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重生后和男主叔叔联姻了 > 第177章 番外四(中)
 
程晟第一次听到, 有人说要把别人请的饭,攒到下次吃。

这不就是再请一次的意思吗?

“当然行。”程晟笑眯眯,“齐哥你分几次吃都行!”

齐澄吃的速度缓了下来,看看周遭, 别人吃相都很优雅, 还在腿上放块餐巾。

吃人的嘴短, 齐澄饱餐后擦擦嘴, 看着对面满脸诚恳的地主家傻儿子,舒服的开口。

“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学啊?”

“我看了手机, 上面说成人本科每年只能考一次, 八月报名, 在十月份考。”程晟有点紧张, “现在已经过了今年的报名时间, 我只能考明年的。”

齐澄挑眉,还做功课了?

孺子可教啊!

“但是我基础特别不好。”程晟心虚低头,“一年看起来多,其实时间很紧的。”

“你放心。”齐澄大方摆手, “有我在,督促你考个成人本科, 完全不是问题!”

“真的吗?”程晟两眼放光。

“当然也有前提条件。”齐澄招手,让程晟靠近一点。

程晟凑过去,注视着眼前男生深褐色的眼睛, 灵动又好看。

“你得听话,懂不懂?”齐澄压低声音, 开口间气息扑在程晟脸上,程晟眨了眨眼睛,感觉脸上有点痒。

“我让你做题, 你就得做,让你背单词,你就得一个字母不落的给我背。”齐澄有给亲戚家孩子辅导功课的经验。

“如果你不听话,偷懒,就别怪我给你长记性。”

“长,长记性?”程晟巴巴看着齐澄。

“打你手心,罚站或者其他惩罚。”齐澄很严肃,“如果我对你心软,那你就会考不上。”

程晟盯着眼前的男生,咽了咽唾沫。

他……有点凶啊。

看着程晟怂怂的模样,齐澄脑子里飞快运转,是不是说太狠了?兼职不能丢啊!

程晟刚想开口,只见对面一脸严肃的男生,突然粲然一笑。

“瞧把你给吓的。”齐澄笑起来,“打手心什么的,都是教育孩子的,你这么大了,我怎么可能还用这套惩罚你。”

程晟微微松了一口气。

“对了,你们那市场价时薪多少啊?”齐澄装作不在意的询问,随手拿起旁边的冰镇青柠汁,一口下去,嘴里的肉味立即被冲淡不晒少。

“三,三百?”程晟底气不足的开口。

齐澄喝饮料的动作顿了顿,努力控制好激动到颤-抖的手,把饮料杯放到桌上。

要知道,现在的大学生,可是最最便宜的劳动力!

齐澄之前缺钱的时候,打了不止一份工,发传单,七十块钱一天,至少要工作三个小时以上,太阳那么晒,还有人不时盯着;扮人偶,一天八个小时,也才一百多块钱,人偶服里又闷又热,还时不时有熊孩子来推一把,踩一脚。

三百块钱,还是时薪!

齐澄做梦都不敢做这么大的!

“是不是有点少?”程晟有些不好意思,“我现在没什么钱,要不我把我一辆车卖了……”

“别别别!”齐澄连忙开口,制止眼前的冤大头。

“时薪三百,对大学生来说,已经很高了。”齐澄说实话,“我只是监督,帮助你学习而已,就这个价,不用再说了。”

“谢谢!”程晟满眼感激,“等我考上之后,我一定给你发个大红包!”

齐澄虚情假意的摆手,像是过年拒绝亲戚红包一般,笑的有些合不拢嘴。

“不如现在你就把你的喜好,和日常生活习惯,给我说一说。”齐澄美滋滋拿出手机,三百块钱时薪,不敬业都不行!

“我平常喜欢看车展,买车,以前喜欢去夜店玩,现在我想戒了。”程晟双手按着膝盖,认认真真回答。

“我还喜欢旅游,玩游戏,看美女。”

齐澄忍住笑,“交女朋友了吗?”

“交过,但是她看我开的那家酒吧经营不善,就和我分了。”程晟低头。

“你还开酒吧?”齐澄有点没法想象这些富二代的生活。

“开了好几年。”程晟拿出手机,调出相册里的照片。

酒吧装修的还挺有风格,齐澄一张张翻看照片,里面真可谓纸醉金迷灯红酒绿。

齐澄有点点酸,“那你赚的应该不少啊。”

“实话实说,没有赚。”程晟羞愧低头,“我的朋友都是给免单的,有好几场玩的起兴,就消费全包了。前段时间我爸把我钱扣住,我现在连店面租金都快交不起了。”

齐澄心中五味杂陈。

“既然一直都不赚,为什么不关了?”

“那好歹是我做出的一点点成绩。”程晟头越发的低,“还有,在酒吧,他们都叫我老板。”

看来是这一声声“老板”,让这傻子迷失了心智。

齐澄忍不住发笑,这家伙还真是人傻钱多。

“是不是很可笑?”程晟抬头,有些自卑的看着齐澄。

齐澄本来想安慰程晟,反正他有家底,那些钱随便怎么糟贱,但转念一想,今时不同往日,如果再任由他这样下去,保不准往后,连自己的工资都发不出来。

“确实很可笑。”齐澄正色。

程晟满眼都写着难过。

“你创业,开酒吧这件事不可笑。可笑的是你因为那几声“老板”,一直赔钱还不知道及时止损。”齐澄索性起身,坐到程晟旁边。

“酒吧的事,绝对会让你分神不说,只要有那个酒吧在,你就会时不时的想过去,过去能不喝几杯吗,都喝了几杯,还差那一晚吗?”

齐澄语重心长,“听我一句劝,你本来自制力就差,要是那个酒店长期开着,你的学习之旅,绝对是困难重重。”

程晟转头,看着认真劝自己的齐澄,心中也开始动摇。

“像我们这种,不是特别聪明的,一次能干好一件事,真的已经很不容易。”齐澄放缓声音,“你要想专心致志学习,就排除其他干扰,好吗?”

程晟盯着齐澄的侧脸,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就点了点头。

“对嘛,这才聪明。”齐澄笑容灿烂,抬手摸摸程晟脑袋,“你想想你考完之后,再去开店也不是不行,你还能积累点知识,下次开店肯定会更好。”

程晟有点不好意思,被齐澄摸了脑袋,脸也有些不自在的发红。

程晟给齐澄列了一张单子,是他一天的日常。

中午十一点起床,吃饭之后就是玩游戏,玩到吃下午饭,吃饱后再出去玩,等到晚上三四点才会睡,真正的闲散。

这有点像齐澄梦寐以求的生活。

不为生计发愁,一开口什么都有。

这种富二代,不磨练磨练,可惜了。

“你这日程,很不健康啊。”齐澄摸摸下巴,“睡这么晚,头发不掉吗?”

程晟低头,让齐澄看自己的头发。

齐澄薅了一把,竟然就掉了一根,第二次薅,已经不掉了。

这不科学啊。

“你这都没有锻炼的时间,会胖的。”齐澄眼睛一动。

程晟二话不说,一手握住齐澄手腕,就往上摸。

“你干什么!”齐澄有些惊恐的缩手。

三百块钱,就要被潜-规则了吗!

程晟偷偷看了眼周围,悄悄撩起衣服下面,让齐澄低头看。

齐澄看着眼前的六块腹肌,眉头忍不住蹙起。

这傻子皮肤还挺白,像奶油似的,竟然还有腹肌!

简直没道理啊!

“行吧。”齐澄帮程晟把衣服拉下去,这大庭广众的,别秀了。

“看来你已经习惯这种生活规律,不过以后还是要稍微调整一下,比如早晨早起一个小时,先学习一段时间,再玩玩游戏也可以。”

齐澄自己也沉迷游戏,知道一下子戒游戏很难。

“我可以玩吗?”程晟眼睛都亮了。

“当然可以适当放松,不过以后晚上,不许出去,你要好好学习。”齐澄严厉起来。

“那……今天晚上,能最后玩一会吗?”程晟看了眼时间,有些可怜巴巴。

“也行。”齐澄点头,“我从明天开始督促你,今天可以适当放纵。”

程晟一听,顿时笑的露出小虎牙,拉起齐澄就往外跑。

“你去夜店,拉我干什么,我可不去。”齐澄甩开程程晟的手,眉头微蹙。

“不去夜店,旁边那有个游戏厅。”程晟兴高采烈,“齐哥,你陪我玩游戏呗!”

齐澄抬头,琢磨一下,游戏厅,自己小时候也常去玩。

“行,就陪你玩一会。”

“谢谢齐哥。”程晟好开心,“晚上我开车送你回学校。”

“我那十一点关宿舍门哦。”齐澄被程晟拉着走,看着程晟后脑勺上那个旋,心道这孩子还真是爱玩。

游戏厅中音乐声很大,程晟熟练的来到前台,朝收银招了招手。

“程哥,今天带朋友过来玩啊?”收银员看了一眼齐澄,穿的平常,不是熟面孔。

“把我这个存的全拿出来。”程晟开心的看了一眼齐澄。

“全拿吗?”前台有些诧异。

“全拿。”程晟挥手。

齐澄跟着程晟,本以为他会买些游戏币出来玩,万万没想到,现在还有存币的说法,看着程晟高高兴兴的拿来四塑料盒游戏币,齐澄还有点懵。

程晟把叠起来的两盒游戏币给齐澄,放大声音,“我把币全取出来了,以后晚上我听你的话,不出来玩了!”

音乐声太大,齐澄凑过去,靠近程晟才听到他说的是什么。

“齐哥,一起玩!”程晟在前面开路,齐澄拿着两塑料盒满当当的游戏币,忍不住有些感叹。

一枚游戏币一块钱,这两塑料盒,可能都上千。

自己一月的生活费,不过是人家玩一会的消费。

这羊毛,不薅都对不起自己。

看着游戏厅里各种没见过的游戏设备,齐澄跟着程晟后面,看他玩。

这家伙乐的跟个傻子一样,推币机都能玩好一会,看到掉下来的游戏币,还高高兴兴的在齐澄面前炫耀。

齐澄在一边看的清楚,这傻子投进去的,是掉下来游戏币的两倍多。

“这个是双人的!”程晟拉着齐澄,到一vr射击游戏机前。

程晟帮齐澄戴上vr眼镜,齐澄握着手柄,看突然扑来的丧尸,吓的差点骂娘。

齐澄还是头一次玩vr游戏,一回生,二回就熟了起来,握着手柄无比嚣张,在前面一枪一个。

连玩几局,程晟拉着齐澄到另一个游戏机前,齐澄也渐渐放开了玩,等到两人玩的精疲力尽,塑料盒里还剩近百枚游戏币。

齐澄还是在游戏厅头一次玩到累,颠了颠手里的塑料盒,听着游戏币在塑料盒里发出的“哗啦”声,隐约给了齐澄一种,自己很有钱的错觉。

“齐哥,那里有diy做冰激凌的机子。”程晟拉着齐澄过去,投币进去,齐澄和程晟在冰激凌机前,像两个活宝,讨论着在冰激凌口味,在上撒什么配料。

“奥利奥碎!”齐澄举手。

“巧克力粉,果仁碎超香!”程晟两眼发亮。

“都好吃!”齐澄给予肯定。

两人最后拿着三个冰激凌走过去,看着还剩几十个币,齐澄在抓娃娃机前停住脚步。

“齐哥你要抓吗?”程晟看看抓娃娃机里毛绒绒的玩-偶。

“想当年,我可是把抓娃娃机老板都抓到做噩梦的。”齐澄把自己手里的冰激凌塞给程晟,“看着,我给抓回本!”

齐澄投下两枚币,看着娃娃机里的毛绒彩虹独角兽,快速锁定目标,手下操纵杆不停的动,准确无误的抓到一只独角兽上面。

爪勾带着独角兽移动,还没到洞口,爪子松松垮垮的,独角兽掉了下来。

“嗯?”齐澄来劲了,“这爪子也太松了吧!”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现在这些人,越来越过份了!

“齐哥,来口冰激凌。”程晟把齐澄的冰激凌递到他嘴边。

齐澄歪头咬了一口,继续盯着刚刚的彩虹独角兽。

两个币又两个币,齐澄抓了至少有二十次,独角兽身上的毛都被爪的凌乱,可还是没抓出来。

齐澄深吸一口气,“这个圆滚滚的,不好抓,咱们再换一个。”

来到毛绒熊面前,齐澄一爪接着一爪,有一次差点把熊抓出来,可熊掉在出口上方,卡在那里一动不动。

眼看塑料盒里没剩几个游戏币,齐澄被气的直翻白眼。

“齐哥加油!马上就出来了!”程晟异常激动。

齐澄深呼吸,屏息凝神,空爪想要把熊砸下来,这一爪,成功把熊砸到了出口,齐澄立即蹲下,把熊给掏了出来。

抱着毛绒熊,齐澄感觉到了圆满,感觉游戏厅中的灯光,都照到了自己身上。

“还剩三个币。”齐澄满足的把盒子递给程晟,“要不你收-藏下?”

“用了吧,留着会让我心痒。”程晟把吃剩下最后半个冰激凌递给齐澄,找到彩虹独角兽的机子,投入两个币,对准齐澄刚刚抓不不到的独角兽,在独角兽左边,晃动爪,熟练的拍下按钮。

爪子刚好被甩到独角兽身上,齐澄抱着自己的熊,看爪子抓起自己怎么也抓不出来的独角兽,来到出口上方,一松爪,独角兽掉了下来。

齐澄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凝固。

程晟把彩虹独角兽拿出来,放在齐澄怀里。

齐澄吃了一口手里的冰激凌,整个人有些懵。

真的假的,自己抓了二十来次,他一次搞定?

听说抓娃娃机每抓多少次,会有一次强力爪,几乎必中,难道让他给碰上了?

程晟看了一眼齐澄吃自己的冰激凌,眨了眨眼,没有说话。捏着最后一枚币,到小抓娃娃机前。

这里放的都是些小东西,抓一次只需要一枚币。

“齐哥,你想要哪个?”

齐澄上前,心底酸溜溜的,看着机子里的小玩意,指了指最不好抓的一个手机挂饰,像个小狐狸尾巴。

齐澄恶狠狠咬着冰激凌。

这你要是能抓出来,我喊你爸爸!

程晟盯着小狐狸尾巴,手里握着操纵杆,开始甩爪,看准时机,拍下按钮。

齐澄看着爪子一点点抬起,明显是没抓到,不由得松了口气。

紧接着,只见缓缓上升的爪子,一根爪上套上了小狐狸尾巴挂饰的挂线,就这样晃晃悠悠的,把小挂饰吊了起来。

程晟屏住呼吸,齐澄紧张的咬着冰激凌最后一截,眼睁睁看着,爪子上的挂饰坚持到了出口上方。

随着爪子松开,狐狸尾巴挂饰掉了下来,程晟激动的转身看向齐澄,齐澄捏着手里的毛绒绒,“嗷嗷”的叫了出来!

兄弟牛掰!

程晟高兴的直跳,把狐狸尾巴挂饰从游戏机里拿出来,兴奋的晃动。

齐澄二话不说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程晟把小挂饰穿了上去。

虽然是人造毛,但是摸起来很顺滑,齐澄和程晟高兴的对视,两个人眼中,都是满满的喜悦。

作者有话要说:  抓娃娃机,毛桃属于一次都没抓上来过的桃_(:3」∠)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