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大荒剑帝 > 第九百零八章 元夏宫的真相
 
就在罗冠认为夏雪这翻篇的时候,月上中天夜色朦胧时,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头皮一紧,罗冠面露悲怆,以一副慷慨赴死姿态打开门,“……表姐,这么晚有事吗?”
对面夏雪神情严肃,她一双眼眸灼灼,沉声道:“罗冠,我要郑重的告诉你,我有心上人了,早已与他约好将在顶峰相遇,所以无论如何,你我之间都绝无可能。”
罗冠第一个念头是,哪位仁兄如此生猛,竟连眼前女暴龙都敢要,接着就是大喜。
“哎呀,这之前也没听表姐提过啊,能让你看上眼的必是绝世天骄,同辈中翘楚。好好好,表姐放心就是,我很有自知之明,山下癞蛤蟆想吃天鹅,那是神话传说,现实哪有这种事啊。”
见罗冠如释重负,又惊又喜的模样,夏雪眼眸不善,阴沉着脸,“你好像很嫌弃我?”
罗冠嘴角抽了一下,说不可能的是你,我表示识趣之后不高兴的还是你,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善变!
“咳……哪啊,其实弟弟心里老遗憾了,毕竟如表姐你这般几乎完美的女人,绝对的世所罕见,可惜弟弟没这个福分,也只能默默祝福,其实心里面老酸涩了。真的,不信表姐你看,我眼眶都有点红了,里面满满都是遗憾与悲伤啊。”
夏雪盯着看了几眼,冷笑,“还真没看出来,我懒得跟你计较,以前的事烂肚子里,敢说出去半个字,我必让你品尝
一下高阶武夫的铁拳制裁!”
“什么事?表姐你这话说的,小弟很是糊涂啊,我们之间本来就没事啊。”罗冠眨眨眼,一脸严肃。
夏雪点头,“很好,就是这样。”她似乎也松了口气,转身走到八角亭下……确切的说,现在八角亭已经没了,被余波冲击碾碎,只剩余对面残缺的立柱。梅花尽碎、积雪犁开,好在空气中似乎还有,丝丝缕缕梅香涌动。
今夜星月皎皎笼罩着济阳山,夏雪坐在一块石头上,取出一坛元夏宫陈年佳酿。
“坐。”
说话间,一坛酒便丢了过来。
罗冠目不转睛,老老实实落坐旁边,就听夏雪道:“我之前是死了吧?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给我说一说。”
罗冠想了想,道:“表姐气息消失后,你的师尊出现了……唔,模样看不太清楚,但绝对是位大美人,穿着一袭宫装长裙,气质高贵修为深不可测,是她救了你。”
“我师尊来了?也是,她不会放心我一个人,必留了某种手段。”夏雪点点头,似早有预料。
接着她抬头,表情露出几分古怪,“既然我师尊来了,你怎么还能好好的?她脾气可不太好。”
何止不好,简直护短到了极点,若让师尊知晓她为救罗冠,将自身性命搭进去,别管是不是她自愿的,罗冠都绝对要成为被追究的罪魁祸首。
“这个……”罗冠脸色僵了一下,干笑几声,“其实表姐说的夸张
了,你师尊脾气还是很好的,她当时虽然很生气,但也只是想要吓唬我一下,并没真的出手就离开了。”
夏雪不相信,“真的?”
罗冠赶紧点头。
“难道是师尊所说那件事,正在紧要关头,一时分不开身?”夏雪没看出不妥,“大概是你运气好吧,以后若再见了我师尊,一定离远点,她是真的脾气不太好。”
罗冠拱手,“多谢表姐提醒,我记下了。”大概以后,夏雪那位师尊也不会,太想见到他吧?
说完这些,夏雪开始大口喝酒,她很快面色潮红,眼神多出一丝迷离。
这女人在求醉!
罗冠一下就警惕了,之前的意外,是阿大和桑桑胡闹,可千万不能再出现第二次。
控制着喝酒速度,让自身保持清醒状态,倒是对面的夏雪,明显不在意这些,只一个人不断痛饮,一坛喝完又取出一坛。
很快,她就有些醉了。
“罗冠。”
“嗯?表姐请说。”
夏雪提着酒坛,望着头顶星月,又看向狼藉的济阳山,“你想不想知道,为何元夏宫会突然迎来,世外圣地的镇压?”
罗冠:……
如果我说不想,你就可以不说吗?表姐,其实我这个人,求知欲真的不是太强。
一些要命的秘密,您自己留着就好,完全不必跟我分享。
真的,我胆子小!
“那个……原因并不重要,结局是好的就行了,表姐神威无双,料来这次之后,即便世外圣地也不敢,再随
意对元夏宫出手。”罗冠举起酒坛,“来来来,喝酒!”
夏雪很听话,提起酒坛一阵“吨吨吨”,酒水从嘴角洒下,落在胸前高耸处打湿长裙,曲线越发动人,吓的罗冠赶紧挪开眼神。
“不,你说错了,结果虽是好的,但也只是暂时,根源不曾解决,则济阳山永无宁日。”
她望着罗冠,突然道:“还记得上次,也是在这个地方,我跟你说过关于世外圣地,及世外之修的一些事吗?呵!当时本宫与你一样,也认为那些人强则强矣,实际上却是一群可怜虫。”
“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根本就没有,怜悯对方的资格,因为我才是最可怜的那个……不,应该说是我元夏宫,以及历代先祖,都是最悲惨、最可怜且可笑!”
夏雪在笑却湿了眼眶,在星月照耀下,晶莹中蕴含着无尽悲伤。
罗冠沉默一下,肃容道:“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夏雪话中的沉重,让他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永无宁日?这代表的含义太可怕!
夏雪道:“之前说过,世外之修魂魄太强,导致肉身难以承接,只能避居世外之地,以各种手段苟延残喘。”
“而他们想要降临世间,便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足够强大的傀儡容器,便比如之前本宫镇杀的那两个一念境,便是借傀儡之身,才能行走于天地之间。但此类傀儡制造不易,且极容易损毁,更重要的是傀
儡有着承受极限,一念境还可勉强使用,若更强者想要降临,就需要更加强大的容器。”
夏雪起身,望着元夏宫山门,喃喃道:“而这世间最好,也最强大的容器,就是高阶武夫的肉身啊……”
一股寒意自心底涌出,罗冠猛地抬头,只觉得口干舌燥,“表姐你是说?元夏宫……元夏宫……”
夏雪点头,“元夏宫从一开始,就是在为他们制造容器……所以,我这一脉传承数万年,本就是一个笑话啊。”
“天下武道,元夏称尊……呵,真是好大的吹捧,好大的讽刺!”
她咬破了嘴角,鲜血流出。
罗冠沉默了。
难怪夏雪发疯,不惜一死也要拉圣尊陪葬,而之所以圣地突然出手,必是因为发现了,夏雪已察觉到这个秘密。
惨,这是真的惨。
本以为,元夏宫虽起起落落,但一脉始终绵延不绝,是武道意志之传承、延伸。
结果呢?从头到尾,这就是一场算计。
再深想一下过往岁月中,那一位位惊才艳艳,武道冠绝当代的元夏宫强者的殒落……嘶,细思极恐!
或许他们的死亡、失踪,都只是被人取走了,已养成的容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