这些唠叨话,好奇道:“这些都是哪里听来的。”

  “我妈说的。”林晨回答。

  柳安瑶听后,倒也点点头:“挺有道理的。”

  “以后,我买早餐的时候,都给你带一份。”

  “不要。”

  “不准不要!”

  柳安瑶看着一脸正经的林晨,听到他的说这句话。

  犹豫两秒后,她最终点头着:“嗯。”

  说完,她便快步地往前走着。

  林晨立即意识到自己似乎太凶了,他连忙上前道歉着:“对不起,安瑶,我刚刚可能语气有些凶。”

  “没有,不凶。”柳安瑶回答着。

  “没有,超好看的。”

  “等下给我删了。”

  “不删。”

  “删不删?”

  “不删。”

  “你!”

  柳安瑶气得隔空打了一下林晨。

  而林晨也感受到她的重拳出击,则是捂着胸口道:“你打到我了。”

  “哼,谁叫你打我。”柳安瑶吹了吹自己的手指,然后“biu”的一声,瞄准林晨。

  “啊!”林晨假装倒下,“我中枪了,我倒了。”

  柳安瑶也乐得笑了起来。

  而旁边的小男孩看着情况,有些茫然。

  这两个究竟是和自己同龄呢,还是因为他们低能儿呢?

  怎么这么幼稚!

  但事实上,开心的时候,才不会管这究竟幼不幼稚。

  所以他们两人也当做旁边没人一样,玩得不亦乐乎。

  很快,旋转木马结束了。

  柳安瑶和林晨从马上爬了下来。

  一下来,林晨便主动示好道:“别打我,我刚刚可是背了你噢。”

  柳安瑶原本伸在空中的手,也停了下来。

  最后她也仅仅只是在林晨的手臂假装拧了一下,随即吐槽着:“整天拍我丑照。”

  “没有,真的,很好看。”林晨说着便拿出手机。

  他翻到刚刚的相册,把手机拿给了柳安瑶。

  柳安瑶一看,见手机屏幕里的自己,一副茫然傻气的样子,倒是无语起来:“这哪里好看嘛,丑死了。”

  从那时候开始,我爸就像是变了人似的,变得不再是一个大学生,不再是一个孜孜不倦的老师,而是变成不顾家、不负责任、经常冷暴力的丈夫,变成对女儿冷漠、没有父爱的冷血人。

  很小的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要出人头地,好好学习,我要证明给他看,我柳安瑶,并不比男生差。

  顺便提一句,他在我十二岁的那一年,出轨了,找了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当那女人怀孕的那一天,他就从家里搬了出去,并且不再回来。

  那年我刚上初一,我已经明白了这些年家里发生的事,于是从那一天开始,我便一直要求妈妈和他离婚。

  但妈妈还是心软,觉得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可是,对别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一年前,我爸一纸离婚协议书扔在了家里的茶几上,逼迫我妈签字。

  就这样,我回到了洪城,这个我妈出生长大的地方开始生活。

  或许别人家的家庭都是美好幸福,再不济也是小打小闹。

  但我的家庭不同,我没有家。

  我只有一个妈妈。

  我以后也不会有家,我只有一个妈妈。】

  林晨看着草稿上的文字,内心无比震撼。

  他能够感觉到这些内容里,包含着柳安瑶一直以来的悲愤和独立。

  她要证明,证明自己是最优秀的。

  这也是为什么打从第一天看见她,她就是一副永远学习的样子。

  林晨知道,自己的无心之举或许伤害了柳安瑶。

  自己不应该问这个话题。

  于是他便默默地折好草稿,递给了柳安瑶,随即说道:“我有点饿了,要不我们去买点东西吃吧。”

  柳安瑶听后,看着林晨,最后微笑道:“我知道你想什么,一开始我觉得如果想要拿高分的话,肯定要写家庭如何和睦,父母如何恩爱,对子女如何照顾,可是......”

  “有家庭矛盾的家庭,难道就不是家庭了吗?谁说镜子一定要完整的呢?破镜就不叫镜子了么?”

  柳安瑶越说越激动,甚至一改平日的冷漠和淡定:“而且,要不是作文有字数要求,我恨不得洋洋洒洒写下几千字,我要写下这个渣男种种恶劣行径,我爸这种人不配为人父。”

  她继续说着:“我一定会证明他看,谁说女子不如男,我要让他的儿子一辈子活在我的比较中......”

  “不过,我这作文,名次是不用想了,你不是饿了么?我们走吧。”柳安瑶也知道自己的作文并不能拿一个好名次,所以她也无奈地笑着。

  随后,她背起了斜挎包,朝着小卖部走去。

  林晨看着那神采奕奕、坚强且自信的柳安瑶。

  即便家庭破裂也不能阻碍她积极向上的步伐。

  想到这里,林晨不由得对眼前这个女孩充满了敬佩。

  甚至在敬佩之余,多了一些欣赏和喜爱。

  她的眉头紧蹙着,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姑娘似的。

  林晨立即安慰着:“哎呀,你这是以女生的角度来看照片,但是在男生的角度里,这张照片就是好看,特别的好看。”

  最终,柳安瑶被他的花言巧语成功骗过去了。

  而林晨也成功收集到柳安瑶的新一张照片。

  玩完了旋转木马,下一个游戏体验玩什么,又是一个小小的难题。

  林晨随即提议道:“咱们要不去玩鬼屋吧?”

  “鬼屋......”柳安瑶听了后,有些犹豫。

  虽然她在林晨的眼里,能够杀鱼,属于胆子大的女生。

  但她对于鬼、鬼屋这些东西还是心里有一些阴影。

  她看着一脸兴致的林晨,最终还是点头道:“好。”

  【有他在,应该没什么问题。】

  柳安瑶这么想的。

  很快,两人便根据路标的指示,往小黑屋的方向走去。

  “你说那个鬼屋吓不吓人呢?”林晨问着柳安瑶。

  柳安瑶耸耸肩,表示道:“我不知道。”

  “没事,到时候你要是害怕的话,你就抓着我。”林晨自信道。

  柳安瑶哼了一声,“不会的,我不会害怕的。”

  “那刚刚某人在过山车上......”

  “那是一个意外。”柳安瑶吐槽着。

  就在两人聊天的过程中,一个小男孩死命拉着自己的母亲喊道:“妈妈,我要玩这个,我要玩这个。”

  母亲只好说道:“好好,咱们去排队。”

  柳安瑶一看,发现前面竟然是碰碰车,于是她立即改变了注意。

  “要不咱们先去玩碰碰车吧。”柳安瑶提议道。

  林晨一看,便笑道:“你想开车啊?好啊,我陪你开。”

  “哼哼,我开碰碰车很厉害的,等会撞你。”柳安瑶神气道。

  “那可不一定,我可是车神,我开车技术肯定比你好。”林晨自信道。

  于是,两人便立刻往碰碰车的排队处等候。

  但一过去,两人有些尴尬。

  除了他俩之外,其余都是家长带着孩子进去的。

  望眼看去,都是一群一米左右的小不点。

  其中有一个小男孩指着林晨说道:“大哥哥,你要和我们一起玩吗?”

  “是啊。”林晨做着开车的手势:“等会小心我撞你噢。”

  “不会的,我要撞你。”小男孩指着林晨,自信道。

  一时间,其他的小孩也都纷纷附和着。

  “我也要撞你。”

  “我也要!”

  “撞你哈哈哈!”

  林晨则是淡定道:“慢慢来,你们一个个挨个撞。”

  柳安瑶见林晨和小孩子们打成一片,倒也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便打开了闸门,说道:“可以进去了。”把林晨围的水泄不通。

  林晨支吾着:“考试的时候喝了,只是......刚刚骑车太热了。”

  为了避免让陈冬霞看穿自己撒谎,他立即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他躺在床上。

  看着天花板,回想起刚刚柳安瑶母亲拜托他的事,他心里有一种被肯定的感觉。

  林晨拿起手机,点开了微信,看着柳安瑶的头像。

  他犹豫了两秒后,便发了一条消息。

  林晨:【你去医院了么?】

  发完消息后,林晨便等待着。

  不一会儿,柳安瑶便回复了。

  柳安瑶:【在了。】

  林晨:【那行,你好好陪你妈检查身体,我去打球了。】

  柳安瑶:【好的。】

  事实上,“我去打球了”只是林晨的一个借口。

  他打开了电脑,继续看着百度上的“刺猬女孩相处方法”。

  【如果刺猬女孩初期接纳了你,并且逐渐成为朋友的关系,那么你就要多去了解她的爱好、习惯,甚至逗她,这样,她就会开始主动了。】

  林晨看着这些建议,他拿起笔开始记录着。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林晨把作业做完之外,他就在琢磨着数学题。

  一连写了十几道不同题型的数学题后,他便把笔记本合上了。

  到了晚上,林晨把这些题目都发给了柳安瑶。

  不一会儿,柳安瑶便回了消息。

  柳安瑶:【太多了。】

  林晨:【你前些日子一直练基础题,现在可以练压轴题了。】

  柳安瑶:【哦。】

  林晨:【别哦,你老是只回一个字。】

  柳安瑶:【哦哦。】

  林晨哭笑不得,心想这柳安瑶还真的是和自己对着干。

  但过了一会儿,柳安瑶便发来了一张照片。

  是第一道压轴题的图片。

  柳安瑶:【前两小题做出来了,最后一小题t的取值范围怎么求不出来?】

  林晨随即把标准答案发了出去。

  看了好一会儿,柳安瑶又发消息了。

  柳安瑶:【哦】

  两秒后,消息迅速撤回了。

  柳安瑶:【哦哦,我会了。】

  林晨见状,倒是开心着。

  林晨:【孺子可教也。】

  随后,他便等待着。

  两分钟后,林晨便知道,柳安瑶不会回复了。

  于是他便发了一条消息。

  林晨:【睡觉了,晚安。】

  柳安瑶:【好的。】

  就这样,魔幻的一天也算过去了。

  周日的时候,大多数学生都在补着作业,当然也有像陈海生那种,直接睡到日晒三竿的。

  林晨也在这一天做完作业后,看一部电影放松下自己。

  “妈,我去学校了。”他看了眼时间,见时钟已经来到下午六点钟,便收拾了下书包,准备出门。

  “好,路上小心。”陈冬霞叮嘱着。

  林晨出门后,他便给柳安瑶发着消息:【要我去你小区楼下接你吗?】

  柳安瑶:【不用,我已经去学校了。】

  林晨只好回复着:【那好,学校见。】

  很快,回到学校后,林晨进入了教室。

  教室的学生们都在叽叽喳喳聊天着。

  “哎哎,季前赛要打了。”

  “我勇士必拿这赛季总冠军!”

  “呸,湖人才是总冠军!”

  男生们聊着nba的交易情况。

  女生们则是讨论着最近的综艺节目,以及分享着各自的男神。

  “exo里,我还是觉得凡凡比较帅。”

  “小绵羊艺兴才是最好看的。”

  林晨回到座位上,陈海生便立即勾着他的脖子问道:“晨哥,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林晨反问着。

  “比赛啊,作文比赛。”陈海生还问着:“还有啊,和那安瑶发展得怎么样呀?”

  林晨把他的手搭开,随即解释着:“考试也就那样,作文题目一般。”

  他强调着:“还有,我和安瑶只是同学,别老是在那散播谣言,小心被当事人听到。”

  “知道啦,知道啦,我当然不会乱说的。”陈海生拍着胸口道:“我这嘴出了名的严,更何况安瑶不也还没回来嘛。”

  “没回来?”林晨抬头一看,只见柳安瑶的桌面上空空如也。

  【她还没回来么?但是她之前不是说已经回学校了么?难道仅仅只是不想我去接她?】

  对于柳安瑶,林晨的脑子里还是充满了疑问号。

  丝毫不明白这个女生的想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就到了晚修的时间。

  班主任孙金明走了进来。

  他先是在讲台上巡视了一番,见大家都在认真的做着作业,他也就准备离开。

  但当他把目光看向柳安瑶的方向时,孙金明便走了过去,问着周围的同学道:“安瑶来了么?”

  其中一个女生摇摇头:“没有。”

  孙金明得知后,便转身走出了教室。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柳安瑶妈妈的电话。

  “安瑶妈妈,安瑶她来校了么?”

  只见电话里顾慧琴解释道:“她应该去了呀,我当时还问她去了学校没,她回复我说去了。”

  孙金明听后便应道:“好的,那我再等等。”

  另一边,在教室正在写题的林晨也纳闷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