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玉盏书斋 > 新顺1730 > 第一一五章 死与复仇(十五)
 
  至于算是皇帝身边小圈子成员的、真正负责或者主持情报工作的,自然是那个女装大佬,双性骑士,迪昂·德·鲍萌。
  排除掉那些传奇和话本一样的滤镜,这个人依旧很复杂。
  93年风暴的时候,即便他作为贵族,家产和土地被没收了, 但还是写信给国民议会,希望脱下裙子,穿上他的龙骑兵制服,回国组建一個志愿者师,去粉碎神圣围剿,保卫法国。当然话本传奇里说他要回国组建“女子师”。
  虽然后世后现代的L、G、B、T群体的一些人把他视作异装祖师, 但似乎和后现代那群弱鸡真不是一回事。这是个真的提着裙子以68岁高龄靠剑术赌局玩命混饭吃、真提着枪去十三州支援革命结果中途被抓被流放的狠人。
  能力很强,之前的俄法同盟, 他出了很大的力。
  这样的一个组合, 大顺这边的确很难判断法国的意图,因为这就是个可攻可守、可战可和的外交组合。
  不管是真和谈,还是抓情报,亦或者搞政变,这个组合都可以,级别也确实够。
  现在大顺这边怕啥呢,主要是怕法国把大顺给卖了。比如借着大顺的军力,和英国私下媾和了,达成一个对法国有利的条件。
  虽然说,英国这边的激进派,是要干爆法国, 防止复仇,拆掉船厂,毁灭渔船;而法国这边的激进派, 是要干爆英国,扶植詹姆士党登陆苏格兰, 让英国滚开汉诺威神罗的事以后法国说的算。
  但是, 两边都有激进派,两边也都有保守派。
  按照保守派的看法,无非就是希望英国放弃汉诺威以后别掺和神罗的事、重新界定一下两边在北美的边界——清教徒看着天主教徒恶心、天主教徒看着清教徒膈应,法国是一点没打算要十三州,因为管不了——再就是拿到加勒比的小岛,完事。
  路易十五这种人,刘钰说他是机会主义,那是一点不错。机会冒险达不成的时候,很可能膝盖一软,就变媾和主义。再一个法国的财政情况,也确实难看,国内再打下去很可能要炸了。
  关键大顺这边也没法和法国谈一些关键的东西,大顺这边的意思,是继续打,打打看,打一阵,然后再和谈。但打,大顺又不支持登陆英国的冒险行动。
  法国这边也不是傻子, 这边使劲儿打, 大顺这边使劲发展工业,货物一船船地往这边卖, 肯定心里也犯嘀咕。
  陈青海等着田平把法国这边的事一说,也把法国使团的人大致说了一下后,便道:“田兄在英国日久,那边的情况,你觉得这一次直布罗陀之战,英国的内阁首辅是否能换?换个软弱点的,不要那么强硬非要打到最后的?”
  田平啧了一声,摇头道:“不好说啊。现在谁是内阁首辅,谁就要背锅。新王继位,直接用自己人当内阁首辅,打个大败仗、签个绍兴和,这……”
  “你需知道,这英国和赵宋不同。康王终究是康王,可这英国这边一直都在嘀咕,这王位得来不正,是德国人,其国内素来多有不满。是以,赵构可求和,他这边怕是难。”
  “而且,英国最怕的还是法国登陆,雅各布派复辟。是以海峡存亡之际,多半不可能临阵换帅。”
  “你们那边是什么意思?”
  陈青海也不瞒他,这件事从直布罗陀起航之前,内部的会上,李欗就谈过。
  “我们这边的意思,还是恐吓为主,其实我们也不希望换个主和派,而是希望继续是主战派执掌。”
  “若换了主和派,只恐中法西之间各自离心,真就和了。”
  “而若主战派在内阁,便可以继续打下去。咱们和法国、西班牙不同,咱们一不割地、二不要岛,所以再打个两三年,那是再好不过的。”
  “主要我不知道英国这边的情况。”
  “耀武扬威,是能激发英人的抵抗情绪,绝不求和?”
  “还是耀武扬威之后,这英人惊慌失措,纷纷要降?”
  田平恍然大悟,琢磨了一下,笑道:“这还是要看你们这边的情况了。有句话讲,迟则生变,只要不生变,那自然无甚问题。”
  陈青海道:“这你放心,殿下那边和英人交手一次,虽赞许有加,认为比荷兰人强不少。但只要不在海峡决战,哪怕是外海决战,这边也有六七成把握大胜。”
  “但若海峡决战,那就难说。一来水文风向,皆是英人天时;二来波浪翻滚,可依海岸而守,皆英人地利;三来英人同仇敌忾,保卫家国,皆英人天时。又有英人商船助阵、小船与纵火船无数,在海峡决战,胜负难料。”
  “不过除海峡决战之外,我们军队这边可以保证,绝不会输。”
  听完之后,田平心里也有底了,便道:“我虽读书不多,却也混过几年武德宫,《孙子兵法》还是学过的。”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这英国人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还是法国登陆,复辟旧王。”
  “你若真想让主战派继续执掌朝政,耀武扬威,声称要取伦敦云云,那定然效果拔群。”
  “届时,英人必将人人奋勇,求战保其国、其教。”
  “而法国这边,亦可有些交代。或可欺诈之,说天朝欲再增兵,届时决战于海峡。”
  “若真如此,则巴黎那边,只需多谈一个事后条件,以假设增兵决战、登陆苏格兰为基础的事后条件,非要狮子大开口,叫法国人讨价还价。”
  “外交之事,自来如此。你要价越多,他便以为这是真的。但……这事儿,便要做好先和英国、后逼法国的准备。”
  “事后保英人之核心利益,与英人和。而后迫法国就范,战争就此终结。”
  “不过这事儿也有风险,英人素来狡诈,之前坎伯兰公爵在汉诺威签的协定,翻脸就不认。风险便是,万一到时候英国翻脸,抓住中法之间罅隙之机,各个击破,则前功尽弃。”
  “战后局势到底该如何,是做天子,还是分方伯各管一摊,这事儿还是得看朝廷的意思。还是得朝廷定。”
  “我估计朝廷那边也是定了战争再打几年的意思,至少我这边没得什么旨意命令,看来还是要看看再说。如今来往通信,动辄两年,我估计到夏天多半就有消息了吧?”
  这事也着实麻烦,陈青海想了一下,觉得确实如此。
  这里面的麻烦事,其实大顺朝廷内部也是有分歧的,这个分歧就在于“欧洲的金融中心是否还要放在荷兰”。
  如果继续放在阿姆斯特丹,那么实际上大顺就要为荷兰作保,并且要做到能够威慑英法,两家谁也别打荷兰的主意。
  换言之,大树与荷兰之间的合作,还要继续深化继续,让荷兰彻彻底底地充当整个欧洲的“买办”,即以大顺主导的“自由贸易”。
  这样,依靠荷兰的中立保证、大顺对荷兰的承诺保护,使得阿姆斯特丹成为欧洲最安全的地方,凭借其传统,自然成为欧洲的金融中心和贸易中心、东西方贸易的中转站,自由贸易和自由的港口。
  但这个保证,意味着大顺就不能缩回去了,必须要继续保持一支强大的海军,必须要保持对外开拓,也就意味着大顺是不能关门的,而且新学一派和海军系的人在朝堂的力量越来越强。
  否则的话,连保障其中立都做不到,那么荷兰肯定是要完的。
  英国暴打一顿荷兰,阿姆斯特丹的金融中心就跑伦敦去了;法国暴打一顿荷兰,阿姆斯特丹的金融中心,也会跑,但肯定不往法国跑。
  除此之外,要达成这个战略目的,也就意味着还必须要维系北美的均衡、承认英国对十三州的统治。
  唯有如此,阿姆斯特丹的金融中心地位就越稳固,因为北美的附属地位,决定了英国也希望金融中心离英国越近越好。
  总之,这是一个需要大顺做好“一直开拓、不可退回、长期维系一直可以干涉欧洲的海军”的准备。
  而朝堂内的声音,并不一致。这种世界新的“假自由贸易”的秩序,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的。
  也有很多人,是支持重新均衡,各管一摊,大顺和各国卖货,拿到各国东印度公司的利润就行。
  这里面涉及到大顺内部的各派力量、皇权态度,是以大顺这边也是难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