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战神家的异能小狂妃 > 第五十章 相斗
 
想让她下跪磕头认错?她宁愿去死!

明明错不在自己,上次跟那刘双妍在那卞霖街发生的冲突,明眼人都知道,是那刘双妍刻意找茬,她是被逼还手的!

却不知那刘双妍回去后怎么向她那侯爷老爹告状的,竟然还倒打一耙说是自己先挑事欺负她,真是岂有此理!

那刘峰珉也是,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全不顾及脸面,逮着她就开打!完全不分青红皂白就拿她撒气,真是够恶心!

陆离气不过,强撑着身子,脚下蓄足了马力冲着刘峰珉就是一脚飞踹,直将他踹出几米远。

那刘峰珉冷不防被她偷袭成功,顿时大怒,心里更是暗自心惊,年纪轻轻有此等功力,若是他日与永宁候府作对,怕是棘手!

此女,必除!

心里如是想着,手上的出招更是狠辣!

拳脚相搏间,刘峰珉招招直取陆离要害。

原本就体力不支,加上刚才那一脚已使出了全力,这下她哪还有力气反抗?只得使出了吃奶的劲格挡住他的杀招,饶是如此,胸口还是重重挨了他几拳。

“噗!”

一口口鲜血从她口中喷出,陆离直觉头晕眼花,胸口更是巨痛无比。

这老匹夫,当真狠毒!

一旁一直胆战心惊盯着两人过招的陆鹤青,见到陆离吐血的刹那眼里闪过不忍,终究是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到这步田地,也是他这做父亲的无能!

“刘峰珉!你当真要下此狠手?”

再怎么说刘芝是他二夫人,往日里见着,这永宁候还得称自己一声姐夫!此刻对着一个后辈如此狠毒,这等恶毒行径,当真是闻所未闻!

就这样一个莽撞老匹夫,居然还是皇上亲封的侯爷,真是没天理!

见着刘峰珉一心要为难陆离,对他一个眼神都不给,陆鹤青更是气得脸色铁青。

此前他就已知晓刘峰珉来此的目的,只是碍于两府间的颜面,一直对他好言好语劝着,他心里清楚刘峰珉的目的,说什么陆离当街欺她女儿,特地来此讨说法那都是幌子罢了!无非就是对他之前处理刘芝的事心存怨恨,这才伺机上门对他陆相府施压罢了!

可他原想着,陆离不过一介女流,量他也不敢真下死手,左右教训两句,再逼她认个错,这事也就了了,哪里知道,他竟真敢当着他的面对陆离出手!

若真让他得逞,自己岂不颜面扫地!陆离虽不是什么受宠小姐,可好歹是他陆鹤青的女儿,被人在眼皮子底下欺负,他是看不下去的!

“刘峰珉!你不要欺人太甚,这里是陆相府,不是你胡搅蛮缠的地方!”

“哼,若非你这女儿太过目中无人,本候又何苦亲自上门!”

想来也是自己这些年消停了,这陆鹤青便觉着无甚要紧了是么!如今连他女儿也敢欺到他侯府,真是可恶至极!心里越想越气,刘峰珉手上对付陆离的动作更是狠了,见她明显开始招架吃力了,他心里一阵舒坦,不给她点颜色尝尝,她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今日,他就让她见识见识,得罪他永宁侯的下场!

脚下一顿,他再次朝陆离一拳轰出,瞬间一道巨大的拳影直冲陆离,那霸道内劲强势又彪悍,震得她五脏六腑差点移位。

还未等到那拳头到来,陆离已经被那拳风震得眼冒金星,连带着又吐了好几口血,心里也是无比绝望,这刘峰珉,看着无耻,武功却是没法挑剔,除去那霸道内力,单那拳脚功夫就已是不凡!

只是如此威猛之人,怎就那么不便是非,仗势欺人?堂堂侯爷,竟像个市井小人一般,当真可恨!

若这天底下都是刘峰珉一样仗势欺人的小人,那这异世,她不待也罢!

眼看那强势的拳头带着刚劲的拳风已挥至面门,陆离大骇之下双眼紧闭,几个回合下来她已经精疲力尽了,再无法迎战,是以心里已存了壮烈赴死的决心。

可她闭着眼睛左等右等,也没等来那预想中的致命一击,心下纳闷间,她撩开眼缝偷偷一瞧,见着此刻挡在自己身前的人时,陆离心里突然漏跳了半拍!

“景,景羿?”

怎么会是他!

正当她疑惑间,身前的景羿眯眼看向对面堪堪停住的刘峰珉,脸上满是森然之气,“不知侯爷这是在做什么?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对一个女流之辈下此狠手,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一见来人是景羿,刘峰珉眉峰突皱,“我道是谁,原来是羿王~怎么,如今离了那一位,你这眼光竟是如此低俗了么?如此袒护此女,难不成是对她有意?”

除了情爱,他可想不出那景羿有何理由阻拦他!

提到那一位,景羿心里微微不适,陈年往事,也真难为他还记得!此人猖狂自此,不过是仗着从前在军中威望,及陛下亲封的侯位而已,若论实力,量他也不是自己对手!只是为此大动干戈,倒也不必。

是以他本着大事化了小事化无的原则,对他好言相劝,“侯爷既为一府之主,自该为人之典范,何苦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动手?”

不管是何恩怨,两个名门望族,这么剑拔弩张的可不像话~何况只是小女儿间的琐事,为这伤了两府和气,大可不必~

陆相府虽不是什么皇亲国戚,可好歹也是朝中一品大员的府邸,刘峰珉如此闹法,看着却是猖狂至极了。

只是那刘峰珉却并不买他的帐,伤了和气又如何,他永宁候府,难不成还能怕了陆相府?笑话!

“哼,怪就怪此女太过目中无人,敢挑衅我永宁侯府,这就是代价!”

“侯爷此言差矣,女儿家的小打小闹,何来挑衅一说!那日街上阿离与刘小姐的事老臣已然知晓,若说挑衅,也该是另千金挑事在先!”

陆鹤青自始至终站在一旁,两眼恨恨瞪着那一脸狂傲的刘峰珉,若不是自己不会武功,这会儿哪里轮得到他在这颐指气使!

陆离跟那刘双妍的冲突,他可不认为是陆离的错!

那刘双妍是个什么脾性,他之前可早有耳闻,那活脱脱就是一个刘峰珉翻版,是个惯会仗势欺人的主!陆离在她面前不曾吃亏,倒是让他另眼相看了!不但不觉陆离有错,反倒觉得扬眉吐气了一把,往日里碍着永宁侯府的势力,他可不知忍气吞声了多久!陆离有勇气跟他对着干,那是正中了自己下怀!

只是平日里那永宁候府都是蛮横惯了的,哪里受得了这气?

尤其刘锋珉是极其护短的,女儿在陆离手里吃了亏,哪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哼,小打小闹?本候可不认为!今日你陆相府若不给个说法,这事儿可过不去!”

“给说法?真是可笑!”

陆离抬手抹了把嘴边的血,身子忽然站得笔挺,挑事的人有恃无恐,受了欺负的人反倒还要被逼着给说法?

到底是这世道变了,还是这刘峰珉以为他能无法无天?

拖着沉重的身子往前走了几步,正想跟他再理论几句,前头的景羿忽然往她身前移了寸步,手往旁边一挡,正巧堵住了陆离的去路,“好生待着,别逞强!”

伤成这样了还不消停,当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

这女人有时看着聪明,可冲动起来的时候,脾气也是拧的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气节他欣赏,可看到她伤痕累累站在那,他心里很是不忍。

这刘峰珉可是久经沙场的人物,哪里是陆离这等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可比的!

这种节骨眼上还跟他硬钢,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眼见着陆离还是气不过,再次想着上前跟他对峙,景羿忙一把扯住,“你不要命了?”

“是他欺人太甚!”

陆离扯着景羿的手试图挣脱,奈何景羿扯紧了她的手,两人僵持了须臾,陆离的手仍是被他稳稳扣住纹丝未动。心下无奈,她只得咬牙切齿瞪着对面那个依然无比嚣张的刘峰珉,恨不能直接上前撕了他!

要不是此刻人太多,她早就一个闪电直接给他电傻了,哪里还能等到他在这里猖狂!

“你拦着我,莫不是想看我死?他铁了心要我的命,若我当真不还手,今日只有死路一条!”

搞不懂为什么景羿今日如此多管闲事!她的死活,与他何干!

听着她气呼呼的语气,景羿眉心轻皱,若他当真想她死,何苦特地跑来帮她?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

心里气闷,却也只得忍着,她受伤了,不宜动怒。

“安心,有本王在,他不敢。”

论武功,那刘峰珉不是他对手,论权势地位,他一国王爷的身份更是压他一筹。

今日若他想动陆离,可得过了他这关~

他不着痕迹拍了拍她的手,力度不轻不重隐隐带着安抚,这让陆离奇迹般地感受到了安心,那挣扎着的双手也缓缓放松。

既然有个王爷在,想来那刘峰珉也不敢太放肆,她就暂且收敛些吧~

只是陆离难得静下来,有人却见不得她安生。

“怎么,教训你几招还不乐意?本候劝你还是早些跪地求饶,既是羿王相帮,今日我便卖他这个人情,只需你跪地认个错,我便既往不咎,否则,你可当心你的小命!”

这南阳国他自可横着走,可眼前这位王爷,却是年少成名直接取代了他帅位的战神!若只是小小将军他尚可一争,可如今他是陛下亲封的王爷,不管是实力还是势力,都不是他一个过气将军可比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