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大明修仙聊天群 > 第82章 爹,我有张龙椅很合理吧?
 
第82章 爹,我有张龙椅很合理吧?

“来了就都进来吧!”门里响起老爷子的声音。

朱高炽听到这话,身体不由的一颤,吞了口口水,抬头望向眼前的大殿门口,只觉得像是要羊入虎口。

“太子殿下?皇爷叫你们呢,快进去吧。”刘永诚提醒道。

一旁的朱瞻墡跟三哥朱瞻墉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底的疑惑之色。

从刚才刘永诚说二叔三叔炼制了一张龙椅开始,老爹的神情似乎就不对劲起来。

“啊,嗯,走吧。”朱高炽抬脚上台阶,只感觉眼前紧闭着的大门后面有什么择人而噬的恶龙。

“三哥,爹这情况不对啊。”朱瞻墡暗暗给朱瞻墉传音。

“嗯。”朱瞻墉微微颔首,传音道:“爹似乎对龙椅格外的紧张,我怀疑……”

“老爹也偷偷炼制了一张龙椅?!”朱瞻墡说道。

朱瞻墉沉默了,微微摇头道:“不好说。爹向来谨小慎微,对这方面的事颇为忌讳,应当不会才对……”

“会不会是之前双心跳动时炼制?”朱瞻墡突然道。

炼器、炼丹之法他确实是来京之前才公开到群仓库里,可炼气化神的修士是可以炼制本命法宝的。

一些基础的修仙技能,他们的功法里都是有的。

能让谨小慎微的老爹朱高炽,真的给自己炼了一张龙椅的话,那么只有这一个可能了。

那段时间的老爹,可以说是刚的一批,甚至说出让老爷子退位的话来,给自己炼制一张龙椅还真有可能。

一时间,朱瞻墉也不由的沉默了。

“嘎吱。”武英殿的大门推开,父子三人先后走了进去,依次见礼。

“爹(皇爷爷,二叔三叔)。”

朱瞻墡打量着大殿中的情形,果然就见二叔三叔一脸不服的跪在地上。

好家伙,每个人身旁都放着一张龙椅。

二叔的龙椅稍显霸气一些,两侧扶手是两条双头龙,椅背是一副山河拱大日图,脚踏更为霸气,九龙点将台!

在龙椅旁,还立着一柄纯金长剑,剑鞘上刻‘龙泉’二字。

再看三叔的,也是不见气势,扶手是单头龙,椅背也是山河图,不过却是山河捧月图。

脚踏与二叔一样,九龙点将台!

嗯,在三叔的龙椅旁,同样依靠着一柄宝剑,剑鞘上刻‘倚天’二字!

看着二叔三叔这两张豪华霸气,丝毫不避讳龙椅的宝座,还有那两柄帝王剑,朱瞻墡目瞪口呆。

嗯,抛开其他因素不谈,二叔此前自比李世民,用‘龙泉’剑倒也贴合,这就是二凤的佩剑啊!

三叔善用阴谋狡诈,经常自得谋略出众,给自己配个‘倚天’,显然这是自比曹操了。

看着二人的龙椅,一个日,一个月,合起来就是山河拱日月,正好一个“明”字。

真的,二叔他,哭死有木有?

以憨憨二叔的霸道,竟然愿意给三叔炼制一把山河拱月椅,显然他潜意识里是真想平分江山,不是说说的。

嗯,不管怎么说,二叔这事办的比老爷子敞亮。

朱瞻墡心中一动,看向老爹朱高炽,这才发现他此刻一脸便秘的表情,盯着那两张金闪闪。

唉,看来我猜对了,老爹可能真给自己炼了一张龙椅。

“嗯。”老爷子黑着脸点点头,然后指了指那金闪闪的龙椅和宝剑,道:“都过来看看。”

“看看这两个孽畜干的好事!”

说着,老爷子来到二叔山河拱日椅前,拍了拍,然后拿起那柄龙泉剑“噌”的抽出来。

一道争鸣之声响起,隐隐有龙吟之声环绕。

阳光下,这柄经过灵火,加稀有金属炼制的龙泉剑,发出森寒的剑芒,像是要将阳光劈开一般。

“啊。”老爷子深吸口气,打量着手中宝剑,冷笑道:“龙泉剑啊,哼哼哼……”

“老二,你还真自比李世民啊?”说着,冰冷的眼神凝视着跪在地上,依旧一脸不服气的二叔。

“龙椅打好了,天子剑铸就了,下一步呢?是不是该身披龙袍,弑兄囚父,逼宫篡位了?”

说完,直接一把将长剑狠狠摔在地上。

“咣!”金铁交鸣声响起,让在场几人除了朱瞻墡外,都不由的身躯微微一颤。

朱瞻墡则是一直暗暗观察着老爹朱高炽。

只见他一张宛若加菲猫的胖脸越发的紧皱起来,尤其是眼神,一直盯着那柄龙泉和倚天上来回巡视。

“啧,我倒是好奇了,老爹除了龙椅,还给自己炼了一个什么攻击武器?莫非是一柄天子剑?”

“嗯,看他的模样,显然老爹不光是炼制了一把龙椅,还有一件攻击法宝。而且地位上还要在龙泉和倚天之上,莫非是泰阿?”朱瞻墡好奇了。

天子剑里,能压得住这两个的,也就那些。

“老三。”这时,老爷子拿起朱高燧的剑,冷笑道:“倚天剑啊,这是自比曹孟德了,哼哼哼。”

“你才是最牛的啊,这是把老子当汉献帝了?”说着,突然一摔长剑,怒声道:“伱也配!”

说完,老爷子转身看向自己的太子,然后道:“既然都来了,那就都把你们炼制的法宝拿出来看看。”

“让我这老头子看看,有多少乱臣贼子!”

说着,老爷子看向朱瞻墡,道:“瞻墡不用了,他炼制的那把椅子提前跟我报备过!”

得,接下来安心看热闹就是了。听到老爷子的话,朱瞻墡眯眼笑了。

“我先来吧。”朱瞻墉知道老爹压力大,多给他一点思考的时间。

上前轻轻一挥手,一卷通体玉质的古书出现。

“我是土灵根,修炼的功法名为‘坤元诀’,都是以大地为根基,所以我的本命法宝也与属性契合。”

朱瞻墉说着,脸上露出一抹温和之色,伸出手玉质的古书“哗啦啦”的在手心摊开,道:“我给它取名大明地书,以期有朝一日可记录大明山川。”

啧,不愧是三哥啊,文化人取名就是讲究。朱瞻墡看着那本玉质的流光古书,心中感慨。

看着谦谦君子的朱瞻墉,老爷子脸上也露出一抹笑容,满意点头,道:“好孩子!”说完,脸上的笑脸直接消失,看向朱高炽,道:“到你了。”

一时间,众人都看向朱高炽。

“呼!”知道躲不开了,朱高炽微吸一口气,道:“爹,首先我要为老二老三说句话。”

“如今您老人家踏上修仙路,以后仙寿无疆,这帝位我们自然不敢奢想,我想他们也没别的意思。”

“您看老百姓家的孩子,过家家不也当皇帝吗?”

“何况他们也炼制的不是纯粹的龙椅,只是有些相似而已,其实龙椅也好,天子剑也罢,都是玩闹。”

“他们就图个威风,您不必当真……”

朱高炽说着,突然发现众人都看着他,只感觉气氛有些尴尬,老爷子更是盯着他不发一言。

这时,听到这,本就不服的老二老三也来劲了。

“爹,大哥说的对啊!”憨憨二叔直接道:“我们哥俩能有什么坏心思?不也是为了咱大明吗?”

老三朱高燧附和道:“就是啊爹!”

朱高煦一摊手,又继续道:“你不是说了吗,过了年,开了春,动用修仙者,对北方草原一统,也趁此机会,向天下人公布我大明步入修仙时代吗?”

“您想想,那时候咱爷们一人一张霸气龙椅,高坐于九天之上,俯瞰草原蛮子,一人一剑开天辟地!”

“那场面多威风,多壮观,多长脸?”

老二说着,情绪激动的直接站起了身,手舞足蹈的,老三也是满脸狂热模样。

“就是啊爹,那一幕何等壮观,震撼人心!”

“你们给我闭嘴!”朱棣现在懒得跟这两夯货浪费口舌,他现在就想看看自己的太子给自己准备了什么‘惊喜’?

直觉告诉他,这老大的事比这俩货要大。

“继续说。”朱棣顺势坐在老二的龙椅上,手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的太子。

“爹您知道,我当时双心跳动,真意迷惘,不知天高地厚,这些您也知道……”朱高炽看了自己老爹一眼,气势弱弱道:

“所以爹,我有一张龙椅,很合理吧?”

说着,心中一动,一把样式稍微比老爷子那张霸气了那么一点点的龙椅出现在大殿上。

还真是龙椅!朱瞻墡心里并不惊讶,然后看向老爷子。

嗯,奇怪的是,老爷子却是面色平静,反倒是二叔三叔目瞪口呆,而后对视一眼冷笑。

好你个老大,原来早就不声不响的把龙椅给自己个备好了啊,还说什么不想当太子,当皇帝。

哼,果然伪善狡诈!

“还有呢?别告诉我你只炼制了一张龙椅就完了。”朱棣眯着双眼看着朱高炽,道:

“老二老三都给自己炼了一把天子剑,你身为太子,当时又打算让我退位的情况……”

“哼。”朱棣哼笑一声,只是这笑有些渗人,摸了摸胡子,道:“拿出来吧,给爹瞧瞧,你还给自己备了什么?”

说实话,朱棣是真好奇,一个忤逆犯上,猖狂不知天地为何物的老大,会准备什么东西?

一时间,包括朱瞻墡在内,所有人都好奇了起来。

“……”

两章6千+,诚意满满奉上,求推荐票,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