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考研在秦时 > 第四百九十一章 二十四节气惊神指
 
  田猛,上一次你是跟腾龙军团硬拼落了个伤重,这次你直接在地泽二十四大阵中同时打陈胜、吴旷,干脆差点把自己弄下去。你是真的猛!

  陈胜此人不管是武力值还是天赋都是一等一的,原剧情他拿着巨阙一路砍翻七国,最终被盖聂击败关押进噬牙狱,这一关就是十年。

  结果人家十年之后出来,虽然跟盖聂、卫庄还有不少差距,但是比之田虎还是胜过三分。这十年若是不荒废,实力该是能再上一个阶梯的。

  而田猛被评价是,“据说不在陈胜之下”,emmm……

  陆言查看着田猛如今的伤势,看得出来他原本受伤并没有如此严重,但是中途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长途跋涉之下伤势恶化了。

  “白凤,你迅速去农业研究所把朱家给请过来。田猛体内还有农家剑气、武功的残留,凭借朱家对人体的研究还有农家武学的造诣,才有治愈田猛的希望。”

  白凤点头飞速消失,陆言这才看向了一直站在旁边的墨鸦和鹦歌。

  鹦歌单膝跪地低头请罪:“大人,楚国分部覆灭,首要责任在我,我低估了田光对农家的出手速度,还有朱仲的死——”

  陆言打断道:“事情已经这样,追究责任的事,放在救治伤员之后再议。”

  “是,大人……这是焰灵姬转交的东西。”鹦歌双手捧出那支簪子递上来。

  “一根发簪?”陆言接过来握在手中,一股温热从手心传出,他咦了一声,将心神好好凝聚在发簪上。

  这根发簪凝聚了焰灵姬从最开始到现在,以内力涵养的全过程,境界的进步也在其中深深地展现。

  他感知到对方如今的实力赞叹道:“原来如此,真是高深的内力境界,这些年她的实力已经天翻地覆了。”

  墨鸦则开始汇报他这次楚国之行,“大人,现在楚国的情况是如此如此……”

  从负刍联手氏族,到出逃寿春,再到起兵造反,百越捅刀,农家反戈,熊悍败亡,一系列事件尽数被陆言知晓。

  “这场内乱结束得还是略微快了些,负刍要腾出手去收拾焰灵姬了,有我给她的地图,希望她这支游击队能够安然无恙吧……”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哎呦,许久不曾这么动气,喘死我了……”

  白凤双手将人摆在地上,后退半步,“大人,朱家带到。”

  朱家顶着一张黄色的惊讶脸,抹掉不存在的汗水,看向陆言问道:“国师大人,这火急火燎地做什么呀?”

  “请你救一个人。”陆言将他带到重伤昏迷的田猛榻前。

  朱家眼睛为之一瞪,震惊道:“这不是,田猛!”

  “我滴个乖乖,这么重的伤势,霸道剑气,萧瑟寒秋,冬灭剑意,春寒料峭……地泽二十四杀阵,田猛怎么会被自己人杀成这样!”

  陆言听得他这么一说,眉头皱起,“以你之见,还有救么?”

  朱家将田猛从头到脚好好端详了一遍,变出一张笑脸,“嘿嘿,国师大人,若是在以前,我肯定说一句妥妥得等死下葬,不过如今可大不一样了。经过国师大人一番提点,我终于是把那套武功完善大成。”

  “嗯?二十四节气惊神指?!”

  “不错,正是二十四节气惊神指。结合农家武学,历经五年在实验田中的实践,还有我对人体不断地研究,这套可以与祖师武学相提并论的武功终于被我创了出来。”

  “自夸的话留到以后吧,先救人。”陆言盯了他一眼之后自觉地退来,把位置让给朱家。

  朱家则看着田猛惨白的一张脸,嘴里嘀咕道:“田猛当家的,以前你可是心心念念要灭了我朱家,统一六堂;没成想,有朝一日,我会亲自出手来救你。”

  “呀啊~哈!”他的内功流转起来,无数根金色的内力丝线连通上田猛的身躯。

  “春寒料峭,这是一招春寒断掌留下的摧朽之力;”

  一根金丝断裂,甩在四周封闭的墙壁,留下轻微腐蚀的痕迹。

  “萧瑟寒秋,这是一道剑意,推测是来自吴旷兄弟大成的寒蝉剑法;”

  又一根金丝断裂,一道剑影闪过,墙壁细微的剑痕冒着冷烟。

  “霸道剑意,这是陈胜兄弟学习兵主长老的剑术,看来同样已经大成;还有,二十四节气惊神指~哈啊啊~”

  朱家猛地吼出声来,全部的金丝染上不同程度的色彩,紧跟着齐刷刷断裂,地泽二十四残留在田猛体内的后患被尽数拔除,密室墙壁瞬间千疮百孔。

  “噗~”朱家本人捂着胸口吐血蹲了下去,“咳咳,一己之力同时催发惊神指,负荷果然还是太大。”

  陆言在他背后哒哒点上两下,将他扶起来问道:“还好么?”

  “不妨事,田猛体内的后患已经被我除去,再找高明的医者医治,只要他自己不想死,应该是能救活的。”

  “谢了,罗网承你一个人情。”

  “唉~田猛跟农家大战,看来这农家分裂成了注定……”朱家悄然地挪动着步子,从陆言的搀扶中走脱,“咳咳,算了,我这个背叛祖宗的小人,没资格说这些……国师大人,人也救了,那我就告辞了。”

  陆言的手停留在虚空,看着矮小佝偻的背影,眼神闪烁。

  半晌,他开口说道:“把这里交给医者,我们走吧。”

  ……

  朱家倾力出手相救,罗网的医者、医药资源都是不缺,田猛被从死亡一线抢救了回来。

  这天,他终于是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嘴唇翕动,“我,没死,呼~这是哪儿……”

  全身被裹得如同粽子,田猛没本事动弹,感知了一下自己的内府,惊讶道:“内伤居然没有很严重,看来陆言给我请了一位神医啊。”

  这时他听到耳边传来一阵柔风,一个清冷的声音蹑手蹑脚就钻进他心里,“你,醒了。”

  “嘶~”田猛忍耐着疼痛,将脖子略微动了一点,眼睛竭力地瞥过去,就看见一张美艳凄惨的脸蛋。

  “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他脑子有些宕机,疯狂地搜寻着记忆。

  这个女人同样是受伤修养,不过看起来她恢复得很不错。她凝视着田猛这张脸,蛾眉一皱,“不知道。”

  空气中充斥着冰冷的寂静。

  田猛感觉内心被小猫挠着,忍不住又开口问:“你也是罗网中人?”

  那个女人沉默了一会,还是给了回应,“不是。”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所有人都被罗网杀了,我醒来就在这里。”

  “你的名字呢?”

  女人咬起嘴唇,脑海中浮现出那时的惨景,声音突然拔高,“衾,我叫衾。”

  “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