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亿万官宣啦[娱乐圈] > 第61章 官宣
 
一年后。

片场人潮涌动, 奋勇不至。场务和导演及女编导站一起,探讨最后收尾的杀青工作。

眼下拍的是部古偶剧,当时公布定妆照时穿的襦裙, 即服道化惊艳了广大粉丝,纷纷喊话期待, 是她们心中的女主角。

杀青结束,白艺抱着捧花, 对镜头比耶, 笑得温婉大方。

正准备离开,被导演喊住:“白白,待会杀青宴记得来,主演必不能缺席啊!”

白艺抿唇,想拒绝, 又不想让他们知道那个理由, 目前没打算公开。

旁边的韩晴拍拍她的肩膀, 给了她个放心的眼神:看姐的。

白艺眼睁睁看着他们二人走到角落, 低头探讨着什么。蓦然对上导演转头回看她,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

她内心隐隐涌起不好的预感, 没降,反倒愈演愈烈。

等韩晴他们回来, 导演全身上下肉眼可见地飘着“理解”二字。

让人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白艺蹙眉, 看了眼韩姐, 有些奇怪。

导演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门, 露出了然的微笑:“我懂,待会记着替我和妄神问个好。”

那尊大佛是难以见着,合作看样子是难, 不过主题曲倒是或许可以试试?

……

保姆车内,白艺安稳往后一靠,车厢内寂静的不行。

司机大叔突然紧急刹车,也许是开到了凸起的石头块那,或是红绿灯。

整个车子毫无预料的上下晃动了瞬,幅度过大,顺带着人也都跟着抖了三抖。

曲倪立刻紧张的靠近,手抓住白艺的皓臂,让女人小心些,至于她为何如此担心。

是因为白艺前一周刚被检查出怀有身孕,不长,才一个月。

正是需要小心保护的时候。

最近这段日子,白艺一年半前和谢妄拍的be剧《延续往日》播出,得到观众非同一般的反响,目前播放量占据微光视频榜一。

粉丝纷纷留评:

[简直是在玻璃渣里找糖吃,啊啊幸好现实他俩szd!这就代表咱们糖没白磕!]

[剧内心肌梗塞,剧外心肺复苏。唯一让我心里慰藉的是,微博内细节糖真多(满足脸)]

[这让人严重怀疑这小夫妻是故意的!甜死我了呜。]

[期待结局,二位真的不再共同出现一档综艺吗!想看亿万真人撒狗粮。]

[顶顶楼上,然后过几年生了小宝宝再三个人一起上(期待眼:d]

……

谢母谢父也化身为追剧机,想着白艺多少能剧透些啥,隔三差五问一遭。

包里传来的震动声打断了白艺的思绪,她掏出手机接起。男人温柔清越的嗓音隔着话筒一字不落传来:“杀青了?”

白艺头靠着车窗嗯了声,随即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忽而她弯起唇,郑重喊他:“谢妄。”

因为这部剧,他们二人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

现在回想起来,上次见面还是在一个月以前,谢妄忙完工作,挤出时间来探班,说起来,刚好是让她怀孕的那天。

“嗯?”谢妄声线微顿,翻阅纸的声音停住,懒懒问:“怎么了?”

“是个超级好的消息噢!”女人语调轻快。

闻言,谢妄眉梢扬起,被她所感染,喉间漫出些笑:“行,好消息——”

“在家等你。”最后几字男人咬字刻意加重,带着不明意味。



下了飞机,抵达北城。

白艺压低帽檐,扯高口罩,跟着韩晴走vip通道,一路畅通到坐上车。

时隔一个月,即将见到谢妄,心也跟着起飞一般,久久未落回原位。

她偏头看向窗外,小手温柔地摸了摸肚子,在想——

谢妄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

许是想的有些久,待她回神时,车眨眼间便到了住宅门口。

白艺下车,接过女人帮忙从后备箱提出来的行李箱。

韩晴皱眉问:“真不用送?”

白艺摇头,指尖摁了按钮,伸高拉杆:“坐电梯而已。”

“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啊!平时干什么都注意些,……知道吗?”韩晴仔细嘱托道。

白艺应声:“知道啦。”

出了电梯,拉着行李箱来到门外,白艺摁下指纹。

“叮——”

门从里头打开。

白艺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男人抱入怀中,淡淡的青柠味涌入鼻尖,是好闻又让人上瘾的那种。

房内一片昏暗,没开灯。

只能凭借着过道内的光亮,依稀侧眸瞧清谢妄俊美的脸庞。

白艺张开双臂回揽住男人,她好想他,虽然每天雷打不动的视频,但是摸不着,只抵挡了一点点的想念而已。

二人就这么抱了会,待松开已经是很久之后。

谢妄推着行李箱往房间里挪,帮忙把东西往里装,顺嘴问:“最近还有什么戏在拍,或者是准备拍的?”

白艺安稳地坐在床上,摇头:“都没了。”

闻言,男人诧异瞧着她:“都没了?”

白艺笑着说:“就接了些商业合作活动和代言。”

谢妄声音柔下:“知道劳逸结合了?”

“没办法,为了它更好的成长。”

“?”

见他没懂,白艺走到男人身前,抓起他的手就往自己肚子里放,她杏眸亮晶晶公布喜讯:“老公,我怀孕了!”

谢妄浑身挺直,手僵硬地在女人肚子那停了数秒。脑中就如炸裂了烟花,璀璨夺目,一时听不清外界声响。

他缓慢偏头,眼睫疯狂颤动:“你说……什么?”

白艺掐了把他的脸,很大声的又重复一遍:“我怀孕了!谢妄!你听到了吗!”

“我要当爸爸了!”

“是!”她笑着点头。

“我要有女儿了!”

白艺笑意僵在脸上:“不一定。”

“嗯,儿子也行。”谢妄颤着手,不敢再碰肚子,生怕磕着碰着她哪,连忙扶着女人坐下。

白艺弯唇:“我才一个月。”

“嗯。”男人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突然不知该干些什么。

好半晌,他才想起来问:“吃了吗?”

“还没。”

“那我去给你煮点吃的,你乖乖躺着。”谢妄低声道。

她说:“好。”

……

后来,没几天被谢母知道,一大早来了他们二人的家,说来看看。

谢母摸了摸还没变化的肚子,眉眼柔和:“等到时候肚子再大些,白白搬来谢宅好不好。”

“阿妄他还不懂你需要什么,你也没经验,让妈来照顾你,怀孕期间得多补补。”

白艺弯眸答应:“好,谢谢妈。”

谢妄对此没多说,反倒放下了心,第一胎他要学的还很多,有他妈在,确实会安心不少。

到了孕期第三个月,白艺的孕吐尤为明显,面色苍白,四肢有些无力地抱着垃圾桶。

谢妄连忙从桌上拿了话梅递到白艺嘴边,掌心拍了拍她的肩膀帮着稍稍缓解难受,眼里带着心疼:“真的没事吗?”

白艺含着话梅,感觉好了不少,她头靠到男人宽肩上:“没事。”

有些困的打了个哈欠,闭上正打架的眼皮,她最近真的很嗜睡,女人迷迷糊糊地想着。



时间快速掠过,转眼到了孕期八月的时候,白艺肚子大了很多,有时半夜睡觉会因为脚抽筋疼醒。

往往这时,谢妄会下意地起身帮她摁着放松,是动作做久了,而形成的肌肉反应。

白艺怀孕,谢妄觉睡的比她好少,生怕哪里没照顾好。

有时,白艺起来上个厕所都能惊动男人,他的觉直接浅了不少。

白艺指尖落到谢妄的俊脸上,轻轻地拂过黑眼圈,她很轻的叹气:“辛苦了,阿妄。”

谢妄这副模样看的谢母直直感慨,是真没想到,她的儿子能做的这么好,毕竟扪心自问,能做到这样的男人可谓是少之又少。



九月,临近预产期。

对此,白艺只是稍有些紧张和兴奋,便无再其他。因为谢妄把她照顾的太好,除了不可避免的孕吐,和有些想起却吃不了的食物外。

和平时没啥不同,只不过偶尔挺着大肚子走路,怪累的。

现在,白艺时不时就放谢妄的歌,用来做胎教,她想让宝宝打从娘胎里,听到的第一首歌就是他(她)爸爸的。

而且,她能感受到!宝宝是喜欢的!

这天,窗外的天气很晴朗,白艺舒服地瘫在沙发上,耳边播放的是谢妄的歌。

男人清越好听的音色伴着舒缓的伴奏声,在空气中阵阵飘过。

忽地,白艺察觉到什么,她低头看了看,有些不敢置信地贴近手。忽地感知到隔着肚皮,触到了宝宝小小的脚印。

她捂着嘴激动的喊谢妄,想让他也来一起见证。

谢妄突然听见声响,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胡子刮到一半就直接跑了过来:“怎么了老婆?”

白艺抬眼,被逗笑:“我只是想让你感受一下宝宝的小脚丫。”

男人疑惑的嗯了声,视线下移。

白艺带着他的手贴着肚皮,自己刚刚放的位置,语调雀跃:“宝宝刚刚动了下。”

闻言,谢妄认真地垂下眼睑,安静等着。

一秒,五秒,一分钟过去。

白艺有些丧气:“宝宝可能累了。”

谢妄另只手揉了揉女人的小脑袋,嗓音透着笑:“嗯,她还小。”

当正想收回手时,肚子里的宝宝又轻轻的动了动小脚丫,白艺握住男人的手:“阿妄,你感受到了吗!”

谢妄喉结上下滚动,眼底一片温柔,很轻的说:“感受到了,宝宝在动。”

……

到了分娩那天,是白艺羊水突然破了,幸好离医院不远,也就几分钟的路程。

在门口等待时,无疑是最倍受煎熬的,谢妄视线直直地盯着前方的字样,修长的指骨攥紧。

十个小时转瞬即逝,里头还是毫无动静,谢妄喉咙干涩,艰难的偏头问他妈:“怎么还没好。”

谢母心里头的担心不亚于他,但不能表现出来,只是说:“快了快了。”

谢乐芋不断吸气呼气:“好漫长。”

又过了两三个小时,谢妄手握的更紧,只要一想起白艺在里边疼了这么久,心里就抽疼,平时她姨妈都受不住的人……

他想:一定会平安的,不管大小。

冗长的安静过后,里头忽地传出哭声,眼前的门缓缓打开。

出来两个护士,她们一人抱一个,笑着说:“母子平安,是龙凤胎,六斤重。谁是孩子家属。”

谢妄径直走去,努力平静声线:“大人在哪。”

护士愣了下:“大概还要十几分钟才能出来,您再等等。”

“嗯,谢谢。”谢妄看了眼宝宝,眉稍蹙了下,真丑。

“小宝贝们~”谢母凑上前,瞥见他的神色有些好笑:“你刚生下来也长这样,过几天长开就好了。”

闻言,谢妄唇角很淡的上翘,目光左右瞧了瞧。这是他俩的孩子,心口无端地软了软。

谢乐芋面容激动,看着小宝宝心有些痒,想抱,但这软乎,又怕伤着哪。

产房的门再次打开,谢妄他们立马围了上前,谢乐芋心疼:“嫂子辛苦了。”

谢母夸奖:“白白真厉害,他们很平安。”

医生护士对这阵仗见怪不怪,随口道了声恭喜。

白艺偏头看向谢妄,笑着勾住他的手:“阿妄,我们的宝宝是不是特别漂亮。”

谢妄指尖轻柔撇开女人微湿的碎发,嗯了声:“很漂亮。”

显然忘了刚刚是谁在嫌弃宝宝丑。

白艺杏眸亮亮的,如被水莹润一般,嗓子有点哑:“那就好。”

谢妄俯下身亲了亲她的额头,声音很沉:“老婆,我爱你。”

他眉梢柔和,带着心疼:“辛苦了。”

白艺弯眸:“不辛苦。”

用他的话来说,荣幸之至。

还有甘之如饴。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宝们,下本《沦陷非难》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