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重生美影之旅 > 166.大手笔(求订阅)
 
  果然如泰德所言的那样,罗宾的名声很快就消散殆尽了。

  走到酒吧里,再也没人嘘她的。

  这让她既感到开心,又有点儿难过。

  敢情自己播报这么久的新闻,还不如自己摔一跤来的影响大。

  最少那天收获了几杯免费的啤酒。

  但是也有好事发生在她的身上,因为她获得了进入纽约最近最火爆的夜店“Okay”。

  原来这家夜店的老板和罗宾是同一家健身俱乐部的成员,偶然之下得知他还是自家新闻台的忠实观众,再加上前几天自己的“惊天一摔”,夜店老板很是惊奇不已的。

  于是邀请了罗宾参加自己的夜店举办的派对,同时她也能邀请几位朋友同行的。

  于是罗宾很是精神振奋,很是气场十足的走到好友们的卡座前。

  酒吧里,泰德和巴尼两个单身正在喝着闷酒,约翰和佩吉,马修和莉莉这两对情侣没有陪他们一起的。

  “你们猜猜今晚我将带你们去哪里?”罗宾双手叉腰的,很是霸气的说道。

  “只要你不是想将我们的肾给割了,去卖掉的话。我们都可以奉陪!”

  泰德懒散的坐在椅子上,调侃的说道。

  巴尼一脸微笑的的,表示赞同泰德的说法。

  他感觉太无聊了,时间还早着,美女们还没出门,他自然也就少了目标。

  如今听说有好玩的地方,巴尼自己见猎心喜的。

  “你们的腰子值几个钱的。呸,别插嘴。

  因为今晚我将带你们进“Okay”!”

  “.....”泰德脑袋转不过弯来的。

  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自己从未听说过。

  巴尼则表现的不一样的,很是激动不已的。

  ““Okay”,太好了!”

  对嘛,这才是正常人听到后自然而然的表现。

  罗宾心里想道。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幻听了吗?”泰德很是破坏气氛的说道。

  ““Okay”是一家夜店的名字。泰德,你也太落伍了。

  别在外面说你是我的朋友,我丢不起那人的。”巴尼一脸的嫌弃的说道。

  “.....”泰德哭笑不得。

  不知道是谁,一直在大家面前强调他巴尼才是泰德最好的朋友。

  “有一次,我和朋友在这家夜店外等了近2小时,可我还是没进去。

  要知道以我的名声都没能进去,可想而知的。”巴尼向泰德解释其中缘由。

  “你的朋友名字是不是叫斯丁森啊?”

  泰德调笑的说道。

  巴尼和斯丁森一起,分明就一个人嘛。

  “不是,我的朋友叫“闭嘴”。”

  巴尼很是幽怨的看着泰德,觉得好友很是不地道,这么不合时宜的拆台。

  罗宾则是解释为什么自己获得了入场资格的,还炫耀自己能进所谓的“VIP”房间,可惜只能自己进入其中的,不能带其他人。

  “哇,罗宾看来你真是是出名了,我为你感到骄傲。”泰德衷心的夸奖道。

  “谢谢你的夸奖,泰德。

  所以你们两个会和我一起去的是吧!

  约翰和佩吉,马修和莉莉他们两对呢?你觉得他们会感兴趣吗?”

  泰德和巴尼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哈哈。”

  “.....,你们笑什么?”罗宾疑惑道。

  “约翰,佩吉他们俩我们不知道。马修和莉莉估计应该不会的。”

  原来莉莉的同事,和她同年的。同事问起莉莉周末一般是怎么度过的。

  莉莉感觉有点丢人的,你看看人家周末不是与未婚夫一起郊游,就是在家计划着将来的美好生活。而莉莉呢,回想着自己的周末时光。

  上个周末,自己在酒吧的一次比酒量的比赛中独拔头筹的,很是令人震惊的。

  整个酒吧的人都在为她欢呼不已。

  莉莉觉得很是有点儿丢人,于是撒谎说就是普普通通的度过周末。

  回到家后,莉莉和马修商量着,两人应该做一些成熟的事情来。

  比如邀请她的同事来参加自家的品酒会,就是不知道约翰和佩吉愿意参加吗?

  这个时候,约翰浑身哆嗦了下,汗毛立起的。

  仿佛会发生什么大事似的。

  “你在干嘛呢,约翰?这件衣服怎么样?”

  佩吉不解的看着发呆的男友,呆头呆脑的,很是萌萌的,让她不由感到好笑。

  难道是惊艳到自己男友了。

  佩吉内心充满的骄傲之意的。

  却没想到男友只是单纯的发呆而已。

  “我觉得你好像就是从画里出现似的,太漂亮了!”

  看着满脸微笑的女友,约翰耸了耸肩膀的,表示没事。

  这点儿求生欲还是有的,再说佩吉穿的确实很美的,他从来不撒谎的。

  至少不是恶意的撒谎。看着一脸美滋滋的佩吉,约翰放下心里的疑惑。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所以说,马修和莉莉不可能和我们一起去“Okay”了?”

  罗宾想到泰德说的马修,莉莉以后的一切,不由感到浑身发抖的。

  自己还没玩够了,她可不想想普通人那样,太平常了,不适合于她。

  “是的!”泰德很是唏嘘不已的,自己,马修和莉莉三人一起鬼混的生涯即将离他们三人远去的,一代传奇终将要落下帷幕。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那好吧,马修和莉莉去不了了。等会我再联系佩吉吧。

  还有件事,泰德。我的凯丽也会去那里,我说过要帮你找到你的另一半的。”

  罗宾一副快夸奖的表情,仿佛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似的。

  “凯丽?看来我今晚艳福不浅的!”泰德似乎话里有话的,语气很是怪异的说道。

  “当然啦,凯丽她很风趣,聪明,主要的是她是单身!”

  罗宾没有听出泰德话里的意思来。

  “她的意思就是凯丽她人抽,抽点丑,抽的吓人。”巴尼泼冷水的说道。

  因为以他的经验来看,十之八九的。

  “噢,她十分的正点。”罗宾反驳道。

  “是嘛,挺好的。谢谢你,罗宾。”泰德表示接受罗宾的好意。

  “那你还有其他正点,单身的朋友吗?”巴尼追问道。

  “hell no。”罗宾直接断了巴尼的妄想。

  虽然自己和巴尼是朋友,但不表示自己就要介绍自己朋友给他认识,这无疑于推她的朋友下火山的。

  “.....”巴尼表示很是受伤。

  罗宾直接拨通,正在和约翰一起逛街的佩吉的电话。

  “嗨,罗宾。”

  “佩吉晚上有什么安排吗?要是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去纽约最火的夜店瞧瞧。我手里刚好有它们的邀请函。”

  “应该没什么事吧!听起来蛮有意思的,算我一个,随便带上约翰吧!”

  佩吉想了想的说道,仿佛约翰就是个附赠品似的。

  “当然要带上他呀!你们感情这么深厚的,真是羡慕你们俩。”罗宾调笑的说道。

  “哪有!要不我们不带上他?”佩吉小心翼翼的,低着声音说道,生怕男友会听到似的。

  “别,千万别!泰德和巴尼他们也会去的,不是闺蜜之夜。下次闺蜜之夜的,就不带他们那些男生去!”

  “哦,好吧!原来是这样的,那我们晚上见!”

  “晚上见!”两女挂断电话。

  佩吉泄了口气的,终于放下心来。

  “怎么啦?”约翰疑惑的问道。

  “啊,你怎么走路也没声的,吓我一大跳的!”佩吉翻了一眼白眼的,没好气的说道

  佩吉刚放下心来的,又被约翰吓得砰砰直跳的。

  “嘿嘿,某些人昨晚是不是看恐怖电影吓坏了,疑神疑鬼的!”

  佩吉虽然才智惊人,但她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

  比如她的厨艺,始终如一的一如既往的普通水准,也就能能填饱肚子而已,味道嘛。

  说起来一把心酸一把泪的。

  但到时陪她参加各种烹饪课的约翰,天赋异禀的,很是令人老师们刮目相看,恨不得直接收他为徒。

  奈何“落花无情,流水有意”约翰无意在厨艺这条大路有所建树,故他只是在佩吉,家人和好友面前展示过他不俗的厨艺。

  还有她喜爱看恐怖电影,但速来高冷的她,在生活里感觉让人觉得她无所畏惧。

  事实上,也是如此。

  但就是当她晚上和约翰一起看恐怖电影时,电影恐怖的场景时不时吓得她哇哇叫的,一把躲进约翰的怀里,迟迟不肯露面的。然后又跃跃欲试的,重新观看了起来。

  那模样,让约翰一顿好笑。

  约翰倒是很是享受这种yan福,闻着女友身上的体香味,一股奶香味,感觉起来甜甜的。

  “哼,才不是呢。是罗宾,她邀请我去一家夜店,至于你嘛,看在我面子上,你就算是顺带的吧!”佩吉一股神气的,满是骄傲的说道。

  仿佛昨晚又被吓得哇哇直叫的那人不是她似的。

  “是,是,是。不知道昨晚是谁吓的躲进我怀里的,就像受惊的小猫咪似的!”

  约翰有意无意的调侃起女友来,说完后,直接提起忙满地的袋子飞跑了起来。

  他知道女友等会又要炸毛了。

  “啊,约翰。你给我站住,我要扒了你的皮!”佩吉一脸恶狠狠地说道。

  仿佛誓不罢休似的。

  “小姐,您手上的衣服还未付账?您是刷卡还是.....”

  “......”佩吉刚才被约翰给弄得气急败坏的,忘记付账了。

  “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没留神的给你们造成不便的,很是抱歉。”

  佩吉只能表示很是对不起的,从包包里拿出信用卡来的。

  佩吉倒没有说什么的,这些导购员也是打工的,都挺不容易的。

  虽然这份工作看起光鲜艳丽的,但是有时候她们也会遇到一些脾气很是怪异的顾客们。

  佩吉脸上的怒火很快消失殆尽的,回到了冷艳的状态来。

  毕竟惹得自己生气的罪魁祸首是自己的男友。

  而不是她们这些工作人员。

  于是她只能恶狠狠刷着约翰的黑卡副卡来。

  仿佛能刷光似的,让约翰他直接破产的。

  到时候,自己就包养自己男友的。

  让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的。想到这里,佩吉满脸的笑容。

  心里却是想着回家后,看她自己怎么收拾自己男友的。

  先蒸后炸的,还是先煮后煎的。

  门店的售货员很是客气的说道,作为知名品牌的售货员眼里自然惊人。

  佩吉身上的衣物配饰加起来价值不知几何的,特别是她手上的手链和佩戴的项链。

  虽然没在任何杂志或是新闻里看到过,但看起来就知道价值不菲的。

  这是当然了,佩吉手链和项链上的宝石也是约翰从系统获得的奖励。

  成色和分量很是惊人,成品也是他通过运通银行找到的特殊渠道,找到了几位专为欧洲王室打造珠宝首饰的大师。

  在约翰他的浓浓的诚意(大把的钞票)和宝石的成色下,才答应为约翰打造几件首饰的。

  其中分别送给了奶奶特瑞莎,女友母亲琳达和叔叔吉尔伯特格瑞森。

  上次听说自己叔叔已经恋爱了,对象就是几年前自己见过的莎拉。

  自己叔叔老大不小了,终于开始了新的恋情。

  作为侄子的约翰,直接大手笔的送叔叔财物的话,估计他他也不会接受。

  人家大名鼎鼎的法证学家兼生物学博士,收入自然不菲。

  甚至在德州的时候,他还时不时的询问奶奶特瑞莎经济上是否有困难,可是约翰的父母早就为他建立了数额不菲的信托基金,所以约翰早早的就没有金钱方面上的困扰。

  于是,约翰将几件首饰中的一件送给了自己的未来的婶婶莎拉。

  莎拉受到约翰寄给她的首饰时,很是震惊不已的。

  颇有眼力的她自己知道这件首饰价值不菲的,连忙联系约翰和吉尔伯特。

  在约翰的据理力争之下,约翰表示拒不接受自己送出去的礼物。

  何况这也算是自己的一点小心意,无奈之下莎拉和吉尔伯特接受了这份来自自己侄儿的心意。

  因为约翰送给莎拉的这条项链价值上数百万美刀。

  吉尔伯特的同事兼副手凯瑟琳韦乐斯,她是拉斯维加斯一家大型赌场老板的私生女。

  虽说是私生女的她,但从未有过金钱上的困扰。

  从小见识很是广阔,自然明白常见的,罕见的各种珠宝首饰的价值。

  两人得知项链的价值后,不由啧啧称奇的。

  他们也算是知道原来约翰财力惊人啊。

  出手就是这么大手笔的。

  送出价值数百万的珠宝连眼都不带眨的,很是大气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